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總統府:菲人終將欣賞中國(2019-11-22 04:38:36)-農長:將繼續進口大米(2019-11-22 04:38:14)-鄢市華商公司被控逃稅1.18億元(2019-11-22 04:38:12)-總統府:副總統必須贏得總統信任(2019-11-22 04:38:10)-菲媒黑衣哀悼:新聞不是罪行(2019-11-22 04:38:08)- 副總統:掃毒戰敵人乃毒品(2019-11-22 04:38:04)-華商公司擬在馬尼拉修建有軌電車(2019-11-22 04:37:50)-參院將調查東南亞運動會開支(2019-11-22 04:37:38)-聯合國「每個婦女 每個兒童」中國合作夥伴網絡在菲啟動生命再生項目(2019-11-22 04:37:20)-海關令阻止電子煙進口(2019-11-22 04:37:07)- 總統府:菲人終將欣賞中國(2019-11-22 04:36:58)-警方承認沒能起訴吸電子煙被捕者(2019-11-22 04:36:18)-總統:我、蒙.吳和眾議長是菲最閃亮政治明星(2019-11-22 04:35:58)-商總林育慶博士等領導熱烈歡迎 中國友誼促進會彭邦富一行蒞訪(2019-11-22 03:42:23)-商總林育慶博士等領導熱烈歡迎 中國國際商會率醫藥代表團一行(2019-11-22 03:41:58)-雁門佘氏宗親會複選竣 佘日捷榮膺新屆理事長(2019-11-22 03:41:38)-美中局勢再度緊張 披索收盤基本持平(2019-11-22 03:40:20)- 中美貿易協議不確定性 菲股下跌1%(2019-11-22 03:40:09)-圖加德:PUV現代化繼續進行(2019-11-22 03:39:39)-國際公司將參與布拉坎機場項目(2019-11-22 03:39:27)- 農業部長達爾:大米進口將繼續進行(2019-11-22 03:39:18)-洪花秀娥逝世(2019-11-22 03:37:59)-陳楊寶謙逝世(2019-11-22 03:37:35)-王承天:辛亥革命百年祭四首(2019-11-22 03:37:07)- 蘇麗莎:讓幼老、中老照顧長老(2019-11-22 03:36:45)-謝如意:享受與感悟(2019-11-22 03:36:03)-陳扶助:人間百態詩《二續》(2019-11-22 03:35:48)-醺人:《百年•肝膽•悼念》(2019-11-22 03:35:34)-華商施華隆殺案槍手被判終身監禁(2019-11-21 05:21:18)-世界中文報業協會第五十二屆年會在菲召開(2019-11-21 05:21:14)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时事评论

醺人:《鄉音‧懸壁‧三地》

2019年10月19日 00:59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一

  醺老兒閑來無事時,常常重翻舊稿,自我陶醉一番。

  日前,翻到七律《好琵琶掛壁》,還附有另兩首,頗有感慨。先看拙作:

  《好琵琶掛壁》/醺人

  鳥盡良弓壁上懸,

  鄉音沒落陷冬眠。

  樂聲低落猶遮月;

  絲竹式微欲凍泉。

  國粹虛懷期滴露;

  郎君翹首歎華年。

  人間尚有癡心客,

  苦盼蒼天續斷弦!

  這七律是奉和詩友佳品,塗鴉的傚顰之作。

  醺老兒年輕時僑居椰京馬尼拉,常有機會聆聽“南音”;當時有一位長輩還是某《國風郎君社》的台柱。中年又回巢住了一陣子,碰到一位文友,拉起二胡時,可以讓你的耳朵聽出油來……。所以可說跟鄉音有緣。

  二

  如今羈留楓葉國,看到吟友談起,當然樂意從善。抄錄原玉於下:

  《好琵琶掛壁》/寄望(香港)

  琵琶何故四條弦,

  彈透春鞦韆百年。

  重掃高崖瀉瀑布,

  輕佻危石點滴泉。

  裊音婉轉驚晨夢,

  怨韻幽揚醒夜眠。

  倘使梨園歌少唱,

  猶悲孤寂壁端懸!

  註:南音在家鄉日漸色微,有的村裡已後繼無人,年青人對此傳統藝術毫無興趣,於是‘好琵琶掛在壁’。

  十多年前,到北京走馬看花式逗留了幾天,就特地去聽一場京劇《武家坡》。稍後上了長城,還乘四周無人時,對著城頭狂風沙,拉起嗓子學《紅鬃烈馬》薛平貴唱起‘一馬離了西涼界……’隨後又到閩南家鄉一帶度過一個多月……。如果早就看到寄望詩長這七律,一定用盡方法去聽一次南音。

  失了交臂,現在遠在幾千里外,‘俱已矣,數風流人物,且看來生’吧!

  三

  第二天,探長兄也作出回應:

  步步奉和《好琵琶掛壁》/探長

  彈罷輕輕壁上懸,

  餘音裊裊夜難眠。

  半天雲遏遮明月,

  一片聲迴掩澗泉。

  葉落梧桐悲冷露,

  花開梅樹憶華年。

  於今不遇郢中客,

  流水高山未改弦。

  探長兄是正人君子,跟文友酬唱,一定是方方正正的“步步”!不像醺老兒總喜歡“返步”,如果去演戲,一定扮反角。記得有一回吟友聚會,大家串通起來開“老貓”風兄的玩笑,紛紛商議排演《水滸傳》武十回,其實目的就是公推貓兄扮景陽岡老虎……。開場白討論角色分配,探長兄眾望所

  歸主演武松……醺老兒正待開口,誰想弄潮兄搶先說:‘我扮西門慶!’男角就剩下武大郎了,大夥兒笑吟吟看著醺老兒,你說氣人不氣人?!

  最有趣的是,南音式微,閩南不急,卻急死分佈在香港、楓葉國、馬尼拉的三個老鄉!正是:

  北調京師存票友

  南音外地惹鄉思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