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風險偏好情緒上升 披索大漲19分(2019-10-21 23:16:54)- 銀行家協會呼籲銀行為可持續項目提供更多融資(2019-10-21 23:16:42)-私營部門敦促實施大米進口保障措施(2019-10-21 23:16:28)-SM向外界開放公司重要職位(2019-10-21 23:16:10)- 于缺乏積極催化劑 菲股輕微下跌0.08%,(2019-10-21 23:15:51)-以防萬一(2019-10-21 23:14:11)-陳扶助:推介《正友文學》 (2019-10-21 23:12:55)-謝如意:夢尋它千百度 回頭把根留住(2019-10-21 23:12:26)-中国经济“严重放缓”?发改委:没有任何事实依据(2019-10-21 16:29:50)-军运会第2日:中国军团再揽14金 刷新多项纪录(2019-10-21 16:29:28)- 菲國警進行大改組(2019-10-21 03:52:57)- 副總統陣營:法庭未撤銷副總統選舉抗議裁決草案(2019-10-21 03:52:26)-前參議長彭敏直去世(2019-10-21 03:52:04)-總統府誓將「忍者警察」送進監獄(2019-10-21 03:51:32)-美使館官員:菲美關係仍非常牢固(2019-10-21 03:51:11)-國家監獄14警察遭調查(2019-10-21 03:50:49)-海內外晉江鄉賢累計捐資逾6.6億元(2019-10-21 03:50:23)-伊朗選美皇后在菲申請庇護(2019-10-21 03:50:00)-折疊傘現可帶上飛機(2019-10-21 03:49:14)-菲華裔助理部長:政府應為構建智慧社會創造良好的環境(2019-10-21 03:48:53)-立高紙業集團六十鑽禧暨BRILLIANCE CENTER落成剪綵(2019-10-21 01:32:58)-香港培僑中學菲校友會就職 李德鑫期勇迎挑戰再攀高峰(2019-10-21 01:32:43)-旅菲金井鎮南江同鄉會就職 李俊雄願攜手同行共促發展(2019-10-21 01:32:25)-九聯複選完竣訂期就職 鄭春木榮膺新屆理事長(2019-10-21 01:32:02)-宿務-科多瓦大橋項目工程將僱用3000名工人(2019-10-21 00:49:42)-阿得:十月十五日(2019-10-21 00:49:12)-蒲公英:曱甴共和國萬歲(2019-10-21 00:48:40)-洪文:糖尿病感染的隱疾,險象環生(三之二)(2019-10-21 00:48:24)-6悍匪劫宿務商場 槍傷警衛(2019-10-20 02:25:19)-勞工部反對延長工人試用期至2年(2019-10-20 02:24:47)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时事评论

劍客:我的老師是「黃絲」!

2019年09月17日 23:08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本來這個標題是要寫“我的老師是曱甴”或的“我的老師是黃屍”,但想了想算了,畢竟曾經當過我的老師,留點面子,朋友說用“黃絲”客氣點,我就接納了。

  香港廢青鬧事已經三個月,對這個曾經被譽為東方之珠的地方造成了不可挽回的破壞,也讓全球炎黃子孫對香港產生極度反感。我已經把香港列入黑名單,短時間內是不會再去的了,就算轉機也不會再選擇香港,而是改從深圳或廣州飛,也不會選擇搭乘任何香港的航空公司。

  話說回來,我的這個中學數學老師是香港的閩南人,來菲讀書,在一所著名大學畢業後留在菲律濱教書,其姐也是我的老師。姊姊教華語,妹妹教中學代數。兩姊妹都是人才,姊姊更是當年的“模範教師”,被挑選到商總進行示範教學。妹妹大學主修精算,是一門非常少人選修但非常重要的專業。精算師需求非常高,很多大企業、金融公司、股票公司等都需要精算師。

  我的這個老師由於教學認真,講解明瞭,很受學生愛戴,就算她後來返回香港發展,也依然跟昔日的學生保持聯繫,無論是微信還是臉書都加了很多以前的學生和學校的同事。他們姊妹也偶爾會回菲探親或跟老朋友相聚,一切都很融洽。

  但筆者從今年六月發現,老師的臉書個人專頁上開始出現力挺香港暴徒的言論、照片等,讓人非常吃驚。

  這三個月裏,老師的言論始終是不可理喻地反對修列,支持廢青暴徒,黑白顛倒地譴責警察。這位隸屬教會的老師的行為,已經跟漢奸沒什麼差別,但她卻以香港最近發生的暴亂感到“自豪”,其言論無疑是典型的被洗腦 “黃絲”。

  三個多月來,香港暴力示威活動持續不斷,“黃絲”不分青紅皂白又或者蓄意將矛頭指向警方,大肆渲染警察“惡意傷人”的不實新聞;有的刻意美化暴徒的行為,稱其打砸縱火是“為了自由而戰”;還有的故意干擾警察執法,趁機掩護暴徒逃脫……種種劣行不勝枚舉。

  雖然大家都有表達意見和訴求的自由,但支持廢青鬧事,反對政府修列等正當政策,反對警察執法,已經失去了作為人師的資格,更甚者,這位老師是母校香港校友會的骨幹。

  筆者對母校出了這種“黃絲”校友和教師感到可悲和可恥,也對於她曾經是我的老師感到羞愧難當。

  筆者鄭重宣布與這名老師脫離師生關係,從今往後不會再承認她是我的老師。我沒有曱甴或黃屍朋友,更不想認識亂港分子。

  筆者也呼籲母校、校友會和同學們要跟此類“黃絲”劃清界線,有必要時取消學籍,開除教籍,不要玷污了母校良好的聲譽!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五日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