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明溪南山遗址入选2017年“中国六大考古新发现”(2018-01-17 15:24:17)-多国对应放宽签证 2018年中国护照越来越“给力”(2018-01-17 15:13:55)-夫妻共同债务如何认定?最高法:夫妻共同签字等(2018-01-17 14:55:40)-李克强签署国务院令 公布国务院关于修改两个条例的决定(2018-01-17 10:14:43)-除夕火车票今日开售 没抢上票用这招也能赶上年夜饭(2018-01-17 10:07:14)-一封侨批牵情丝,记忆遗产见证华侨海外奋斗(2018-01-17 09:56:24)-事关你的票子、房子、车子……2018年将有这些变化(2018-01-17 09:46:30)-眾院通過召集制憲議會決議案(2018-01-17 02:58:13)-中國稱願與菲一道繼續推進各領域海上務實合作(2018-01-17 02:57:40)-亞眉全省進入災難狀態(2018-01-17 02:57:26)-總統府堅持賽諾菲全額退款(2018-01-17 02:56:51)-總統特別助理被指干預戰艦採購(2018-01-17 02:56:34)-總統轟Rappler散佈假新聞(2018-01-17 02:56:12)-中國駐菲使館提醒公民 暫勿前往馬容火山景區(2018-01-17 02:55:55)-總統稱與撤銷新聞網站註冊文件無關(2018-01-17 02:55:38)-就協助被劫迷路中國人 中國使館感謝亞巴瑤警方(2018-01-17 02:55:21)-總統同意將摩洛國基本法議案批證為緊急議案(2018-01-17 02:55:02)-民眾對總統府信任大幅反彈(2018-01-17 02:54:40)-司法部將調查新聞網站違反反傀儡法(2018-01-17 02:54:19)-由日本出資108億披索 總統啟用新航空管理系統(2018-01-17 02:54:02)-高院法官:為何偏執軍管不擔心恐怖主義(2018-01-17 02:46:04)- 新聞網站首席執行長認為撤銷註冊證書乃政治壓力(2018-01-17 02:45:49)-石總第十三次代大召會 第十四屆職員順利産生(2018-01-17 01:02:32)-菲律濱宿務菲華商會聖誕送禮暨義診活動(2018-01-17 01:02:08)-誠實商店 蔡志增(2018-01-16 23:12:30)-愛國家孝父母都是天性 陳扶助(2018-01-16 23:12:12)-生命的活動 感情的潮聲 謝如意(2018-01-16 23:11:51)- 披索匯率小幅下跌(2018-01-16 23:10:04)- 因外資買入提振 菲股輕微上升(2018-01-16 23:09:50)- 鳳凰石油進入瀝青業務(2018-01-16 23:09:39)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社會民生

麻将或成冬奥会项目?看百年前它如何“走出国门”

2017年08月03日 09:39 稿件来源:中国新闻网   【字体:↑大 ↓小
资料图:2017年8月2日,重庆洋人街一水上乐园举行夏季消暑活动,其中水中玩麻将吸引不少游客参与。陈超
    资料图:2017年8月2日,重庆洋人街一水上乐园举行夏季消暑活动,其中水中玩麻将吸引不少游客参与。陈超 摄

  中新网北京8月3日电(记者 宋宇晟)2日,有媒体报道,麻将或成为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比赛项目。旋即又有报道指,该说法系误读。一时间不少麻友已开始跃跃欲试。虽然喜欢麻将的人不在少数,但在麻将比赛中,中国人能稳赢吗?还真未必。

  这么说是有事实依据的。在2014年举办的第五届欧洲麻将锦标赛中,中国队仅获得了个人最好名次第30名,团体第37名的成绩。而此次参赛队伍共51支,中国队的名次已经倒数了。不过从另一方面来看,外国人如此感兴趣,麻将也算是远播海外了。

  但麻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走向世界”的?

  “前几年,麻将牌忽然行到海外,成为出口货的一宗。”这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胡适《麻将》一文中的开头。可见当时麻将已“出口”海外了。

  近代翻译家杜亚泉在《博史》中也有类似记载,“民国十年前后,麻将牌流行欧美,骨牌之输出,几成为巨额之商品”,“我国人流寓外国,被人雇用为麻将指导者亦不乏人。东邻日本,亦踵西洋而起,研究麻将,一时称盛”。

  对此“盛况”,胡适在《麻将》中有颇为详细地记载。“欧洲与美洲的社会里,很有许多人学打麻将的;后来日本也传染到了。有一个时期,麻将竟成了西洋社会里最时髦的一种游戏:俱乐部里差不多桌桌都是麻将,书店里出了许多种研究麻将的小册子,中国留学生没有钱的可以靠教麻将吃饭挣钱。欧美人竟发了麻将狂热了。”

  在上述记载中,胡适的记载并未考察麻将传入欧美日等地的时间。不过有研究指出,相较于欧美,麻将更先传入日本。

  至迟到1909年,麻将已传入日本。到了1925年,《朝日新闻》中已出现关于麻将的报道;1926年,日本出现了介绍麻将游戏规则和技法的书籍《麻将通》。

  今天看来,麻将传入美国应该是上世纪20年代的事情了。曾在苏州美孚石油公司上班的约翰•巴布考克尝试用英文整理并规范麻将的玩法。1924年,他在中国出版了一本教西方人玩麻将的书《巴布考克麻将规则手册》。有媒体统计,1920年到1924年,短短四年间,《巴布考克麻将规则手册》印了十二版。

  胡适所说的中国留学生“靠教麻将吃饭挣钱”就发生在这个时候。当时甚至有美国杂志将麻将在美国的传播比喻成一场风暴。与此同时,这股“风暴”也波及欧洲诸国。事实上,到上世纪三十年代,美国的搓麻爱好者就已经有了自己的组织。一些麻将俱乐部、各种麻将锦标赛出现。

  这样的热度并未持续很久。到胡适写下《麻将》一文时,“麻将的狂热已退凉了”,只是“偶然还可以看见一桌两桌打麻将的”。而麻将终究留在了国外,成为一项娱乐,到今天更成为一项竞技项目。

  但当时的胡适并不提倡打麻将,他甚至将麻将看成“鸦片、八股和小脚”之外的“中国第四害”。

  “麻将平均每四圈费时约两点钟。少说一点,全国每日只有一百万桌麻将,每桌只打八圈,就得费四百万点钟,就是损失十六万七千日的光阴,金钱的输赢,精力的消磨,都还在外。我们走遍世界,可曾看见那一个长进的民族,文明的国家,肯这样荒时废业的吗?”他在文中这样写到。

  虽然如此痛心疾首,但其实胡适本人也是麻将爱好者。在《胡适留学日记》中就常常能看到他打牌的记录。记者注意到,仅1910年8月,胡适在日记中就有十天记录了“打牌”二字。其中的8月5日,全天日记仅有两字——打牌;24日则记录了“打牌两次”。

  大概觉察到打牌耽误了学业,这一年9月,胡适在其日记中表示要“洗心革面”,“不复打牌”。又或许,胡适先生前述痛心疾首的感慨本就是“现身说法”。(完)

要闻回顾
精彩图片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