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菲國新聞(2021-09-27 01:29:10)-菲國新聞(2021-09-27 01:28:49)-中國(2021-09-27 01:28:27)-國際(2021-09-27 01:28:10)-新冠肺炎病毒傳播放緩 全國傳染值已降至0.98(2021-09-27 01:27:51)-指僱主「欺詐」政府 Pharmally女高層失聯(2021-09-27 01:24:51)-大岷區傳染值降到0.94 每週增長率-20%(2021-09-27 01:24:35)-莫仁諾「謙卑」請求選民支持(2021-09-27 01:24:16)-菲學者:AUKUS在亞太「製造安全焦慮」(2021-09-27 01:23:57)-再有300萬劑科興疫苗抵菲(2021-09-27 01:23:36)-副總統促杜特地勿派兵恐嚇人民(2021-09-27 01:23:18)-改革黨否認轆遜退選(2021-09-27 01:22:42)-新增20755宗確診 活躍病例161447(2021-09-27 01:22:21)-仁妮10月8日前決定是否選總統(2021-09-27 01:21:57)-總統保安團否認保護楊鴻明(2021-09-27 01:21:41)-菲與北馬其頓建交(2021-09-27 01:21:24)-大眾論壇(2021-09-26 21:54:49)-海韻(2021-09-26 21:54:15)-華社(2021-09-26 21:49:18)-華社(2021-09-26 21:48:55)-施俊龍宗長關懷宗族樂捐臨濮教育基金 暨理事會青合組婦女組教師聯誼會福利(2021-09-26 21:48:21)-靈惠學院卓麗美副校長施淑美主任李美玉老師 榮獲菲華校聯獎勵資深教師服務華校五十年獎(2021-09-26 21:48:18)-菲律濱華僑善舉總會前日與 菲海岸巡邏大隊簽署醫藥照料備忘錄(2021-09-26 21:48:15)-洪少霖:南安「石交椅」(2021-09-26 21:22:35)-Chinese by Blood, Filipino by Heart Episode 07(2021-09-26 19:24:25)-老油條:銘記排華歷史告誡華裔未來(2021-09-26 18:21:37)-蒲公英:被困五百二十八天了(2021-09-26 18:21:20)-鄭亞鴻:印象最深的兩個國慶節 (2021-09-26 18:21:05)-王承天:初秋有感七律三題(2021-09-26 18:20:52)-探访乌镇:数字警务如何为互联网大会“保驾护航”?(2021-09-26 16:53:09)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菲國要聞

伊斯帛倫不滿中國對菲外交抗議某些回應

2019年10月26日 03:57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本報訊:國家安全顧問伊斯帛倫昨天承認,他不滿意中國對菲國政府就中方入侵菲國領海的行為提出的一系列外交抗議所作出的某些回應。

  西菲律賓海國家專責小組組長伊斯帛倫說,中國海上民兵仍然存在於菲律賓海域,其中最主要的是中國海警和軍艦。

  從2019年1月9月,伊斯帛倫說,他已向外交部建議就39項中國入侵行為提出外交抗議。

  這包括大量中國民兵在菲中兩國的主張重疊的南中國海區域,以及中國軍艦在未經協調的情況下,穿過西布圖海峽和其他菲律賓海域。

  伊斯帛倫說:“中國已經採取了行動和回應,但我將其留給外交部處理,因為詳細資料都在那裡。但是,我對部分回應感到滿意,也對部分回應感到不滿意。”

  他說,例如,在對於大量中國船在菲國領域的情況提出外交抗議後,他對中國的回應方式並不完全滿意。

  在2019年2月8日,約61艘中國船被發現在鐵線礁附近,這是位於中業島附近的3大沙洲之一。中國船隻的數量在7月24日激增至113艘。

  伊斯帛倫說:“有時,他們會減少在那裡的部署。我甚至不確定這是否是因為天氣原因,但說實話,即使他們在那裡,我們也只需要發展自己執行漁業法律的能力。”

  他說:“當中國船隻湧入該區域時,最有可能發生的事情是中國漁民比菲律賓漁民獲得更多的資源,或者更糟糕的是,阻止了我們的本地人捕魚。”

  伊斯帛倫也指出,在這種情況下,中國人得到的海洋資源或漁業資源超過了他們應得的份額,他們還可能阻止菲律賓漁民進入該區域。

  他又說:“我們認為那些區域,大多數都位於我們的專屬經濟區,因此,我們對那些區域擁有主權權利。但我們知道,他們也有類似的主張。”

  他說:“爭端仍然存在,但當他們太多的時候,所指的是漁船,那麼,對我們來說就變得不利,因此,我們就此採取外交行動。”

  伊斯帛倫也對於中國政府在南沙群島中的永暑礁、美濟礁和渚碧礁的持續軍事化感到遺憾。

  他說:“正如你們所知道,永暑礁現在有一條3公里飛機跑道,美濟礁和渚碧礁也有。那裡也有大碼頭。你們可以想像,那裡有軍艦,但大多數會是海軍的船和漁船。”

  儘管不滿,伊斯帛倫說,南海的爭端仍然是“可控的”,菲律賓和中國繼續採取各種外交方法處理它。

  伊斯帛倫強調:“外交行動只是其中之一。國家權力的要素將涉及外交、經濟、軍事以及法律和情報方面的信息。我們可以利用所有這些,但是,我們在這裡談論外交。我們甚至不在這裡討論部署軍隊的問題,但是我們是可以的。”

  他補充:“所以,我們現在的選擇是什麼?那就是外交、經濟和信息的手段。”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