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习近平出席中缅建交70周年系列庆祝活动暨中缅文化旅游年启动仪式(2020-01-19 09:16:37)-习近平访缅的三个向度(2020-01-19 09:14:48)-中国和缅甸发表联合声明:打造中缅命运共同体(2020-01-19 09:13:45)-习近平访缅“点睛”中缅命运共同体(2020-01-19 09:13:23)-习近平同缅甸总统温敏会谈(2020-01-19 09:12:33)-习近平会见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发展中缅关系离不开两军交流合作(2020-01-19 09:11:11)-习近平同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会谈:推动中缅关系迈上新台阶(2020-01-19 09:10:51)-菲律濱華僑善舉總會董事會舉行就職禮(2020-01-19 01:58:13)-華僑善舉總會舉行新屆董事就職 商總林育慶博士應邀出席並致詞(2020-01-19 01:57:53)-塔爾火山爆發對GDP影響輕微(2020-01-19 01:57:15)-財政部將使制糖業具有全球競爭力(2020-01-19 01:57:02)-描東岸省向華求援 助沓亞災後重建(2020-01-19 01:56:44)-總統威脅拘供水公司老闆(2020-01-19 01:53:24)-岷市長重申2022不競選總統(2020-01-19 01:53:07)-沓亞災民增至16萬人(2020-01-19 01:52:53)-眾院將調查輕軌電車虧損性合同(2020-01-19 01:52:36)-黎利馬否認教唆他人控告杜特地(2020-01-19 01:52:20)-火山灰混廢料製磚 創造力抗自然災害(2020-01-19 01:51:12)-菲郵政公司發行鼠年郵票(2020-01-19 01:50:29)-沓亞火山爆發威脅仍大(2020-01-19 01:49:52)-海關搗假煙生產窩點 拘20中國人100菲人(2020-01-19 01:49:37)-菲火山暨地震研究所:沓亞火山可能爆發(2020-01-18 04:05:48)-中國向菲捐贈萬二個防塵口罩(2020-01-18 04:05:44)-描東岸封鎖14個社(2020-01-18 04:05:39)-總統將委任甘布亞為菲國警總監(2020-01-18 04:05:36)-總統支持全面禁止外勞赴科威特(2020-01-18 04:05:35)-黃溪連與亞羅育共迎新春 (2020-01-18 04:05:30)-政府人員突擊中國人經營假煙廠(2020-01-18 04:05:19)-沓亞火山噴發 總統:我去上面撒泡尿 (2020-01-18 04:05:12)- 厘務侷促納稅者通過 電子支付系統來納稅(2020-01-18 04:04:48)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时事评论

劍客:我的老師是「黃絲」!

2019年09月17日 23:08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本來這個標題是要寫“我的老師是曱甴”或的“我的老師是黃屍”,但想了想算了,畢竟曾經當過我的老師,留點面子,朋友說用“黃絲”客氣點,我就接納了。

  香港廢青鬧事已經三個月,對這個曾經被譽為東方之珠的地方造成了不可挽回的破壞,也讓全球炎黃子孫對香港產生極度反感。我已經把香港列入黑名單,短時間內是不會再去的了,就算轉機也不會再選擇香港,而是改從深圳或廣州飛,也不會選擇搭乘任何香港的航空公司。

  話說回來,我的這個中學數學老師是香港的閩南人,來菲讀書,在一所著名大學畢業後留在菲律濱教書,其姐也是我的老師。姊姊教華語,妹妹教中學代數。兩姊妹都是人才,姊姊更是當年的“模範教師”,被挑選到商總進行示範教學。妹妹大學主修精算,是一門非常少人選修但非常重要的專業。精算師需求非常高,很多大企業、金融公司、股票公司等都需要精算師。

  我的這個老師由於教學認真,講解明瞭,很受學生愛戴,就算她後來返回香港發展,也依然跟昔日的學生保持聯繫,無論是微信還是臉書都加了很多以前的學生和學校的同事。他們姊妹也偶爾會回菲探親或跟老朋友相聚,一切都很融洽。

  但筆者從今年六月發現,老師的臉書個人專頁上開始出現力挺香港暴徒的言論、照片等,讓人非常吃驚。

  這三個月裏,老師的言論始終是不可理喻地反對修列,支持廢青暴徒,黑白顛倒地譴責警察。這位隸屬教會的老師的行為,已經跟漢奸沒什麼差別,但她卻以香港最近發生的暴亂感到“自豪”,其言論無疑是典型的被洗腦 “黃絲”。

  三個多月來,香港暴力示威活動持續不斷,“黃絲”不分青紅皂白又或者蓄意將矛頭指向警方,大肆渲染警察“惡意傷人”的不實新聞;有的刻意美化暴徒的行為,稱其打砸縱火是“為了自由而戰”;還有的故意干擾警察執法,趁機掩護暴徒逃脫……種種劣行不勝枚舉。

  雖然大家都有表達意見和訴求的自由,但支持廢青鬧事,反對政府修列等正當政策,反對警察執法,已經失去了作為人師的資格,更甚者,這位老師是母校香港校友會的骨幹。

  筆者對母校出了這種“黃絲”校友和教師感到可悲和可恥,也對於她曾經是我的老師感到羞愧難當。

  筆者鄭重宣布與這名老師脫離師生關係,從今往後不會再承認她是我的老師。我沒有曱甴或黃屍朋友,更不想認識亂港分子。

  筆者也呼籲母校、校友會和同學們要跟此類“黃絲”劃清界線,有必要時取消學籍,開除教籍,不要玷污了母校良好的聲譽!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五日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