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如果水公司決定停止大岷供水服務 法長:政府準備接管為大岷供水(2019-12-10 04:44:34)-黃溪連大使禮訪本報(2019-12-10 04:44:18)-首10月菲外國遊客達680萬人(2019-12-10 04:43:46)-總統拒與水公司就74億元賠償妥協(2019-12-10 04:43:28)-總統對軍警表現感到滿意(2019-12-10 04:43:15)-前助手否認亞謹諾接受心臟手術(2019-12-10 04:43:01)-碧瑤氣溫降至11.8度(2019-12-10 04:42:32)-防長拒與新民軍聖誕停火(2019-12-10 04:42:11)-總統府:政府首要任務乃剷除貪污(2019-12-10 04:41:54)-監察署開始調查菲東運會貪污指控(2019-12-10 04:41:40)-亞謹諾機場廁所驚現死嬰(2019-12-10 04:41:25)-眾議長:國會即將擬定明年預算案(2019-12-10 04:41:11)- “視聽福建”——2019菲律濱·中國福建(泉州)電視週昨舉行啟動儀式(2019-12-10 02:59:46)- 許美麗逝世(2019-12-10 02:58:40)-楊紹基(ALEXANDER CO YU)逝世(2019-12-10 02:58:27)- 菲航明年3月開通至澳大利亞珀斯直飛航線(2019-12-10 02:57:59)-宿務地主公司土地儲備擴大36%至1.24平方米(2019-12-10 02:57:42)- 因海外拋售 菲股下跌0.28%(2019-12-10 02:57:07)-靈子:民辦媒體也可以講好中國故事(2019-12-10 02:55:43)-謝如意:公園小朝廷一週三朝偶錄(2019-12-10 02:55:19)-陳扶助:弱者的控訴(2019-12-10 02:54:56)-如果拒絕刪除不利於政府條款 政府可能起訴水公司(2019-12-09 03:50:55)-黃溪連:中方將繼續支持菲社會民生發展(2019-12-09 03:49:32)-馬加智暫停發經營牌照許可證 給菲離岸博彩公司服務供應商(2019-12-09 03:49:27)- 大岷水利署促水公司推遲漲價計劃(2019-12-09 03:49:25)-如果要回國進行和談 總統府:將不會逮捕施順(2019-12-09 03:49:17)-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對外宣介團訪菲(2019-12-09 03:49:15)-總統府稱政府未參與傳播假新聞(2019-12-09 03:49:13)-外國體育官員和運動員 紛紛讚揚菲主辦東運會(2019-12-09 03:48:49)-總統府:誰將對總統執行逮捕(2019-12-09 03:48:29)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时事评论

謝如意:慎行幾個不 立世得祥福

2019年11月12日 02:08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人人都有佛性,人人都可能成佛。這話我信!

  問題的關鍵在於,你或許能背誦佛經多多,但是未必篤行。若是這樣,即使你多麼自鳴得意,其實也只能忽悠外行人。相反的,你未必黃卷青燈熟讀佛經,但你能精解佛旨身體力行,則離成佛的日子也就近了!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是陋室,唯吾德馨”。在我這個佛家的外行人來說,覺得慎通幾個不,可以立世得祥福。

  一是不“嗔”。無論自以為信佛或不信佛者,總有那樣一撥人,他們總不以“律人之心律己,待己之心待人”而“嚴於律己,寬以待人”,而是一有成功處就沾沾自喜自鳴得意甚至以此傲人,稍有不順心就滿腔不平怨天尤人。殊不知如此作為,離為人處世之道遠矣,更遑論契合佛旨?

  “人生到處是道場”,不管你願不願意修養,也不管你自以為是信佛者還是非信佛者,我早在1998年寫的《九八箋》小集裡有兩句可與大家共勉:

  “遇順利時,多找客觀原因;

  遇不利時,多找主觀原因”。

  竊以為就我區區此兩句,可以輔助有效地做到不“嗔”。能做到這不“嗔”,容易心平氣和,容易在得意的時候不得意忘形,尤其是在失意的時候“反求諸己”,保持始終處在人生的最佳狀態,首先就有益於養生!

  我至今屋裡大廳還以紅紙張貼一語:“知足心恆愜,無求品自高”這本是我們已故的廈門大學中文系鄭朝宗主任在我畢業後文字往來中給我的教誨之語。我因此更知道那些動不動就愛怨天尤人的人,原來就是些對自己要求未必高,而對他人的索求不知足的人。以此自戒,可以時時勉勵自己惜時精進,而不把寶貴的時光浪費(甚至是作孽)在怨天尤人上。

  由此我自然想到在1994年我應邀去參加廈大校慶和廈大中文系系慶時,當年的中文系許棟樑書記主動來對我說當年的畢業分配是“集體研究”的,這言下之意固然有對我畢業分配的解釋以求寬諒之意,我記得自己當時立馬對他輕描淡寫地回答:“今天是個喜慶的好日子,不說這些事。如果我謝如意在南安不能做出我該做出的成就算我無能,與你們無關”!

