滾動新聞:
-满洲里禁止人员车辆离满 专家称中国能应对新型变异株(2021-11-29 09:58:12)-中国何时实现冬奥会奖牌和金牌“零的突破”?(2021-11-29 09:56:44)-乌克兰边境不平静 克宫望年底前再次举行“普拜会”(2021-11-29 09:56:26)-普氏野马的“重生”为何成为中西百年互动的文化符号?(2021-11-29 09:56:10)-东西问丨王国平:全中国唯一一个湖泊类世遗为何是TA?(2021-11-29 09:55:52)-东西问丨短评:中国探索共同富裕为世界展示哪些可能?(2021-11-29 09:55:43)-“汉字叔叔”西尔斯:中西文化交流如何为汉字“寻根”?(2021-11-29 09:55:26)-执意推进排污入海 日本准备砸重金宣传消除形象受损(2021-11-29 09:54:59)-南非飞抵荷兰航班检出至少13例奥密克戎毒株感染病例(2021-11-29 09:54:45)-福奇再谈奥密克戎毒株:疫苗或对新冠重症者提供保护(2021-11-29 09:54:34)-感染奥密克戎毒株有啥症状?疫苗还有用吗?世卫发声(2021-11-29 09:47:49)-菲禁歐洲七國旅客入境(2021-11-29 01:23:13)-防奧密克戎變種毒株 政府擬恢復面罩規定(2021-11-29 01:22:11)-政府暫不禁香港航班入境(2021-11-29 01:21:57)-中國被指驅趕菲科研船(2021-11-29 01:21:34)-新增838確診 活躍病例16630(2021-11-29 01:21:20)-政府員工A4群組加強針即將開打(2021-11-29 01:21:07)-參議長簽令將林肯王 轉移巴西市監獄拘禁(2021-11-29 01:20:52)-麗妮讚軍方獨立性 感謝協助抗疫工作(2021-11-29 01:20:35)-莫仁諾懶理民調 繼續傾聽之旅(2021-11-29 01:20:17)-民調:自認貧困家庭跌3%(2021-11-29 01:20:02)-奧密克戎毒株為何「需要關注」(2021-11-29 01:19:47)-岷警掃毒誘捕行動 1華裔落網(2021-11-29 01:19:22)-菲國新聞(2021-11-29 01:19:11)-菲國新聞(2021-11-29 01:18:45)-中國(2021-11-28 22:28:19)-國際(2021-11-28 22:28:01)-大眾(2021-11-28 22:27:38)-經濟(2021-11-28 22:27:15)-海韻 (2021-11-28 22:26:50)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菲國要聞

茵裡列將探究總統責任

2016年01月18日 02:32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本報訊: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茵裡列昨天誓言在參議院下周重新召開的馬馬沙巴諾調事件調查會期間,將探究亞謹諾總統在導致44名菲國警特警殉職事件的責任。

  茵裡列說:“他的責任是什麼?讓我來說:在所謂的馬馬沙巴諾事件中他的責任是什麼,亞謹諾總統自己也承認了他有最終的責任。”他說,亞謹諾總統的講話承擔了責任,但沒有具體說明他的責任是什麼。

  他說:“他聲稱了什麼?不能夠只是因為他聲稱“好的,我有責任。”就去指責他有罪。不能夠沒有證據。”

  在亞謹諾總統的任期快將於6月30日結束之際,茵裡列說,總統在6年任期內所採取過的一切行為是有責任的。

  他說:“在其整個任期內發生的一切,他是有責任的。他是總統,他是有責任,他是有責任的。”

  茵裡列反駁了關於他嘗試政治化該事件,是對總統府別有用心的說法。

  他說:“那是胡扯,純粹是藉口,他們可以斷定看我的問題是否都是帶政治目的。他們會看清這是否關於政治。如果我有一個委屈。我沒有怨恨亞謹諾總統。我同情他。”

  茵裡列說,還有一些關於亞謹諾總統參與該特警行動之未清楚細節需要確認。

  茵裡列強調,他只是想查出事件的真相,沒有別的。

  他說:“如果我盡自己的責任,即使我會付出生命。那麼,他們就來取我的性命吧,如果他想這麼做,而且做得到的話。我沒有說過在籌謀什麼,但我是決心為此而死,如果需要的話。”

  參與菲國警馬馬沙巴諾行動的高級官員之間一些“消失”的短信交流是關於去年1月25日之悲劇到底如何發生的關鍵。

  這是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茵裡列在參議院重新召開的馬馬沙巴諾調事件調查會期間查明的事件之一,這是關乎亞謹諾總統的責任和義務。

  茵裡列警告馬拉干鄢不要採取政治花招,以繞過問題或阻止有關官員再次被參議員的盤問。

  他說:“我將不會提前向他們提供問題。他們要不要採用花招是他們的事,但他們將會被追究責任,我仍將會向公眾提出我的疑問。我將不會評判它們,但我也不想因為在公眾場合討論此案而被指控。他們要怎麼做是他們的事。如果他們想更深入陷泥沼,那是他們的事。不論他們做什麼,菲律賓人民都在看著的,他們要細想是否要繼續深陷。”

  少數黨領袖是在指通訊部長科洛馬的聲。通訊部長科洛馬曾表示,他們將請求在召開參議院聽證會之前,事前提供將會向行政官員提出的問題。

  由於有這種聲明,茵裡列說,他唯有分享一些觀察,他認為馬拉干鄢是不願意相關官員面對聽證會的,這是與他們聲稱願意重新審查事件的說法相反。

  茵裡列說,科洛馬或馬拉干鄢不能堅持向參議院調查員索取提問清單,因為只是所謂“問題時間”的程序才有這種做法,而不是在援助立法的委員會聽證會。

  他說:“如果他們避開這次的聽證會,他們不能夠。除此之外,該提議也是不切實際的。科洛馬是錯了,如果他認為他們可以那麼做。”

  茵裡列說,他將讓委員會去應對,如果馬拉干鄢將阻止官員出席該聽證會。

  他說:“這不是一種對峙。我的大多數提問都是可用“是”或“不是”作答。但是,他們不能逃避我的提問。”

  茵裡列說,那些知道整個行動且參與了該行動的人,將必須完整說明失蹤了的“短信”。

  他說:“我看過了短信記錄,當中是有一些短信被刪除了的。那麼些是關於整個馬馬沙巴諾行動的短信交流。發生的一切都在那裡。他們可以從閱讀短信記錄拼湊出整個事件。”

  在去年的參議院聽證會期間,揭發出亞謹諾總統知道馬馬沙巴諾行動的詳情,甚至在發生武裝衝突的初期。

  雖然他拒絕提供詳情,茵裡列似乎要證明亞謹諾總統是否嘗試拯救在當天努力完成消滅國際恐佈份子朱基菲之任務的44名特警之性命。

  重新調查將尋求證明亞謹諾總統選擇在1月25日親自與其他高級官員前往棉蘭佬島,留下其姐姐妺妹及其他親人紀念其母親已故前總統高莉・亞謹諾冥誕的當天做過了什麼。

要闻回顾
精彩图片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