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總統:菲中關係走進歷史新篇章(2020-01-26 02:28:41)-黃溪連參加華埠春節花車巡遊(2020-01-26 02:28:14)-公主港隔離3巴西人1台童(2020-01-26 02:27:57)-宿務擬禁中國遊客入埠(2020-01-26 02:27:38)-岷市長向華社拜年 讚揚華人經濟貢獻(2020-01-26 02:27:18)-防長準備與杜特地討論 取消菲美來訪部隊協議(2020-01-26 02:25:31)-武忽居民促禁中國遊客入境(2020-01-26 02:25:15)-沓亞火山續噴蒸汽(2020-01-26 02:24:36)-首批179名武漢遊客被遣回國(2020-01-26 02:24:19)-菲航允許持中港澳機票乘客 免費改簽更改目的地或退款(2020-01-26 02:23:49)-500多來自武漢遊客將被送回中國(2020-01-24 18:54:38)-2096名湖北旅客滯留菲越(2020-01-24 18:54:21)-國調局人員逮捕4中國人(2020-01-24 18:54:03)-移民局將拒給來自武漢中國人落地簽(2020-01-24 18:53:48)-參議員促對武漢人實施30天旅行禁令(2020-01-24 18:53:28)-民航署令往返中國航空公司 需向旅客派發健康申報清單(2020-01-24 18:53:13)-國調局下月將設立中國處(2020-01-24 18:51:47)-馬尼拉華人區張燈結綵迎金鼠年(2020-01-24 18:51:26)-司法部研究終止菲美訪問部隊協議程序(2020-01-24 18:51:08)-沓亞火山昨再噴火山灰(2020-01-24 18:50:51)-亞克蘭監視長灘島中國遊客(2020-01-24 18:50:30)-總統:菲就南海爭端與中國開戰「非常危險」(2020-01-24 18:50:14)-2菲女在封城前離開武漢(2020-01-24 18:50:00)-武漢等6市宣佈「封城」(2020-01-24 03:39:20)-5歲武漢男童對新型冠狀病毒呈陰性反應(2020-01-24 03:38:52)-武漢「封城」意味著什麼?(2020-01-24 03:38:34)- 中國捐菲火山災民100萬元人民幣(2020-01-24 03:38:11)-香港2疑似新型冠狀病毒個案為確診(2020-01-24 03:37:40)-總統威脅終止菲美訪問部隊協議(2020-01-24 03:37:22)-總統拒絕出席美國-東盟峰會邀請(2020-01-24 03:37:17)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时事评论

汪義生:閩南文化精氣神涵養出來的文才

2019年09月16日 02:08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黃春安作品之我見

  編者按:作者汪義生,1951年生於上海,畢業於大學中文系,作家,文學博士,現任上海龍脈華僑華人研究所研究員。

  自1982年起,汪義生致力於中華文化中的一門“顯學”──世界華文文學研究,研究範圍涵蓋中國大陸、台、港、澳及海外華文文學,成績顯著。

  汪義生在美國、新加坡、菲律濱;馬來西亞、泰國等國以及台、港、澳等地華文報刊發表三百餘篇文章,受到好評。個人著作及與師友合作出版專著三十部,獲得華東地區優秀圖書獎。

  汪義生曾經參與“世界華人文學”辭書編編寫工作,並任《華僑華人百科全書‧文藝卷》副主編。由於汪義生學術研究成績顯著,先後被同濟大學、暨南大學、南昌大學等高校文學研究所聘為特約研究員。

  在東南亞華文文壇,黃春安是一位知名度頗高的作家。作為一名亦文亦商的儒商,黃春安所走過的生活道路和文學道路,在一代海外華文作家中是很有代表性的。

  找回“夢中情人”

  上世紀的七十年代中期,目睹“文革”這場國家與民族的大劫難,已過而立之年的黃春安,懷著一種對生於斯長於斯的土地的一份複雜的情感離去了。用他的話說是“踏著父親當年萬不得已踏上的路程,離鄉別井,遠渡重洋”,在菲律濱紮上根。

  一個三十多歲的人,來到異國,要生存,要挑起生活的重擔,迅速融入當地社會,開拓出自己的事業之路,這談何容易?!

