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落地簽證規定收緊 最長30天(2019-08-18 03:13:36)-菲僑界對「港獨」怒吼:自作孽不可活!(2019-08-18 03:13:16)-總統府:博彩業圍軍營是杞人憂天(2019-08-18 03:13:09)-法長:守法博彩人員不可懼(2019-08-18 03:12:32)-巴尼洛:向中國提軍艦越界「很重要」(2019-08-18 03:12:14)-大岷區或現登革熱疫情(2019-08-18 03:11:39)-勞工部增派500人監督博彩公司(2019-08-18 03:11:17)-香港局勢若惡化 政府有緊急計劃(2019-08-18 03:10:56)-指拉布拉布與民族英雄同名(2019-08-18 03:10:37)-黎利馬指涉毒視頻造假(2019-08-18 03:10:13)-防長稱軍營附近網絡博彩公司可成間諜基地(2019-08-17 03:51:34)-8中國人涉嫌非法禁錮和勒索同胞被捕 L3(2019-08-17 03:51:15)-抗議中國軍艦穿越菲國領海 軍方稱乃為尊重菲領土權利(2019-08-17 03:51:00)-菲旅遊業上半年收入2450億元(2019-08-17 03:50:44)-施華隆家人懸紅600萬緝拿兇嫌(2019-08-17 03:50:26)-國防部長希望總統在與習近平會面時 討論中國戰艦無通報經過菲領海一事(2019-08-17 03:50:09)-總統府重啟聖嬰專責小組(2019-08-17 03:49:51)-總統允許減免和赦免 獨立發電商不動產稅(2019-08-17 03:49:36)-副總統稱準備好在2022年任總統(2019-08-17 03:49:22)-陳祖昌在晉江向40名大學新生發放獎學金(2019-08-17 03:49:08)-警方支持恢復反顛覆法提議(2019-08-17 03:48:53)-副總統質疑政府為何容忍 被中國認為違法網絡博彩(2019-08-17 03:48:38)-長灘島被關閉地區重開(2019-08-17 03:48:20)-交通部擬在乙沙建造 高架人行道和單車道(2019-08-17 03:48:07)-林陳妹治逝世(2019-08-17 01:11:11)-經濟學家對今年經濟增長6%持樂觀態度(2019-08-17 01:10:43)-亞耶拉地產Premier首個寫字樓項目預計帶來161億元銷售收入(2019-08-17 01:10:29)- 菲人投資領導的財團將接近克拉克機場的運營和維護(2019-08-17 01:10:17)-因美中貿易戰 菲股輕微下跌(2019-08-17 01:10:05)-披索小幅走高(2019-08-17 01:09:53)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时事评论

謝如意:烏龜墊底成千歲 田螺含水過九冬

2019年04月25日 00:59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許多人的感覺生活累的原因,是覺得人生不易,但是有句話叫做“知難不難”可以助解難。世間雖有千年樹,人間難養百歲人。不是老天無情,實在是人們缺智。

  有一句話也許是道破了天機,那就是“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說的概是“人心肝”如同“牛腹肚”,在物質享受上往往不知足而貪婪無厭要往“高”處走,不是人人都懂得“高處不勝寒”的。

  因此,許多人無知無畏搞出些“高、大、上”,聽起來嚇死人,做起來害死人,一生就這樣折騰地“好高騖遠”,結果好多人成了“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主在叫苦連天,甚至在怨天尤人!卻一點兒也不反思一下自己的德行有多少芳香和光芒、檢點一下自己的智慧行囊有多少“硬件”和“軟件”。

  中國遠古就不缺乏智者與聖人,老子的“上善若水”就是一範例。俗人在鄙棄水的“一路下流”,可是不僅老子有這不同凡俗的見解,而且林則徐也明白“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慾則剛”的道理,可是一般人就是容不得涓涓的細流足見其難成“大器”,甚至處不了低低的地位更見“小人”!縱使終日奢談“君子”和“高尚”,原來不過像我如“銀樣鑞槍頭”不堪一擊。

  我雖然是落伍者,未必“敢為人先”,但卻“不恥人後”。我未必欣賞“先下手為強”,而特崇拜“後發制人”,那是如老子主張的“迫之而後動”。

  任爾迫之,我知其實。堅守得住,進攻就得體。“沒有調查研究就沒有發言權”,不能“知己知彼”就難以“百戰百勝”。急什麼?悠著點!你聽多少人都懂得說“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你看真正做好的才有多少?

