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直播带货到底有多赚钱?华人旅游业者告诉你真相(2020-07-15 10:42:00)-上百留学生遇假“机票代理”被骗金额近两百万(2020-07-15 10:40:38)-苦熬的旅游业迎重启:恢复跨省游 搜索量暴涨(2020-07-15 10:39:29)-马克龙谈法国下阶段抗疫计划:所有室内公共场所将强制戴口罩(2020-07-15 10:38:46)-美政府同意撤销限制国际学生签证新规(2020-07-15 10:38:23)-菲國新聞(2020-07-15 02:15:18)-菲國新聞(2020-07-15 02:11:29)-菲國新聞(2020-07-15 02:09:19)-菲中外長舉行視頻會談 王毅斥美唯恐南海不亂(2020-07-15 01:48:15)-美發表涉南海強硬聲明 中美進入全面對抗階段(2020-07-15 01:47:54)-中美南海爭拗 菲不選邊站 冀求同存異 繼續對華友好(2020-07-15 01:47:38)-防長促華「遵守」南海仲裁裁決(2020-07-15 01:47:22)-杜特地宣布「瓦解」寡頭 劍指陳永栽亞耶拉等家族(2020-07-15 01:47:05)-日本企圖拉攏菲律賓 第一島鏈封鎖解放軍(2020-07-15 01:46:47)-82%菲人信與外國結盟 可捍衛西菲海主權權利(2020-07-15 01:46:31)-61%菲人認為中國隱瞞新冠疫情(2020-07-15 01:46:13)-參議長指菲應繼續 爭取南海主權權利(2020-07-15 01:46:00)-大岷區市長同意延長GCQ(2020-07-15 01:45:41)-外交部月底料再接回5萬海外菲僑(2020-07-15 01:45:20)-總統發言人否認杜特地有密友(2020-07-15 01:45:01)-對菲確診率增加擔憂 世衛籲擴大檢測範圍(2020-07-15 01:44:44)-馬尼拉飛廈門航班旅客 需持紙質核酸檢測報告(2020-07-15 01:44:29)-助理確診染疫 防長自我隔離(2020-07-15 01:44:13)-中國(2020-07-15 01:03:03)-國際(2020-07-15 01:00:36)-大眾論壇(2020-07-15 00:57:52)-經濟(2020-07-15 00:57:05)-海韻/僑團(2020-07-15 00:54:49)-僑團(2020-07-15 00:53:48)-華社(2020-07-15 00:52:52)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菲國要聞

本報今舉行創刊100週年大慶

2019年11月19日 05:08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圖為1919年12月25日出版的第一期《華僑商報》。
圖為1919年12月25日出版的第一期《華僑商報》。

  本報訊:本報今天下午五時三十分假世紀花園大酒店舉行創刊一百週年大慶並發行已故社長兼總編輯于長庚上世紀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評論集。

  旅遊部長布悅將擔任大會嘉賓。

  本報在慶祝一百週年之際,也將於十一月二十日承辦世界中文報業協會第五十二屆年會。來自全球多個國家和地區中文報業代表齊聚菲京,共同探討“世界大變局與華文報業”。

  《于長庚評論集》是集于長庚先生上世紀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在《華僑週刊》撰寫的評論,多涉及探討華僑問題和路向,是難得的窺探當時華僑社會的一扇門窗。

  于長庚先生在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筆耕不輟,本報從逾千篇文章(七大本書)中取其精華和探討華僑問題的部分,集結成兩本書,由本報總理莊金耀撰寫前言,並請《商報》老同事莊文成先生作序。

  《于長庚評論集》(五十年代)共322頁,《于長庚評論集》(六十年代)共有669頁,內容涉獵菲律濱政治、社會、經濟、華僑問題、零售商菲化、對華關係等,其中收錄了于長庚著名論文“是蛻變的時候了”,為當時處於風雨飄渺的華僑社會提供了一盞明燈。

  以下為本報100年簡史:

  華僑商報創刊於一九一九年十二月,開始的時候,是馬尼拉中華商會的會刊,一個月出版一次。月刊由當時中華商會秘書于以同先生擔任總編輯,藍琛先生擔任經理,並延聘曾任廈門大學教授黃開宗博士撰述經濟商業文字,以求增進華商的經商知識,並促進華僑團體與僑界人士的團結合作。

  當時馬尼拉中華商會會長是僑領李清泉先生。他在一九一九年當選會長,連任六屆,看到那時剛好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商業經濟正在復甦,列強競相爭奪市場,商戰異常激烈。菲律賓也是爭取焦點之一。華人在菲既是以商為本,那麼求生存並進一步發展,必定應有充分的商業新學識,及時得到商場變化的消息,才能跟得上時代。這是李清泉先生發起創辦華僑商報的動機。