  我不知道自己的這個即興回答算不算“雲淡風輕”,但我知道這是一個不“嗔”的實例。我因此更“志得意滿”地實踐廈門大學“自強不息,止於至善”的校訓。

  二是不“怒”。能不“嗔”就比較容易不“怒”,愛“嗔”的人一定比較容易動“怒”。當然,也有“是可忍,孰不可忍”而動“怒”的時候。從小一向靦腆而沉默寡言,到長大慢慢無畏萬人會慷慨發言、甚至於等閒“單刀赴會”、“舌戰群儒”般擊退群丑圍攻的我,自然有動“怒”的時候。

  但是這種“怒”,不是滿口污穢卑鄙猥瑣之“怒”、也不是動不動就出拳腳的“匹夫見辱,拔劍而起,挺身而斗”之野蠻之“怒”;亦不是“沖天一怒為紅顏”之“怒”,更不配若藺相如在秦王朝廷上的“若是必怒,伏屍二人,流血五步”之“怒”,而是被“迫之而後動”的太極拳般的借力打力以牙還牙、“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之“怒”。這種“怒”,在基層民間還是不乏其例的,如果你一味不“怒”,就像老虎不施威被人當作病貓,助長群丑更任意踩踏,所以必須“偶爾露崢嶸”一怒或再怒甚至動“雷霆之怒”,以免令人“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記得有一次堂親在辦喜事的時候,在請客時我和顏悅色讓一個幫忙者指點一下某張桌子的主位在哪的時候,沒想到這人突然火冒三丈,像黑張飛在長板橋上突然大喝一聲:“一百萬項都要叫我”,這一聲嚇得正在忙著做事的一大群人莫名其妙嚇了一大跳。我聞聲見狀不“怒”而微微一笑,偷偷地也是輕輕地在他的衣背下擺處衣角一扯,然後就自顧忙別的去了。這讓他的“怒”向膽邊生沒有了“下回分解”,保證不因那破壞了人家喜慶的氣氛。我這樣不“嗔”不“怒”也保證了當時的一切能在我自然掌控之中。

  其實,對方恐怕是要“借題發揮”的“怒”,但我那次竟能做到“難得糊塗”“不戰而屈人之兵”,現在想來還是蠻有意思的。此中是否有點“不怒而威”的味道,其實我自己也說不清,只覺得那修養“不是吹的”。

  現在戴金戒指的人越來越多了吧?聽說,帶金戒指原來也是為了制怒的,因為一發怒可能就要瞪眼睛拍桌子的,可是當你要拍桌子時怕碰壞了金戒指也怕讓金戒指碰傷了自己,也就忍住不拍桌子了(一笑)。我不是講笑話,真要善於忍,關鍵不在金戒指,而在於心智。能夠把自己的情緒駕馭得“進不可擋,退不可逼”、“擊首而尾應,擊尾而首應,擊中而首尾俱應”才能“合格”,至於要達“優秀”,恐怕如行雲流水瞬息萬變“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了。

  三是不“打誑語”。無論信佛還是非信佛者,總有一些人愛“打誑語”。而這往往又是為了謀一己或小集體私利而兩面三刀胡來做事,是出於損人利己目的而到底往往又是損人又不利己的勾當。做這種事的人們往往把自己當做絕頂聰明要忽悠人愚弄人,可是結果往往證明他們是蠢得到家,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挽救之法,唯有“直來直去”以誠相待,則萬事“好商量”。如果一方面一味霸道覺得“無話可說”“沒商量”,另一方面又亂“打誑語”為非作歹,那客觀規律自有安排,亂“打誑語”的人只有病入膏肓自取滅亡,實在不能怨天尤人!

  四是不“淫”。“淫”有兩個意思,即事情做得過分或色慾陷入淫亂。說到這事,我特別為那些得意洋洋自稱“爭生逐死,為了(某某)和牙齒”的人捏著一把汗,我怕他們會像“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一樣,在“淫”中“過猶不及”一無是處和因色身敗名裂。

  五是不“殺生”。我見過不“殺生”還一直“放生”的人,但少見!多見的是頻繁地“殺生”。無論是看到摔死青蛙磕死牛殺死蛇都讓我感到慘不忍睹,還是對殺雞宰鴨比較司空見慣,都讓我們感到血淋淋的現實。多人也許以為這是“食物鏈”作用的結果,但是我欣賞過被救治好的鷹不忍離開恩人而頻頻回頭向恩人致意的鏡頭、也見過通了靈性的牛或貓跪地拜佛的視頻,更聽說當年的“非典”瘟疫氾濫就是由亂吃“果子狸”的人惹的禍,而水災與海嘯的形成,又是人們胡亂砍伐森林與破壞珊瑚礁導致的!

  為此我想到,一是不“殺生”不是一件小事、二是不僅低等動物也是生靈,植物也是“生”不可濫殺。當然,像“造紙樹”這樣一種破壞水土、毒害水源的植物,根本不該讓它活著!之所以如今有的地方滿山都是,這是有關當局貪私利瀆職,誤民生害世的大“殺生”的罪惡行徑,當局是應該“亡羊補牢”自己實行說“不”了!否則災害日深禍及萬民與子孫啊!

  慎行幾個不,立世得祥福。無論信佛還是不信佛,不管你是當官還是為民,參考一下我說的五個“不”“深思慎取”而行之,一定是會有公益的吧?!

  寫於2019年11月8日立冬之晨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