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鄭亞鴻:疫情來襲(2021-09-20 14:31:50)-黃國鵬:疫情肆虐下,東南亞國家為何不「封城」?(2021-09-20 14:31:36)-醺人:《蟾宮引 • 詩酒中秋》(2021-09-20 14:31:21)-王承天:金秋感懷七絕一組(2021-09-20 14:31:06)-大灣區之聲:選委會選舉圓滿完成 香港開啟良政善治新篇章(2021-09-20 11:23:57)-巴喬正式宣布競選總統(2021-09-20 01:21:47)-兒童獲准打新冠疫苗 日期待定(2021-09-20 01:21:21)-南北通勤鐵路支線開建(2021-09-20 01:21:08)-赴中國航班將發生較大調整 黃溪連監督航司做好退改簽(2021-09-20 01:20:52)-300萬劑科興疫苗抵菲(2021-09-20 01:20:38)-國都區封鎖171小區域(2021-09-20 01:20:11)-彭敏直:不會開除杜特地黨籍(2021-09-20 01:19:54)-仁妮強烈反對小馬競選總統(2021-09-20 01:19:42)-副總統促內政部勿懲拒檢測人士(2021-09-20 01:19:10)-彈襲南島排球賽 1死7傷(2021-09-20 01:18:58)-新增19271宗確診 活躍病例178196(2021-09-20 01:18:45)-前社會福利部長蘇利曼逝世(2021-09-20 01:18:30)-菲國新聞(2021-09-20 01:18:26)-菲國新聞(2021-09-20 01:18:05)-中國(2021-09-19 22:06:39)-國際(2021-09-19 22:06:18)-大眾論壇(2021-09-19 22:05:57)-經濟(2021-09-19 22:05:46)-僑團(2021-09-19 22:05:20)-華社(2021-09-19 22:05:14)-華社(2021-09-19 22:04:45)-華社(2021-09-19 22:03:58)-海韻(2021-09-19 22:03:34)-華社(2021-09-19 22:03:14)-土地銀行批准為國有索索貢制氧廠提供9450萬元貸款(2021-09-19 21:52:52)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菲國要聞

中國「大耳窿」成我國新綁架團夥

2019年07月07日 02:14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本報訊:數十年前,菲華人士遭綁架集團綁架的事情在菲律濱是司空見慣的。

  曾是菲國警反犯罪緊急應對小組成員,現為國都區警署署長埃萊薩爾說:“每回都有一宗綁架案。”

  菲律濱的綁架團夥的目標是華裔,因為他們都很富有且不願意向當局報案。

  以反犯罪倡導者洪玉華的話說,他們是“完美的受害者”。

  她說:“綁架風氣極盛主要因為菲律濱華人是完美的受害者。他們安靜,不報案,他們不合作,他們付贖金,他們支付巨額贖金,他們支付贖金速度快。”

  但已經不再是這樣了。警方說,以菲律濱華人為目標的綁架組織已經被鎮壓,雖然菲律濱華人仍然保持警惕。

  埃萊薩爾說,大多數來自東未獅耶的綁架團夥都已經消失。

  他說:“我們已經成功消滅了他們。”

  埃萊薩爾相信,這些綁架組織的黨餘已經改為從事其他的犯罪,例如毒品買賣。

  他說:“以前的組織已經沒有了。如果現在有一些浮出來,在我們消滅了主要組織之後出現的新組織,有一些黨餘正在再次實驗。”

  菲國警發言人萬納克說,總的來說,菲律濱華人現在是安全的。

  現在的情況不一樣了。

  萬納克說:“大致上,菲律濱華人是很安全的。”

  “我們加強了打擊犯罪的力度。我們也打擊綁架組織和私人武裝組織,我們同步地打擊他們。”

  菲律濱華人遭到綁架在九十年代佔據頭版頭條,九十年代是綁架組織的鼎盛時期。

  洪玉華在其書中說,從1993年直至大約2018年,估計140名菲律濱華人被綁架集團殺害。

  這一數字不包括沒有報案的綁架事件,以及在大岷區以外地區發生的許多未知個案。

  著名的個案有菲大畢業生施美緻于2003年遭綁架案。她被涉及至少另外15宗案件的綁匪殺害。

  69歲的華商賓尼道。趙(音)于2014年8月27日深夜從雨傘廠回家的途中,在加洛干市遭到綁架。釋放他的談判持續至凌晨。

  隔天再也沒有接到過其它電話,直至其屍體在武六干省仙沓馬利亞社被人發現,距離加洛干市大約30公里。

  因為安全問題,28歲的啟敏。約書亞。黃(音)仍然受到父母的限制。他是在“嚴格的”規矩下長大,他到訪的地方和外出的時間都被限制,他在校外不能佩帶其學生證,也不能穿校服。