  整整七年時間裏,他沒有動筆寫東西。他克制住了無數次寫作的衝動。文學,是他的夢中情人,而他,這時硬起心腸,擺出一副陌路人的冷漠,不去理他。

  黃春安清醒地意識到:我必須打起精神,心無旁騖,全身心投入,將事業的基礎打扎實,暫時與文學分離,正是為了將來能長久地、自由地擁有她。他步父輩的後塵,篳路藍縷,埋頭苦幹。憑借閩南人的那種吃苦耐勞、百折不撓又善於開動腦筋的天性,他終於在商場上找到了適合自己發展的位置,他看准了園林花木盆栽這一具有廣闊市場前景的經商項目,大刀斧斧地幹了起來,逐漸在這個商圈裏站穩了腳跟,成了專家裏手,事業發展如日中天。今天,黃春安已成為擁有多家公司的菲律濱實業家。

  年復一年的辛勤創業,如今事業有成,該好好享受人生了,幹嘛還吃辛吃苦去爬格子,寫文章?商場朋友有些不理解。

  黃春安聽了這話,笑著搖搖頭。如果是這樣,他就不是黃春安了。

  經商做生意,是為了生存,對黃春安而言,也是為自己提供一個安定的、自由自在的寫作環境。在菲律濱,靠華文寫作是無陰謀稻粱的,時時為解決溫飽而犯愁,是無法駕馭好手中之筆的。

  如今,事業有成,使黃春安有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充實感;再也無須為五斗米折腰了!他內心對文學這位情人的思戀也壓抑得太久太久了,他要用飽含激情的筆,傾訴對她的鍾愛。對故鄉的關懷,在異國創業的艱辛,商海搏擊之兇險、殘酷,這些都是黃春安刻骨銘心的,一股抑制不住的衝動自心底湧起,他渴望宣  泄。

  他又重新握起了筆。他在《〈黃春安散文選〉後記》中寫道:“不管逆境或順境,我能忍得寂寞,耐得孤獨,不顧世俗冷峻的眼光,不氣餒地默默耕耘於文學園地。”

  事業上取得成功之後,寫作,似乎成了黃春安的一種生活方式,成為他生存價值之所在,哪怕商務再繁忙,他都要擠出時間來“爬格子”。

  “北斗星”情結

  黃春安重新歸隊,迄今已二十多年了,他沒有停止過在散文園地的耕耘,累積已寫了一百多萬字的散文作品。

  閩南故鄉,是黃春安散文創作中永恒的主題。“漂泊異鄉的遊子呵,誰不願意葉落歸根,誰不願意魂歸故里,誰不願永遠安息在家鄉的土地上?”他在《遊子吟》中的這段話,成為他這類題材的作品的基調。

  故鄉,在黃春安散文中成為作者的精神家園。故鄉的一切:山山水水、花木魚鳥、血脈相連的鄉親在黃春安的作品中都是那般溫馨美好,充滿詩情畫意。《姑嫂塔》、《萬里鄉情》、《春風明月夜》、《相思樹的懷念》、《桑樹木棉水仙花》等作品,從篇目就不難看出作者與故鄉那種魂繫夢縈、剪不斷理還亂的脈脈深情。故鄉,是作者心靈處的一片聖潔的淨土,是他精神的寄託。黃春安散文中有一個被讀者和評論家津津樂道的“北斗星情結”。在他的作品中,“北斗星”這個字眼頻頻出現。夜晚,當思鄉之情在心靈深處萌動時,他總會急急地推窗,仰望夜空,去尋找北斗星。北斗星在作者眼裏不再是一個天文學意義上的星座,而是位於地球北半球的故國、故鄉的象徵,成為作者心中一個揮之不去、已牢牢紮下了根的情結。是呵,對於一個漂泊的遊子而言,他鄉可以有無數個,而故鄉,卻只有一個。當臍帶脫落、呱呱墜地那一刻起,故鄉的靈山秀水、地脈鄉情,便在他身上打上了終身不會消褪的印跡。當他提起筆來時,故鄉的印跡便不知不覺地融入一個個方塊字中,感動著讀者。

  (上)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