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總統令暫停進口大米(2019-11-18 03:41:54)-總統府:副總統無權接觸機密文件(2019-11-18 03:41:43)-檢察長辦公室:不能向菲離岸賭博公司徵稅(2019-11-18 03:41:41)-總統府:總統仍很好履行總統職責(2019-11-18 03:41:39)-總統府:羅貝禮道接任總統乃「癡心妄想」(2019-11-18 03:41:37)-總統府抨擊美國參議員(2019-11-18 03:41:36)- 副總統表示將讓總統 處理不合作掃毒機構(2019-11-18 03:41:33)-總統府對吳奕輝遺孀去世表哀悼(2019-11-18 03:41:23)-警方希望副總統勿參與掃毒戰執法事宜(2019-11-18 03:41:10)-描貝斯:副總統無需看到重要毒嫌名單(2019-11-18 03:40:54)-菲律濱中西學院舉行建校一百二十週年慶祝大會(2019-11-18 02:20:26)-尚一中學校友會隆重慶祝成立卅週年聯歡(2019-11-18 02:20:05)-納卯放勳堂複選竣 劉森炎蟬連理事長(2019-11-18 02:19:39)-王世德逝世(2019-11-18 02:18:43)-楊士賢逝世(2019-11-18 02:18:32)-施薛珠曼逝世(2019-11-18 02:18:16)-施吳玉棉逝世(2019-11-18 02:18:02)-王元琛逝世(2019-11-18 02:17:48)-蒲公英:今年的亡人節(2019-11-18 02:17:14)-謝如意:草木皆兵驚弓鳥 掩耳盜鈴做夢人(2019-11-18 02:16:59)-王承天:詩兩首(2019-11-18 02:16:42)-李蔡碧治逝世(2019-11-17 02:18:59)-施吳玉棉逝世(2019-11-17 02:18:39)-華人被指毒品源頭 商總促勿以偏概全(2019-11-17 02:09:59)-涉綁架同胞夫婦 7中國人落網(2019-11-17 02:09:43)-先夫下葬僅一天 吳奕輝遺孀離世(2019-11-17 02:09:31)-外交部:暫沒必要從香港撤僑(2019-11-17 02:09:14)-杜特地:副總統若洩密將被開除(2019-11-17 02:09:01)-中國遊客長灘島插旗惹爭議(2019-11-17 02:08:44)-緊抓超速車不放 華裔交警受傷(2019-11-17 02:08:27)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僑務資訊

人物志:印尼归侨陶金汉:击剑诉说爱国情

2019年09月17日 14:09 稿件来源:中国新闻网   【字体:↑大 ↓小

  (新中国70年)人物志:印尼归侨陶金汉:击剑诉说爱国情

  中新社北京9月17日电 题:印尼归侨陶金汉:击剑诉说爱国情

  作者 吴侃

  在北京一家击剑俱乐部,陶金汉正在和小学员对练。84岁高龄的他精神矍铄、身姿挺拔,不时停下来讲解要领、手把手指导动作。

  作为新中国第一代击剑人,陶金汉如今仍活跃在击剑教学的一线,“我要教到提不动剑为止”。

  陶金汉1935年出生在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岛的一个华人家庭,从小跟随父亲学习武术和足球,培养了对体育的浓厚兴趣。

  1949年新中国成立,陶金汉萌生了回国的想法。“听说新中国成立了,我们当地华侨非常兴奋,组织了很多庆祝活动,那时候就想尽快回去为祖国建设出力。”

  1953年,在父母的支持下,陶金汉和姐姐坐上了回中国的轮船。“我父母对中国感情也很深厚,临行前父亲说,你们先回去,等生活稳定了就把我们接回去。”

  陶金汉回到祖籍武汉念高中,并于1956年考入了北京体育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回忆起第一次在训练馆里看到学生练击剑的情境,他说:“我情不自禁拿起面罩往头上戴,发现近视眼镜不妨碍戴面罩,于是立即报名参加了学习班。暑假别人都回家了,我就自己对着靶子练。”

  经过刻苦的训练,1957年,陶金汉获得了中国“十七城市击剑、技巧运动锦标赛”男子花剑冠军。此后,中国击剑史上的数个“第一”都与他有关。

  1966年11月,陶金汉代表中国击剑队参加在柬埔寨举行的第一届亚洲新兴力量运动会,一举拿下男子佩剑冠军,这也是中国击剑在国际赛事中获得的第一枚金牌。

  1973年,陶金汉作为观察团成员前往瑞典,促成了中国剑协加入国际击剑联合会。次年,中国击剑队首次参加世界击剑锦标赛,陶金汉作为教练兼队员参赛。

  “39岁的时候,国家体委考虑到我年龄大了,让我别打比赛了。于是我挂剑,把工作重心转向了击剑教学和裁判工作。”1975年,40岁的陶金汉成为了中国第一批击剑国际级裁判,曾在世界击剑锦标赛、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全国大学生运动会等赛事中担任裁判。

  当栾菊杰、仲满、雷声等一代又一代剑手在世界赛场上为中国争金夺银的时候,陶金汉等“新中国第一代击剑人”已经逐渐退居幕后,在新中国击剑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退休之后,闲不住的陶金汉继续击剑推广和教学工作。2004年,他在北京大学开设击剑选修课,本来准备开两个班,结果报名的学员太多,第二学期又加了两个班。“那时候经常晚上十点多下课,但是教年轻人练剑我不觉得辛苦。”

  谈起自己的学生,陶金汉骄傲地念出了一串名字,其中很多人在重要赛事中获得过好成绩,还有的在高校当击剑老师。

  现在,陶金汉每个周末坚持去距家30公里远的击剑俱乐部教课。他说,击剑这个运动太迷人了,一招一式之间不仅是技术体能的比拼,也是思维的较量。“我要尽全力普及击剑,培养更多的击剑人才,希望看到中国击剑越来越好。”(完)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