  黃氏知道,在菲律濱,擁有華人血統是很危險的。他們被認為是富有的,仍然是綁架和槍劫的目標。

  在大學的時候,有著顯著的華人外貌的黃氏和其弟弟都各自經歷過磨難。

  他說:“我們受騙了。”

  他說:“我們準備在SM Sta. Mesa前乘車。很可怕,我們被4名男子圍著詢問我們的個人資料,‘你在哪裏上學?’。然後其中一人把他們的東西留給我們以博取我們的信任,然後在某一個地方與某人碰面。”

  作為交換,黃氏兄弟也把自己的書包給了那些人,並且同意碰面,但那些人都沒有出現。

  企業家兼記者李天榮說,華人一般都很實際,但有一些人也很容易與之談判。他猜測華人在菲律濱被定型為富有,使他們成為犯罪分子的目標。

  也擁有華人血統的李天榮承認,他採取了個人預防措施。

  他說:“第一,我不會經過奇怪或小路。我不走捷徑。我的車可能會在奇怪的路上故障,而那裏可能沒有人。仍有恐懼感。”

  在岷倫洛華人區,部署了大約300名警員駐守在兩旁是小商販、傳統中餐館和其他商店的繁華且擁擠的街道。

  警方說,相比首都其他地方,華人區的犯罪率相當低。

  從2018年8月至2019年5月,華人區的警站錄得67宗侵犯財產案(搶劫、偷竊、偷車和偷摩托車)以及29宗侵害人身案件(謀殺、兇殺、人身傷害和強姦)。

  岷倫洛警站指揮官敏洛薩說,較上一個週期的同期相比,該數字下降了約50%。

  他說,只有少數的華裔成為受害人,他說,該地區的居民通常都比較熟悉街道和保持警惕。

  他說:“非常少。例如,在搶劫案中,也許在17名受害人當中,只有1到2名華人。在偷竊方面也是一樣。在43宗偷竊案中,也許只有1到2個華人受害者。在這裏,他們通常都不是犯罪目標,通常是外人。”

  據敏洛薩說,最近都沒有綁架案件發生。

  64歲的亞斐洛。許世福(音)生長于岷倫洛,他說,華人區的罪案零星。他認同現在的治安和秩序比綁架最猖狂時期的時候好。

  擔任描籠涯議員10年的許世福說:“在學校裏,有一些學生被綁架。有一些有報案,其他人只是立刻付錢。你不能怪責那些家庭,因為他們害怕會發生不好的事情。”

  華人和華裔在菲律濱的經濟上具有起足輕重的地位,他們擁有各種企業。

  在杜特地總統的政府下,總統尋求加強與中國的關係,儘管南海爭端尚未解決。

  雖然杜特地政府打擊犯罪和毒品的運動被批評殘酷,但許世福讚賞該打擊犯罪和毒品運動剷除了華人區的犯罪。

  他說:“有時,在這裏的吸毒者是施襲的人。現在,他們害怕會被消滅,所以,效果很好。”

  李天榮斯相信,社會的安全取決于整個國家的治安與秩序狀況。

  他說:“菲律濱華人社會成員的安全與菲國整體治安和秩序狀況是分不開的。如果有一點點的無法無天,少數族群是最受衝擊的。”

  菲國警的紀錄顯示,菲國的犯罪率減少,從2017年的52萬641宗減少至2018年的47萬3573宗,減少了9.14%。

  打擊犯罪與腐敗自願者組織的主席亞申紐‧伊萬杰利斯塔說,對于打擊綁架活動,警方的介入和人民運動的參與是很有效的。

  他說:“相比多年前,他們(菲律濱華人)現在受到更多的保護。因為政府機構有了先進的設備,綁架不再猖獗,嫌疑犯都被抓獲、跟蹤。”

