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战“疫”vlog:90后护士的“大夜班”(2020-02-29 15:18:40)-武汉留守记丨我在我们的城,等你们来看樱花(2020-02-29 15:15:15)-战疫时刻,习近平如此“与世界说”(2020-02-29 15:10:08)-中國男子馬加智餐館中遭劫殺妻子受傷(2020-02-29 04:12:33)-中國人3個月帶1.8億美元現金入菲(2020-02-29 04:12:25)-黃溪連同衛生部長交換意見(2020-02-29 04:12:18)-趙克志部署打擊治理跨境賭博工作(2020-02-29 04:12:04)-菲美正商談新軍事協議(2020-02-29 04:11:59)- 總統令全面禁止在全國公共場所吸電子煙(2020-02-29 04:11:58)-從日本撤回另2菲人出現症狀(2020-02-29 04:11:55)-轆遜稱「保關」醜聞根源乃貪婪和貪污(2020-02-29 04:11:41)-菲豐田汽車新總裁 在大岷區搭乘公車(2020-02-29 04:11:24)- 中國公安部:打擊治理電信網絡違法犯罪專項行動取得顯著成效(2020-02-29 04:10:33)-菲研究對日本意大利伊朗實施旅行禁令(2020-02-29 04:10:18)-政府將要求博彩業中國員工學基本菲歷史(2020-02-29 04:10:02)-宿務省長令來自北慶尚道旅客 需要進行為期14天強制隔離(2020-02-29 04:09:46)-杜計勸民眾避開擁擠地方(2020-02-29 04:09:28)-商總因應新冠病毒募款運動圓滿結束 捐款總數突破一億八百二十萬九千(2020-02-29 01:10:31)-許吳帛力逝世(2020-02-29 01:10:05)-吳柯美莉逝世(2020-02-29 01:09:40)-戴碧石逝世(2020-02-29 01:09:26)- COVID-19迫使菲航裁300名工人和重組業務(2020-02-29 01:08:52)-中興銀行報告2019年淨收入101億元 同比增長24%(2020-02-29 01:08:36)- 2019年SM投資公司淨收入飆升20%至446億元(2020-02-29 01:08:25)-菲股繼續暴跌2.58% 為三年來最低點(2020-02-29 01:07:47)- COVID-19繼續拖累披索(2020-02-29 01:07:34)- 二月份通脹率預計在2.4%-3.2%(2020-02-29 01:07:23)-战“疫”Vlog:福建首批支援湖北医疗队休整前的最后一班岗(2020-02-28 11:53:44)-海外侨胞反击歧视:挑战面前当休戚与共(2020-02-28 11:53:09)-海外看战“疫”:善意和团结将成促进合作新动力(2020-02-28 11:52:04)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僑務資訊

人物志:印尼归侨陶金汉:击剑诉说爱国情

2019年09月17日 14:09 稿件来源:中国新闻网   【字体:↑大 ↓小

  (新中国70年)人物志:印尼归侨陶金汉:击剑诉说爱国情

  中新社北京9月17日电 题:印尼归侨陶金汉:击剑诉说爱国情

  作者 吴侃

  在北京一家击剑俱乐部,陶金汉正在和小学员对练。84岁高龄的他精神矍铄、身姿挺拔,不时停下来讲解要领、手把手指导动作。

  作为新中国第一代击剑人,陶金汉如今仍活跃在击剑教学的一线,“我要教到提不动剑为止”。

  陶金汉1935年出生在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岛的一个华人家庭,从小跟随父亲学习武术和足球,培养了对体育的浓厚兴趣。

  1949年新中国成立,陶金汉萌生了回国的想法。“听说新中国成立了,我们当地华侨非常兴奋,组织了很多庆祝活动,那时候就想尽快回去为祖国建设出力。”

  1953年,在父母的支持下,陶金汉和姐姐坐上了回中国的轮船。“我父母对中国感情也很深厚,临行前父亲说,你们先回去,等生活稳定了就把我们接回去。”

  陶金汉回到祖籍武汉念高中,并于1956年考入了北京体育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回忆起第一次在训练馆里看到学生练击剑的情境,他说:“我情不自禁拿起面罩往头上戴,发现近视眼镜不妨碍戴面罩,于是立即报名参加了学习班。暑假别人都回家了,我就自己对着靶子练。”

  经过刻苦的训练,1957年,陶金汉获得了中国“十七城市击剑、技巧运动锦标赛”男子花剑冠军。此后,中国击剑史上的数个“第一”都与他有关。

  1966年11月,陶金汉代表中国击剑队参加在柬埔寨举行的第一届亚洲新兴力量运动会,一举拿下男子佩剑冠军,这也是中国击剑在国际赛事中获得的第一枚金牌。

  1973年,陶金汉作为观察团成员前往瑞典,促成了中国剑协加入国际击剑联合会。次年,中国击剑队首次参加世界击剑锦标赛,陶金汉作为教练兼队员参赛。

  “39岁的时候,国家体委考虑到我年龄大了,让我别打比赛了。于是我挂剑,把工作重心转向了击剑教学和裁判工作。”1975年,40岁的陶金汉成为了中国第一批击剑国际级裁判,曾在世界击剑锦标赛、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全国大学生运动会等赛事中担任裁判。

  当栾菊杰、仲满、雷声等一代又一代剑手在世界赛场上为中国争金夺银的时候,陶金汉等“新中国第一代击剑人”已经逐渐退居幕后,在新中国击剑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退休之后,闲不住的陶金汉继续击剑推广和教学工作。2004年,他在北京大学开设击剑选修课,本来准备开两个班,结果报名的学员太多,第二学期又加了两个班。“那时候经常晚上十点多下课,但是教年轻人练剑我不觉得辛苦。”

  谈起自己的学生,陶金汉骄傲地念出了一串名字,其中很多人在重要赛事中获得过好成绩,还有的在高校当击剑老师。

  现在,陶金汉每个周末坚持去距家30公里远的击剑俱乐部教课。他说,击剑这个运动太迷人了,一招一式之间不仅是技术体能的比拼,也是思维的较量。“我要尽全力普及击剑,培养更多的击剑人才,希望看到中国击剑越来越好。”(完)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