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5女候選人領先參議員選舉民調(2018-09-23 02:44:55)-孟訖颱風死亡人數增至69人(2018-09-23 02:44:41)-總統承認接受結腸鏡和內窺鏡檢查(2018-09-23 02:44:28)-菲女被騙馬新賣淫(2018-09-23 02:44:12)-總統希望摩洛國組織法在明年公投中批准(2018-09-23 02:43:56)-總統抨擊歐盟進行國際統治(2018-09-23 02:43:41)-茵裡列否認捏造馬科斯軍管事實(2018-09-23 02:43:24)-總統指油價上漲乃高通脹罪魁禍首(2018-09-23 02:43:10)-新颱風今進入菲責任區(2018-09-23 02:42:51)-菲著名畫家作品拍賣6300萬元(2018-09-23 02:42:20)- 反對派眾議員反對明年國家預算中情報資金(2018-09-23 02:41:45)-洪雅拉當選民奮黨總裁(2018-09-23 02:41:31)-就在社交媒體上發佈炸彈威脅 警方擬控告知名博主(2018-09-23 02:41:07)-菲華體育總會舉行慶三十週年紀念暨第四屆教師運動會(2018-09-23 02:15:08)-菲律賓中國商會舉行慶中國國慶暨中秋聯歡(2018-09-23 02:14:51)-絲綢之路國際商會將啟程訪京 (2018-09-23 02:14:18)-新加坡研究院俱樂部SOH YI DA蒞訪 商總諸領導熱烈歡迎並作交流探討(2018-09-23 02:13:32)-黃雲集逝世(2018-09-23 02:10:39)- 央行預計九月份通脹率達到峰值(2018-09-23 02:09:19)-央行重申在9月27日會議採取「強有力的貨幣行動」(2018-09-23 02:09:07)- 全菲儲蓄銀行發行100億元票據(2018-09-23 02:08:56)-總統府:無理由宣佈軍管(2018-09-22 04:27:48)-參議員促菲人勿忘軍管(2018-09-22 04:27:33)-颱風死亡人數接近100人(2018-09-22 04:27:19)-價值1600萬元 海關沒收來自中國走私洋蔥(2018-09-22 04:27:02)- 移民局再逮捕4中國人(2018-09-22 04:26:47)-總統告訴軍方勿向會竊聽裝置國家購買(2018-09-22 04:26:30)-華裔大學生參加爬山賽不幸去世(2018-09-22 04:26:15)-北京旅遊推介會在岷市舉行(2018-09-22 04:25:56)-馬科斯軍管46週年 菲人抗議總統獨裁(2018-09-22 04:25:41)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时事评论

秋雨徐來微吟 謝如意

2018年09月12日 23:20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昨夜廈門歸來,洗晾衣服擠了鐵欄杆。清晨翻身起來,滴水已無,調開距離回房。

  光上膀子,穿上農裝,將在查看電腦後澆菜。忽聞左邊窗外不遠的溪邊處刷刷聲響,遠處山頭白霧茫茫,一時還不覺得異樣。

  聲音越來越近,疑是下雨。慶幸所晾衣服所在已經調理恰當。閃念之間,進行隊列操練的踏步般的秋雨潤地,騰飛窗前,直叩雨棚,一下子讓雨聲高了八度,響起來!

  秋雨徐來而正歡,緩了澆菜,快了文練。突然間雨棚上一陣陣開機關鎗節奏式的雨點連擊聲,那是某處水大而將起勢的樣子了。但不要緊,這大清晨的秋雨不是暴風雨,它來得徐,雖有變化,但無妨辦事。

  秋雨的變奏彷彿成了文練的配樂,于是心花蕩漾,文字如雨水也緩緩滋潤著那些雍容的土地,也把時髦“硬化”的區域悄然清洗。只是沒有什麼口號和標語的“宣誓”。

  自然界的秋雨及一切自然現象,總是這樣自然地展示。不論是在漫漫的長夜,還是在迎接黎明的晨曦。無須“緊鑼密鼓”驚擾四鄰,不肯花裡胡哨虛張聲勢。贊~!

  所謂“兵行詭道”、“兵不厭詐”,那都是一些是非人的玩意兒,有的也稱之為“伎倆”,只能欺騙一下幼稚的人們,或者忽悠一下貪心的傢伙。對于安分守己、“以不變應萬變”的“傻子”來說,“萬物靜中皆自得”還是基本可以理解的,更可以有些許落實的。就像著踏步徐來的秋雨一樣,本來悄然不動聲色,忽然“時到花自開”多姿多彩。

  您看,還只是在滴滴答答聲之間,機關鎗式的節奏早已遠離,而遠處的山早已“雲山霧罩”只剩輪廓可見 ,近處的雨幕卻似把清晨山邊的白色霧靄移來,這樣一種在我身無異術的人看來如同“乾坤大挪移”的奇觀,在大自然的自然運作中卻只如“小菜一碟”“順手拈來”。您不能不讚歎自然的偉大和奇妙!

  “山色空濛雨亦奇”,或許也有點這“姿色”?!于是,千百年的時空瞬間濃縮,一下子令人不知是身在何時、身處何地。這倒是自然藉著款款徐來的秋雨的一襲輕紗式的身影,向我們這些未必太早起,但卻有緣一睹她們的真容的人,欣賞到這雖不在秦淮之地,也沒有月亮和沙灘,卻能有些“煙籠寒水月籠沙”的曼妙之感。算又是另一個“乾坤大挪移”,補了秋雨之“漏”,添了秋水之奇。竟也有點恍惚是“濃妝淡抹總相宜”了。誰說此地絕對不是“杭州”、誰說秋雨不是“西子”呢?!

  這真有點“書顛”味道了,然而,不讀書不行,“顛”不起來也不行!我有個厚道而聰明的老朋友和老同事就叫“顛來”君呢!雖不知道當年此君名字的由來,但行文至此,竟情不自禁地帶上一筆,自也殊覺自然。

  雨聲漸漸又大起來了,雨霧也隨之漸漸濃了。間或幾聲較大的聲響,不時敲打在雨棚上,更叩動于我的心中——

  “但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