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政府将不再垄断住房供地 这些影响你要知道(2018-01-16 10:13:19)-除夕火车票明起开售 多地热门车次票源紧张(2018-01-16 10:06:47)-(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浙江打造人才生态最优省 “双创”繁荣水到渠成(2018-01-16 09:46:43)-上海签发首批《外国高端人才确认函》(2018-01-16 09:37:30)-總統同意中國在菲外海科學研究(2018-01-16 02:41:26)-總統府:中國是否接受仲裁庭裁決無關緊要(2018-01-16 02:41:12)-馬容火山岩漿溢出(2018-01-16 02:40:55)- 菲律師:慰安婦像不得任意移動或拆除(2018-01-16 02:40:39)-證券署撤銷新聞網站Rappler公司註冊(2018-01-16 02:40:27)- 菲去年遣配1248中國人(2018-01-16 02:39:58)-就「慰安婦」雕像發表聲明 洪玉華促政府維護國家尊嚴(2018-01-16 02:39:43)-菲媒體組織抨擊證交署 取消新聞網站註冊登記(2018-01-16 02:39:11)-被指未獲授權仍出國 高等教育署長辭職(2018-01-16 02:38:56)-就未使用登革熱疫苗 賽諾菲同意退還14億元(2018-01-16 02:38:39)-高院確認禁止陳永栽女兒競選眾議員裁決(2018-01-16 02:38:15)-按摩後要求額外服務 一華裔心臟病發不治(2018-01-16 02:38:01)-總統府:與菲共和談目前不可行(2018-01-16 02:36:57)-眾院修憲委員會主席表示新憲法將加強菲對南海主權聲索立場(2018-01-16 02:36:44)- 總統下週三訪問印度(2018-01-16 02:36:23)- 總統府:廢除副總統辦公室取決於選民(2018-01-16 02:36:07)- 海關沒收1.28億元毒品(2018-01-16 02:35:51)- 總統委希迷尼斯為反貪委會主席(2018-01-16 02:35:38)-總統警告將開除流氓警察(2018-01-16 02:35:23)-5參議員提出制憲議會決議案(2018-01-16 02:35:10)-衛生部長挑戰指控者出示證據(2018-01-16 02:35:01)-兩韓和談南腔北調 王文漢(2018-01-16 00:12:21)-陳家興逝世(2018-01-16 00:06:40)-陳唐秀英逝世(2018-01-16 00:06:27)-王雲典逝世(2018-01-16 00:06:15)-陳秀環逝世(2018-01-16 00:05:59)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时事评论

雛鱉下三蛋 新年第一天 謝如意

2018年01月11日 22:39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承邀陪文友到永春馬峰村采風偶記

  引言

  開始了與臨縣永春文友之緣是在去年年底,我們一行五人在《朝天山下》群主葉春木君、文友謝華德君的主持下,先後參觀了南安金淘鎮“昇發木雕廠”、翻新後的“千金廟”和“金淘書院”、泉州華僑革命歷史博物館。在群主家吃過午飯後就直奔金淘鎮最高的“朝天山”而上。

  朝大路上山車行一段後,我們就往小路步行拾級而上。

  茂密的小樹林早已把本來滿地的山草驅逐個精光。這是因為村民不再靠割山草燒火,山草慢慢被一路“通行無阻”成長的小灌木叢或其他樹遮天蔽日,因此使之不能承受到雨露陽光的滋潤和溫暖而被“鵲巢鳩佔”“取而代之”。觀之,我不禁讚歎社會之進步神速,也感恩陽光雨露于萬物之須臾不可少!

  本來,上山用力渾身冒汗,我早已連脫三件內外衣成了“周扒皮”。那顏色不同的內外衣掛在手臂隨行晃動又被戲稱為“萬國旗”伴隨著大家的歡聲笑語。

  只是由于永春的文友急著要回去參加其本地活動怕來不及,所以在將近山頂時只好忍痛割愛下山,顧不上如期欣賞“一覽眾山小”的風光。

  不過,下山的路上雖也要用力,但身體漸漸返涼,于是我又先後把脫下的內外衣一件件地重新穿上去,自嘲為“蒸九層粿”般。回來後免不了趕快洗澡睡覺等等以釋放出遊的幾許疲憊。