  華僑商報月刊出版兩年四個月後,決定改組為日報。日報發刊那一天,社長于以同先生宣佈編輯主旨是:(1)連絡華僑團體;(2)擴充海外商務;(3)發展祖國實業;(4)灌輸商務知識;(5)傳達商務消息;(6)提倡國民外交;(7)融化勞資階級;(8)指導華僑社會;(9)鼓吹華僑教育發達;(10)促進祖國政治之革新。

  商報同人始終堅持不偏不黨的主旨,故創刊以來,先後多次遭受小撮人士的誹謗破壞。惟幸經得起歷史的考驗,每次事件都終能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從那時開始的五十年中,商報在西安事變、抗日戰爭、馬尼拉解放初期華人社會紛爭、朝鮮戰爭、瑜美大廈倒塌、集體轉籍、救災以及越南戰爭等大小事故,都曾經遭受誹謗,商報同人皆能堅持不偏不倚的主旨,每次事件都能化險為夷。且如于以同先生所說的,結果使讀者對商報有更深一層的認識。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底,日本軍隊侵佔馬尼拉市。商報社長于以同先生抗拒日寇復版以充當其御用宣傳工具的要求,遂遭殺害,殺身成仁。報社業產遭沒收掠劫迨盡。一九四四年盟軍光復馬尼拉,商報幾經波折,方終於翌年四月十五日于以同烈士就義紀念日在火燼廢墟中復刊。這次一斷出版達三年四個月之久。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商報復版的物質條件異常匱乏,但在于長城、于長庚、于茵慧與于長籟諸兄弟姐妹苦力支撐下,並得葉向民陳祖濤等老同事艱苦襄助,逐漸繁榮。到六十年代,商報銷售報份數額蓋各華文報之冠。先後且恢復出版畫刊與周刊,並發行馬尼拉工商名錄。這期間,商報負責人雖然兩度遭蒙冤獄,在諸同事奮勇維持及廣大讀者愛護下,一九七〇年于氏兄弟遣送台灣後,更得商報案菲辯護律師Juan Quijano出任社長,律師團及其他律師Joker P. Arroyo,Juan T. David與Napoleon Rama等出任編輯,于長城女婿吳抵抗等人負責報社日常運作,報份與廣告與日俱增,並未受社長于長城和總編輯于長庚受遣送往台灣事件的影響,始終維持菲華言論機關首位。這一直延續到一九七二年九月廿一日馬科斯實施軍統,商報才同當時所有民間媒介一併被標封停刊。

  馬科斯獨裁政權於一九八六年二月廿五日被人民革命所推翻,馬科斯逃亡美國避難。軍統前各英文報刊與新聞媒介先後在新聞自由環境中復版,商報是唯一復刊的中文報紙,在一九八六年六月十二日菲律賓獨立節日再度與廣大讀者見面。

  由於馬科斯總統在一九七五年菲中建交前夕簽署了第二七〇號指令書(Letter of Instruction No. 270),開放華僑集體轉籍,大部分華人已經成為菲公民,因此于氏兄弟認為《華僑商報》上的華僑二字已不合時宜,決定去掉,只保留《商報》,但英文名仍然為Chinese Commercial News。復刊時所使用的設備仍然是軍統前《華僑商報》的舊設備,包括印刷機和鉛字拼版工具。而許多《華僑商報》的老員工也返回報社工作,于長城仍然擔任社長,于長庚擔任總編輯。

  當年《商報》編輯部人才濟濟,除了老員工外,更吸引了一群年輕員工擔任編輯記者為華文報業培育了不少人才。

  《商報》在一九八八年重組,並擴充董事會,獲得華社許多志同道合的人士鼎立支持。

  一九九〇年三月七日,于長城從美國三藩市回菲途中突然中風不治,享年七十三歲,震驚菲律賓報界及菲華社會。他的靈柩被運回菲律賓與妻子合葬。一九九六年,紀念反抗馬科斯暴政的英雄和烈士的菲律賓英雄碑基金會(Bantayog ng mga Bayani Foundation)將于長城的姓名刻在英雄牆上,永垂青史。于長城是第一個被刻上英雄牆的華人。

  同樣在九十年代,《商報》棄用鉛字植字排版,改用中文打字機及剪貼拼版。

  也在這個時候,《商報》與“中新社”建立合作夥伴關係,每當有重大事件,譬如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一九九九年澳門回歸,中新社都會提供專版給《商報》刊登,讓菲律賓華人更深刻了解港澳回歸給中華民族,甚至是整個亞洲帶來的重要意義。

  在一九九六年,《商報》網站正式成立,每日更新新聞。《商報》再度創下第一,成為菲律賓華文媒體中第一個開闢網站的報刊。由於《商報》網站的存在,讓東南亞甚至全世界的華文媒體都可以關注到菲律賓的局勢,讀者更來自世界各角落。

