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菲埋怨美國未制止中國在南海填海造島(2019-04-18 03:47:50)-外長:不會為巨蛤與中國開戰(2019-04-18 03:47:34)-前緝毒署官員和3華人等被控(2019-04-18 03:47:19)-勞工部:對長灘島中國商戶無控制權(2019-04-18 03:47:02)- 總統威脅開除大岷水利署所有官員(2019-04-18 03:46:45)-總統女兒稱可能離開變革聯盟(2019-04-18 03:46:32)-外長:菲可能對中國採取更進取態度(2019-04-18 03:46:16)-軍方保證中業島菲居民將能投票 (2019-04-18 03:45:55)- 30萬客戶今明將停水(2019-04-18 03:45:30)-美國智庫:中業島附近中國船隻非「一次性事件」(2019-04-18 03:45:12)-亞謹諾國際機場大排長龍(2019-04-18 03:44:59)-歐羅拉省體感溫度達45.9度(2019-04-18 03:44:44)- 羅哈斯陣營稱他對馬馬沙巴諾事件一無所知(2019-04-18 03:44:30)-菲網速顯著提升(2019-04-18 03:44:18)-唐曾美仁逝世(2019-04-18 00:21:44)-王文漢:從黃岩島說起(2019-04-18 00:21:22)-《馬尼拉時報》Dan Steinbock: 國際刑事法院與南海的公共問題和私人利益(下)(2019-04-18 00:19:56)-陳扶助:夢之趣(2019-04-18 00:19:26)-紫雲:菲華應該有老人會(2019-04-18 00:19:16)-波士:炒菠菜!(2019-04-18 00:19:02)-聖周長假前 披索收盤保持不變(2019-04-18 00:18:35)- 菲韓同意尋求擴大雙邊自由貿易協議(2019-04-18 00:18:17)-聖周長假前 菲股收盤基本持平(2019-04-18 00:18:07)-三月份「熱錢」淨流出7.39億美元(2019-04-18 00:17:55)-三月份國際收支順差達6.27億美元(2019-04-18 00:17:42)-七天期TDF利率下降(2019-04-18 00:17:06)-中國人槍殺華人女友姐弟後自殺(2019-04-17 03:36:39)-總統府:菲仍將與中國保持友好關係(2019-04-17 03:36:16)-厘務局追蹤13萬未註冊中國人所得稅(2019-04-17 03:35:27)-總統府:是否求助美國需認真考慮(2019-04-17 03:33:54)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时事评论

秋雨徐來微吟 謝如意

2018年09月12日 23:20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昨夜廈門歸來,洗晾衣服擠了鐵欄杆。清晨翻身起來,滴水已無,調開距離回房。

  光上膀子,穿上農裝,將在查看電腦後澆菜。忽聞左邊窗外不遠的溪邊處刷刷聲響,遠處山頭白霧茫茫,一時還不覺得異樣。

  聲音越來越近,疑是下雨。慶幸所晾衣服所在已經調理恰當。閃念之間,進行隊列操練的踏步般的秋雨潤地,騰飛窗前,直叩雨棚,一下子讓雨聲高了八度,響起來!

  秋雨徐來而正歡,緩了澆菜,快了文練。突然間雨棚上一陣陣開機關鎗節奏式的雨點連擊聲,那是某處水大而將起勢的樣子了。但不要緊,這大清晨的秋雨不是暴風雨,它來得徐,雖有變化,但無妨辦事。

  秋雨的變奏彷彿成了文練的配樂,于是心花蕩漾,文字如雨水也緩緩滋潤著那些雍容的土地,也把時髦“硬化”的區域悄然清洗。只是沒有什麼口號和標語的“宣誓”。

  自然界的秋雨及一切自然現象,總是這樣自然地展示。不論是在漫漫的長夜,還是在迎接黎明的晨曦。無須“緊鑼密鼓”驚擾四鄰,不肯花裡胡哨虛張聲勢。贊~!

  所謂“兵行詭道”、“兵不厭詐”,那都是一些是非人的玩意兒,有的也稱之為“伎倆”,只能欺騙一下幼稚的人們,或者忽悠一下貪心的傢伙。對于安分守己、“以不變應萬變”的“傻子”來說,“萬物靜中皆自得”還是基本可以理解的,更可以有些許落實的。就像著踏步徐來的秋雨一樣,本來悄然不動聲色,忽然“時到花自開”多姿多彩。

  您看,還只是在滴滴答答聲之間,機關鎗式的節奏早已遠離,而遠處的山早已“雲山霧罩”只剩輪廓可見 ,近處的雨幕卻似把清晨山邊的白色霧靄移來,這樣一種在我身無異術的人看來如同“乾坤大挪移”的奇觀,在大自然的自然運作中卻只如“小菜一碟”“順手拈來”。您不能不讚歎自然的偉大和奇妙!

  “山色空濛雨亦奇”,或許也有點這“姿色”?!于是,千百年的時空瞬間濃縮,一下子令人不知是身在何時、身處何地。這倒是自然藉著款款徐來的秋雨的一襲輕紗式的身影,向我們這些未必太早起,但卻有緣一睹她們的真容的人,欣賞到這雖不在秦淮之地,也沒有月亮和沙灘,卻能有些“煙籠寒水月籠沙”的曼妙之感。算又是另一個“乾坤大挪移”,補了秋雨之“漏”,添了秋水之奇。竟也有點恍惚是“濃妝淡抹總相宜”了。誰說此地絕對不是“杭州”、誰說秋雨不是“西子”呢?!

  這真有點“書顛”味道了,然而,不讀書不行,“顛”不起來也不行!我有個厚道而聰明的老朋友和老同事就叫“顛來”君呢!雖不知道當年此君名字的由來,但行文至此,竟情不自禁地帶上一筆,自也殊覺自然。

  雨聲漸漸又大起來了,雨霧也隨之漸漸濃了。間或幾聲較大的聲響,不時敲打在雨棚上,更叩動于我的心中——

  “但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