  學著點唄,“沒有金剛鑽就別攬這瓷器活”是啥意思?我忘了。

  忽然很喜歡這樣想:烏龜墊底成千歲,田螺含水過九冬。

  看著九州發瘋式搞“房”事,要與世界房事的“天價”鬥狠接軌(接鬼)?搞得九州雖然遍地高樓林立如疊盒子,但是民眾債台高築一片鬼哭狼嚎。真如瘟疫蔓延“千村霹靂人遺矢,萬戶蕭疏鬼唱歌”,也不乏“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骨感”!邪惡硬性扶持“房市”居高不下,民生“攻房”甚於“抗日戰爭”。豈不令重彈“月兒彎彎照九州”,敢問“幾家歡樂幾家愁”、“幾家高樓飲美酒,幾家流落在外頭”的老調?

  “手拿碟兒敲起來,小曲好唱口難開。聲聲唱不盡人間的苦,先生老總聽開懷”。

  “月兒彎彎照高樓,高樓本是窮人修。寒冬臘月北風起,富人歡笑窮人愁”。

  “傷痕文學”我是不喜歡的,“豺狼當道”是人人痛恨的。但是,“不喜歡”和“痛恨”都不是好情緒,不僅無助於解決實際問題,而且還可能亂了自己本來可以穩健的步子。所以,我再次喜歡這樣的詩句:

  烏龜墊底成千歲,田螺含水過九冬!

  我們跟不上“弄潮兒”風馳電掣般的速度、我們適應不了“光榮”者的翻雲覆雨的詭異,那就乖乖地像一隻“烏龜”甘心像“蝸牛式的爬行”,在適合自己生存和發展的路上前進吧,我的“涵腔龜”大概就是這樣自己定位的!

  “黃洋界上炮聲隆,報道敵軍宵遁。”我們對著“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英雄”們望塵莫及也“目不敢視”、我們對著那些“不擇手段唯利是圖”的“精英”們瞠目結舌“退避三舍”。我們只能好自為之,就乖乖地像個田螺,只消含一口水就可以過九冬地“苟活”著。不要責怪別人的“醉生夢死”、也不要羨慕別人的“光榮”“富貴”!因為,別人是別人,“我就是我”!烏雞充什麼金鳳凰、豬鼻子插蔥——裝像有何益?!

  烏龜墊底成千歲,田螺含水過九冬。任房市瘋吧鬧吧,“敵軍圍困萬千重,我自巋然不動”,“黃洋界上炮聲隆,報道敵軍宵遁”。該崩盤的早晚崩盤,是殭屍的終究是殭屍,誰叫你要傻傻為之買單“殉葬”呢?

  烏龜墊底成千歲,田螺含水過九冬。“經過嚴冬的人最知道太陽的溫暖”!田螺生活“淡如水”,但是“平平淡淡才是真”,不用做“殺頭生意”、不用當“六親不認”、不會忘了自己的生辰八字。卻會“把根留住”!興許,不用金銀叮噹響,“田螺姑娘”來成全一生好姻緣呢!

  烏龜墊底成千歲,田螺含水過九冬。我們“渾身盔甲,並非好戰”、我們渾身肉圓,爹媽給的!“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可毀傷”,這雖然未必足稱“孝道”,但這是我們做“龜”一般、“田螺”一樣的人遵守的“底線”,也是無須官方批准的“常態”。我們決不莫名其妙地趨炎附勢隨波逐流“飛蛾撲火”“自尋死路”,但我們要不卑不亢“自強不息,止於至善”!

  烏龜墊底成千歲,田螺含水過九冬。我真無用,但無用就是大用。一捆草可以被人輕易地扔上城頭,但是你要把我當一根草扔上去試試,恐怕是扔不上去的吧!?

  寫於2019年4月16日晨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