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 因美國稅收改革前景 披索略有下滑(2017-11-17 22:45:25)- 因美國稅收改革前景 披索略有下滑(2017-11-17 22:45:25)-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支持菲降低銀行存款準備金率(2017-11-17 22:44:29)- 市場買入藍籌股 菲股結束二連陰(2017-11-17 22:44:14)- 菲律賓和中國銀行達成發行2億美元熊貓債券的條款(2017-11-17 22:44:03)- 8990控股控股發行50億元優先股(2017-11-17 22:43:50)- 十月份汽車銷量增長17%(2017-11-17 22:43:37)- 華為助力菲律賓PLDT經濟高效升級銅線網絡,邁入超百兆數字社會(2017-11-17 22:43:24)-外国前政要谈中国发展:“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将带来新机遇(2017-11-17 14:22:18)-公安部交管局:在全国分三批推广新能源汽车专用号牌(2017-11-17 14:01:35)-租房族好消息! 这些城市盖的这种房子只租不卖(2017-11-17 10:00:58)-双11网购商品有问题咋办? 一成人直接给中差评(2017-11-17 09:43:29)-国侨办副主任郭军调研甘肃积石山扶贫工作(2017-11-17 09:29:56)-中国最长历史乡村图书馆:华侨为振兴家乡文教捐资创办(2017-11-17 09:18:19)-中国火箭未来30年看点:长八首飞 重型火箭 核动力(2017-11-17 09:15:25)-菲中重申和平解決領土和管轄權爭議(2017-11-17 03:08:52)-李克強建議菲中制定中長期合作規劃(2017-11-17 03:07:59)-李克強結束訪菲返抵北京(2017-11-17 03:07:45)-總統希望就南海爭端與中國進行雙邊會談(2017-11-17 03:07:28)- 東盟峰會主席聲明公佈:希望和平解決南海問題(2017-11-17 03:06:48)-外長:李克強訪菲加深菲中友誼(2017-11-17 03:06:29)-總統要求國會加快刪除外國投資限制(2017-11-17 03:04:17)- 東盟聲明指注意到對中國關係改善(2017-11-17 03:03:09)- 菲中友好人士喜見兩國關係邁進新時期(2017-11-17 03:02:33)-特利連尼斯被控煽動叛亂(2017-11-17 03:02:13)-眾院邀西禮諾出席彈劾聽證會(2017-11-17 03:00:14)-首都電車車廂運行中脫節(2017-11-17 02:57:54)- 專家:中菲正「快馬加鞭」找回「失去的時間」(2017-11-17 02:55:23)- 菲美關係有限緩和的背後(2017-11-17 02:54:38)- 受恐怖主義影響 菲排全球第12位(2017-11-17 02:53:13)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社會民生

麻将或成冬奥会项目?看百年前它如何“走出国门”

2017年08月03日 09:39 稿件来源:中国新闻网   【字体:↑大 ↓小
资料图:2017年8月2日,重庆洋人街一水上乐园举行夏季消暑活动,其中水中玩麻将吸引不少游客参与。陈超
    资料图:2017年8月2日,重庆洋人街一水上乐园举行夏季消暑活动,其中水中玩麻将吸引不少游客参与。陈超 摄

  中新网北京8月3日电(记者 宋宇晟)2日,有媒体报道,麻将或成为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比赛项目。旋即又有报道指,该说法系误读。一时间不少麻友已开始跃跃欲试。虽然喜欢麻将的人不在少数,但在麻将比赛中,中国人能稳赢吗?还真未必。

  这么说是有事实依据的。在2014年举办的第五届欧洲麻将锦标赛中,中国队仅获得了个人最好名次第30名,团体第37名的成绩。而此次参赛队伍共51支,中国队的名次已经倒数了。不过从另一方面来看,外国人如此感兴趣,麻将也算是远播海外了。

  但麻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走向世界”的?

  “前几年,麻将牌忽然行到海外,成为出口货的一宗。”这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胡适《麻将》一文中的开头。可见当时麻将已“出口”海外了。

  近代翻译家杜亚泉在《博史》中也有类似记载,“民国十年前后,麻将牌流行欧美,骨牌之输出,几成为巨额之商品”,“我国人流寓外国,被人雇用为麻将指导者亦不乏人。东邻日本,亦踵西洋而起,研究麻将,一时称盛”。

  对此“盛况”,胡适在《麻将》中有颇为详细地记载。“欧洲与美洲的社会里,很有许多人学打麻将的;后来日本也传染到了。有一个时期,麻将竟成了西洋社会里最时髦的一种游戏:俱乐部里差不多桌桌都是麻将,书店里出了许多种研究麻将的小册子,中国留学生没有钱的可以靠教麻将吃饭挣钱。欧美人竟发了麻将狂热了。”

  在上述记载中,胡适的记载并未考察麻将传入欧美日等地的时间。不过有研究指出,相较于欧美,麻将更先传入日本。

  至迟到1909年,麻将已传入日本。到了1925年,《朝日新闻》中已出现关于麻将的报道;1926年,日本出现了介绍麻将游戏规则和技法的书籍《麻将通》。

  今天看来,麻将传入美国应该是上世纪20年代的事情了。曾在苏州美孚石油公司上班的约翰•巴布考克尝试用英文整理并规范麻将的玩法。1924年,他在中国出版了一本教西方人玩麻将的书《巴布考克麻将规则手册》。有媒体统计,1920年到1924年,短短四年间,《巴布考克麻将规则手册》印了十二版。

  胡适所说的中国留学生“靠教麻将吃饭挣钱”就发生在这个时候。当时甚至有美国杂志将麻将在美国的传播比喻成一场风暴。与此同时,这股“风暴”也波及欧洲诸国。事实上,到上世纪三十年代,美国的搓麻爱好者就已经有了自己的组织。一些麻将俱乐部、各种麻将锦标赛出现。

  这样的热度并未持续很久。到胡适写下《麻将》一文时,“麻将的狂热已退凉了”,只是“偶然还可以看见一桌两桌打麻将的”。而麻将终究留在了国外,成为一项娱乐,到今天更成为一项竞技项目。

  但当时的胡适并不提倡打麻将,他甚至将麻将看成“鸦片、八股和小脚”之外的“中国第四害”。

  “麻将平均每四圈费时约两点钟。少说一点,全国每日只有一百万桌麻将,每桌只打八圈,就得费四百万点钟,就是损失十六万七千日的光阴,金钱的输赢,精力的消磨,都还在外。我们走遍世界,可曾看见那一个长进的民族,文明的国家,肯这样荒时废业的吗?”他在文中这样写到。

  虽然如此痛心疾首,但其实胡适本人也是麻将爱好者。在《胡适留学日记》中就常常能看到他打牌的记录。记者注意到,仅1910年8月,胡适在日记中就有十天记录了“打牌”二字。其中的8月5日,全天日记仅有两字——打牌;24日则记录了“打牌两次”。

  大概觉察到打牌耽误了学业,这一年9月,胡适在其日记中表示要“洗心革面”,“不复打牌”。又或许,胡适先生前述痛心疾首的感慨本就是“现身说法”。(完)

要闻回顾
精彩图片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