  雖然這是一次“半途而廢”的小旅行,但是為翌日永春之行埋下了一個“伏筆”。

  一  一對邱姓姐妹助結文友緣

  去年年底的一夜跨兩年我沒有“守夜”,而是在安眠中度過的。

  都說“相逢何必曾相識”,是的,去年年底與永春文友的相逢本就是在未“曾相識”的基礎上同游的。但畢竟是有華德君與她們相識在前,也有文學興趣“一線牽”,故凡所交談與觀聞的“萬物”,無不當下起些“化學反應”而產生“化合物”交流創作感想,于是才有一路談笑風生不虛此行。

  昨天清晨醒來旭日臨窗,一陣手機鈴聲響過,華德君早已又催促我同赴永春作協作家采風之行,原因是去年年底同游的永春一對邱姓姐妹的盛情邀請。于是,在華德君又踴躍“服務到家”來家居樓下載我的同時,各方文友也從四面八方陸續集于永春縣馬峰村文化公園處。

  二 重陽樹奇特古榕參天

  該地俗稱馬垵,文稱馬峰。文化公園是民間籌劃建設的,捐資芳名在亭下大紅佈告匾中亮相。仰望一脈連群山“游”來“溝”底,四面村居環伺。下車甫及一片水泥開闊地上還有體育設施在側,一溜長城形體可以以假亂真。主持建設的美美女士早已在興致勃勃地向遊人介紹文化公園的建設緣起了。

  不僅路邊高高半壁下的水溝好大的一個大風車惹遊人注目:翻動的車輪輕輕蕩起的水花引人遐想,彷彿是在演繹著一個歷史悠久的農耕社會故事,而且水泥空地邊一棵據說是重陽樹雖然碩大的樹幹中空,而其四周皆仍枝葉繁茂往上生長,還會結出果實!

  有林君女士拿出手機拍攝特寫鏡頭于重陽樹枝葉,並利用手機中相關的識別軟件配對查閱疑是“秋楓”。但這沒有楓葉的形狀,也沒有楓葉顏色的火紅。後來有人說還是重陽樹。

  無論如何,碩大樹幹中空之樹如此生機勃發,又名之“重陽”,尤其令我輩“老頑童”視為奇特和吉兆。一記!

  更奇特的還是上面高高的村路上一棵高聳入雲的六百多年歷史的古榕。歷經滄桑六百年仍鬱鬱蔥蔥已經不容易,而偏偏此樹全無一般榕樹之“鬍鬚”遍地。華德君當仁不讓地向遊人解釋說:聽說榕樹有公母之分,那是母榕所以沒有“鬍鬚”。

  奇了,長到這麼大頭一次聽說這。奇了!

  榕樹下、重陽樹邊,我們一起合影。還有作協的文友另外合影留下珍貴的紀念。我們準備向上攀登,以便到其他地方采風。

  三  香煙繚繞的“錦雲室”與滿山柑橘

  要上山了,“有車一族”有的是,好多還是女同胞親自駕駛的。其中有個高個女同胞我好像很臉熟又記不起。看著她不管熟人與否都在熱情詢問人們是否隨她的車同行,我隱約覺得當地人的熱情好客。雖然心有所感但是沒有趨之,因為同行的熟人認為我是登山有力者,而登山也是采風的一道“菜”。雖然,與去年年底比我較沒思想準備,沒穿白布鞋卻穿黑皮鞋比較不便。但是“同行同命”,我豈能有妄想乘車的“非分之想”?

  沿途與永春縣餘光中文學館周梁泉館長及一些教育同行和文學同好一見如故親切交談,因此瞭解了許多方面的狀況、傾談了些新舊的設想、如數家珍地談些他們的成果和願景,也交流些彼此創作的習慣和經驗。在話不一席中早已不知不覺般走到“錦雲室”前。

  美美女士介紹說,永春有三個“室”,那只是其一。室內供奉佛、道等神佛,香煙繚繞,參拜者如雲、“添油者”時有。一個文友很信任我地遞來一件上衣,就忙著去淨手焚香拜佛去了。

  在自由自在的歇息中,自然有許多文友或抓緊時間來加微友的、或面對面愉快地交談著、或居高臨下地展望著。這各取所需的繁忙,是見縫插針地品嚐精神的“自助餐”!     