  但是,雖然菲律濱華人綁架案似乎已經解決,但新的問題出現。

  多年來,她一直都在打擊犯罪的最前沿,因為其社區的成員——華裔——成為受害者。

  而今天,長期反犯罪鬥士洪玉華又回來了,這一次是打擊同樣邪惡的新類型犯罪:中國公民不是被綁架團伙綁架,而是盯上了賭客們的“大耳窿”(高利貸集團)。

  在其位于王城內的反犯罪組織辦公室內,洪玉華于6月11日通過電話與據說有家人在菲律濱遭到綁架的中國公民通話。

  受害者的家人都是塞浦路斯的華人,他們只會說華語,並請求洪玉華幫助與當局協調。

  對于洪玉華來說,這是似曾相識的情形。她在上世紀九十年代至2000年初期曾經看見這種情形,當時,綁架菲律濱華人的情況很猖獗。

  但反犯罪鬥士與當局正在面對新的團伙。這一次是中國高利貸團伙,他們專門綁架無法償還欠款的同胞。

  她說:“幾乎每隔一天便發生。歷史正在重演。”

  菲國警反綁架組織的數據顯示,涉及中國公民的綁架勒索案件越來越多,儘管與前幾十年的數百起事件相比要少得多。

  在2018年,17名中國公民遭綁架,這是比2017年的8宗翻了超過一倍(112.5%)。

  在2019年的上半年,有6名中國公民遭到綁架。

  這些事件發生中國遊客和中國工人大舉湧入菲律濱之際。

  中國人是菲律濱的首要遊客之一,去年入境的中國遊客人數為125萬人,為菲律濱國內生產總值貢獻12.7%。

  中國工人也大舉來到菲律濱,當中許多受聘于網絡博彩公司。勞工部長貝洛于2月在參議院的聽證會上說,其辦事處在過去3年簽發的16.9萬張外僑就業許可證中,有大約一半是發給中國公民的。

  菲國警反綁架組主任頓佬說,大多數被綁架的中國公民是中國高利貸團伙的受害人,高利貸組織引誘他們借錢並在賭場賭博。

  如果受害人無法還錢,他們便會被抓走勒索贖金。

  頓佬說:“幾乎所有的綁架案都是發生在亞洲商場附近的娛樂城,涉及去賭場和網絡博彩的人。”估計菲律濱的網絡博彩行業已僱用超過10萬名中國籍員工。

  據洪玉華的恢復治安運動說,有一些受害者是被邀請到菲律濱工作。

  但在他們開始就業前,他們被誘惑先學習賭博,以瞭解賭博。

  恢復治安運動相信,實際個案的數字有可能是警方數字的5倍,因為有許多個案件都是沒有報警的。該組織說,有一些個案是受害人遭殺害。

  該組織說:“這些事件在過去幾年中以幾何級數增長。主要問題是,很少的受害者提訴或追訴。”

  其中一宗是查利。蔡(音)謀殺案。其屍體是在甲美地省特惹斯將軍市的一條小溪中被發現,這是靠近巴蘭玉市賭場中心的地方。

  據其親人說,他是于今年2月20日被邀請他去一家網絡博彩公司上班的朋友們聚餐後,失蹤數天。

  另一名受害人是朱方美(音),雖然警方于1月16日在沓義市將其救出,但因為部遭綁匪毒打,頭部多處嚴重受傷而在醫院裏死亡。

  該組織說,高利貸團伙的威脅甚至會導致自殺,無法支付債款的人被迫自殺。

  恢復治安運動說:“與賭場或網絡博彩有關的犯罪正在上升。它們已不再只造成毆打及勒索案件,還造成綁架、自殺及徹頭徹尾的兇殺和謀殺案。”

  它又說:“無法償還賭債,他們被禁錮在安全屋內,被毒打直至其家人付錢。但少數受害人決定跳樓輕生,以避免家人償還他們負擔不起的債款。”

  對菲國警—反綁架組來說,解決此問題是很具挑戰。

  據杜說,在某些個案中,受害人自己簽署聲明書,同意被高利貸禁錮直至付清他們的賭債為止。

  他說:“當出現借款人的自願行為時,問題就會產生。因此,當你在看監控時,沒有發生暴力情景,沒有爭吵。因此,有時候,案件都會被撤銷,因為看不出有什麼,而且,還有貸款協議。”

  菲國警反綁架組最近與賭場保安經理簽署了備忘協議,針對高利貸活動展開進取的行動。他們也一直與駐馬尼拉的中國大使館協調,以解決這種犯罪行為。

  菲律濱駐華大使仙沓羅馬那說,中國當局很關注在菲律濱發生的綁架事件。

  他在北京接受電話採訪時說:“根據我與中國外交官和官員的討論,他們很關注,因為涉及到中國人的生命、中國人在海外的安全,所以,我認為,兩國的執法機構正在進行討論。”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