  一九九七年,《商報》與《泉州晚報》簽訂合作協議,週一到週五出版《泉州晚報》海外版並隨報派送。由於菲律賓華人大部分來自中國福建省閩南地區,有了一份故鄉的報刊,讓讀者能即時了解故鄉的情況,因此深受讀者歡迎。

  由於印刷技術日新月異,彩色印刷已成為報刊媒體的趨勢,二〇〇一年是《商報》創刊八十二週年及復刊十五週年重要的一年,董事會斥巨資添購一台全新彩色印刷機和CTP電腦直接製版機,將報紙印刷質量提高到新層次。同年12月舉行盛大報慶宴會,並邀請時任阿羅約總統親臨演講,譜寫菲律賓華文報史新的一頁,也是菲律賓華文報獲得政府和主流社會接納的最佳憑證。

  此外,在二〇〇三年,《商報》與香港《文匯報》簽訂合作協議,每日出版《文匯報》菲律賓版,跟《泉州晚報》一樣,《文匯報》菲律賓版也是隨報派送,每日八版,編排精美,具香港報刊的設計和特色,而且對兩岸三地一些重大事件都有深刻報導和分析,因此也深受讀者歡迎。有了《泉州晚報》和《文匯報》的合作關係,《商報》藉著“中新社”主辦的“世界華文媒體論壇”與中國許多報刊建立合作關係,最典型的是與上海《新民晚報》合作,每日出版該報海外版,同時也和《僑鄉科技報》和“央視電視節目介紹”合作,由他們提供專版。

  二〇〇四年,《商報》與中國漢語教學志願者合作,以簡體字出版《漢語學習報》,推動漢語拼音教學及簡體字,內容由漢語教學志願者負責編撰,《商報》代為印刷及發行。

  二〇〇四年,于長庚老總因年事已高,決定放下《商報》重擔,將社長及總編輯職位移交給于家第三代于慶文,並回加拿大頤養天年。于老總回加拿大後,仍然堅持每天撰寫“時事述評”,一直到二〇〇七年病逝,享年八十五歲。同年。菲律賓英雄碑基金會也把于長庚的名字刻在英雄牆上,和他兄長長城一樣,永垂菲律賓青史。

  二〇〇五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六十五週年,《商報》和多個團體共同舉辦圖片展,向世人展示當年日軍的暴行。同時,中國多家媒體前來菲律賓採訪“慰安婦”倖存者和抗戰退役老兵,《商報》編輯部也積極配合並給予協助,安排採訪,甚至陪同參觀一些抗戰遺跡,更安排記者採訪多名華支老兵,敘述他們當年如何在中呂宋山區與菲國同胞共同打遊擊,抵抗日軍的英勇事跡。

  《商報》復刊後,除了鼓勵華文教育外,在新聞及言論方面仍然充當華社的喉舌,多次以獨家報導的方式揭露許多弊端和不公,報社編輯也因此收到死亡威脅,但這並沒有讓《商報》同事退縮,反而讓他們更積極謹慎地挖掘獨家新聞。

  而在促進菲中友誼方面,《商報》更是盡了傳媒的責任,充當友誼橋樑,在每次總統訪華時,必定派記者隨機採訪報導,把總統訪華的活動,最全面及最詳細的帶到讀者面前,而且圖文並茂,堅持每天至少一整版的活動照片,因為我們相信,一張圖片勝過千言萬語。我們在這方面的工作更是獲得總統府及新聞部大加讚賞。

  從二〇一二年開始,《商報》與佛教慈濟基金會合作,每逢菲律賓有重大天災時,會共同籌款賑災。由於慈濟組織健全,設備精良,並且有龐大的醫護和義工團隊,因此所有賑災款項都交由慈濟統籌施賑,而《商報》擔任宣傳和募款的角色,這種分工合作的做法,能讓更多災民獲益。

  《商報》自于長庚之後,走向一個新的歷程,積極扮演國際華文媒體成員的角色,受邀參加或出席不同的國際性會議,包括由中新社主辦的世界華文媒體論壇、在廣西舉辦的中國——東盟博覽會、海上絲綢之路論壇、中國國際旅遊交易會等。在二〇〇八年,《商報》與香港《文匯報》合作,在馬尼拉舉辦北京奧運會圖片展,向菲律賓各界介紹及推廣北京奧運會。同年,第四屆“香港文匯報國際合作研討會”在馬尼拉舉辦,來自世界各國的《文匯報》合作夥伴赴菲參加盛典。《商報》更是“全球商報聯盟”的創會會員。該聯盟是由香港商報、深圳商報倡議及聯合海內外同行發起的跨國家、跨區域合作,為資源分享、資訊互補的互動平台。此外,《商報》也積極參加菲律賓主流社會的媒體組織。

  二〇一八年六月,《商報》正式推出微信公眾號和臉書(Facebook)粉絲專頁,同時也進駐中新網APP、僑網APP和人民日報海外網的APP。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