  到點了,大家也濟濟一堂在那室內進午餐:熱騰騰的芥菜飯和豬排骨白蘿蔔湯逗我食慾大開狼吞虎嚥,那香噴噴的紅燒豬肉燉得紅撲撲且爛得很,我輕輕夾之都可能斷掉,這對于我這個近于“無齒(恥)”又“欺軟怕硬”的食客來說,無疑可以錦上添花秀一把“打死老虎”的“英勇咀嚼”功夫,但我畢竟自制能力有一點,能掌握“點到為止”,決不敢“大吃大喝”到出“底線”喔!

  看起來,永春本地人民如此一飯一菜一湯“三個代表”的大眾慈善餐,不僅葷素搭配得當,而且鹹淡適中、數量質量飽滿,享受之後耐人尋味而流連忘返,實在是飲食文化在實際生活中的一個精彩片段的展現。

  感謝永春人民和永春作協諸君的厚愛!

  精彩不斷,好事連篇。一個聲音唱響:誰要吃柑橘的,自己到山上摘。于是,三五成群攀援,上躥下跳嘩喧,不用煞有介事爭論“桃子該由誰摘”,滿山“門戶開放”讓大家擁果入懷。那個宛如孫悟空上蟠桃樹,這個似小靈猴玩攀援功,歡聲笑語笑綠了滿山枝葉,滿載而歸忘記了自己到底是垂老還是青年。天地于人的恩情浩瀚,人民辛勤的福蔭無疆,一起都到香甜撲鼻的口中,更充盈在特別溫暖也特別柔軟的心底裡了!

  感恩天地!

  感恩祖國家鄉和永春人民!

  感恩且共勉文友和同志們——任重道遠等待我們共同鑄造生活美好的瑰麗詩篇!

  結語

  雛鱉下三蛋,新年第一天。2018年的元旦,我就這樣有幸承邀陪永春和本地部分文友在山清水秀的永春縣馬峰村度過充滿愉悅和感悟的美好的近一天。

  雛鱉下三蛋,新年第一天。如果不是急于趕回來,我們還將去參觀長九十多米、高或厚四十多米被稱為“第一石”的大石頭。不過,遺憾也是人間的必需品,因為遺憾會激勵我們去完善,就像登朝天山未到頂的遺憾一樣。誰敢否定我們可能是“後會有期”?

  但是也未必是遺憾,因為我覺得自己也如一塊“大石頭”楞在人間,雖然沒有“木石前盟”的神秘,但也有“小人懷土”的純誠。不必論長短,在藍天下、在“懷土”中,我們照樣可以有頂天立地的輝煌!

  雛鱉下三蛋,新年第一天。于是,我想,自己就像一隻在地上爬行的雛鱉,在經過長期“三槍打不出一個悶屁”的默默無聞後,承諸皇天垂愛、文友肝膽相照引援,讓我雖“雛”而不自量力地下了兩三個感想的“蛋”,匯入新年第一天大家聚會采風的歡樂的海洋。

  雛鱉下三蛋,新年第一天。因為大家給我安全感,所以我不在“憋”了、我不恥不自量力貽笑大方,而願意學點“待到山花爛漫時,她愛叢中笑”的欣然;因為大家給我安全感,所以我不怕這些“蛋”會被碰得“頭破血流”“面目全非”。因為,大家的雍容大度會激勵我老樹發新枝如重陽樹勃發、會玉成我如同母榕雖老而繼續作一樹擎天的努力、會鼓舞我放眼河山千萬里,雍容心中一盤棋,為創造美麗家鄉與和諧社會大廈而添磚加瓦、再接再厲!

  雛鱉下三蛋,新年第一天。永春縣城又稱桃城。文末,還是附錄上我昨夜歸來迫不及待寫的一首平仄不拘的打油詩正文混入“蛋”間作結吧:

  艷陽高照永春行,文友和諧多笑聲。

  嘉樹重陽舒勁枝,母榕倩影成名勝。

  群山翠裡摘柑橘,錦雲室前眺桃城。

  忽爾飛塵車去遠,回眸滿是懷柔情!

  寫于2018年元月2日晨

要闻回顾
精彩图片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