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去年590萬菲人脫貧(2019-12-07 04:38:38)-總統府抨擊社會氣象站民調中帶偏頗問題(2019-12-07 04:38:29)-巴西市發生中國情侶情殺案(2019-12-07 04:38:28)-移民局將遣返3被捕中國經濟犯(2019-12-07 04:38:22)-警方救出遭綁架2中國人(2019-12-07 04:38:21)-警方救出9中國女子(2019-12-07 04:38:20)-99%菲人買不起高價藥(2019-12-07 04:38:16)-民調:64%認為中國乃菲未來最大威脅(2019-12-07 04:37:57)-警方從淫窟救出14亞洲婦女(2019-12-07 04:37:40)-菲將申辦2030年亞運會(2019-12-07 04:37:23)- 總統府:總統把菲工人放在首位(2019-12-07 04:37:09)-菲乃今年受氣候影響第二嚴重國家(2019-12-07 04:36:54)-施順願與貝洛進行和談(2019-12-07 04:36:37)- 總統稱只有「腐敗的」領導人 才會把軍管當作威脅來使用(2019-12-07 04:36:25)-紅運火鍋—舌尖上的中國(2019-12-07 01:42:12)- AVID:十月份進口汽車銷量增長5%(2019-12-07 01:41:28)- DICT:數字化轉型是加速創業公司的關鍵(2019-12-07 01:41:15)-Lazada:到2025年,菲律賓電子商務將增長四倍(2019-12-07 01:40:59)- 2018年貧困發生率降至16.6%(2019-12-07 01:40:40)-因美中貿易談判進展 菲股輕微上升0.14%(2019-12-07 01:40:27)-中美貿易談判進展提振披索(2019-12-07 01:40:15)-菲華普濟結義社選舉圓竣 蔡安順眾望所歸榮膺理事長(2019-12-07 01:39:19)-吳澤賢(LUIS LOO)逝世(2019-12-07 01:35:20)-王毅:任何遏制中国的图谋都将以失败告终(2019-12-06 13:24:35)-北约峰会未将中国定为“威胁” 外交部回应(2019-12-06 13:23:40)-只要是中国的就是不安全的? 外交部:逻辑荒谬(2019-12-06 13:22:53)-以“友”为媒,习近平传递更立体中国声音(2019-12-06 13:22:24)-蔡科洛逝世(2019-12-06 02:57:35)-周孫山逝世(2019-12-06 02:57:25)- 十一月通脹率升至1.3%(2019-12-06 02:57:03)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时事评论

醺人:《百年•肝膽•悼念》

2019年11月22日 03:35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賀《商報》百年,悼念于長庚

  一、百年

  《商報》已服務僑界達一百週年,由于氏第三代主持業務繼續刊行。特擬本篇致賀。

  說起來,這家經歷一世紀風風雨雨的報社,跟醺老兒一家還有相當的淵源。

  記得先君在世時,常常告訴一家人他第一篇文章是在《商報》《新潮副刊》(現今在《世界日報》續刊)登出來的;由於編輯藍天民(故友雲鶴令先翁)鼓勵有加,他才一生走上文藝的道路。後來他們雖在不同陣營的報社服務,先君一生念念不忘這點提攜之情。

  上一代的牽連還算簡單,醺老兒這一代則相當曲折有趣,令人永生難忘。

  卻說上世紀有一回,蔣幫惱怒《商報》不斷揭穿他們的謊言,使壞買通菲政府把社長于長城、總編輯長庚兄弟遣配到台灣省,本來打算要他們的命;幸虧他們都是知名報人,而國際間也尚存公理道義,合眾社、美聯社、路透社、法新社……一路跟緊盯緊他們兄弟倆的下落去處不放,蔣幫不敢公然殺人惹翻輿論界,才不甘不願地釋放他們。

  獲得自由後,長城社座赴美,長庚編座則首途來紅楓國……。

  酒友邱兄(已故)想去機場迎接長庚編座,給劫後餘生的老朋友送點溫暖,因那時候紅楓國華人不多,相邀同往以壯行色,醺人欣然答應,就去機場歡迎湊熱鬧。

  經過老邱介紹,長庚編座指著醺人說:“我知道你。但完全想不到你會來接機!”

  醺人如實回答說自己一向沒有門戶之見,當年馬尼拉運動場上,一直是“中正”選手當中跟“僑中”隊友相處得最好的一個。長庚編座聽了哈哈大笑說:“其實,前段時間我在監牢中想了很多,覺得自己和令尊總編都被人當槍使!在動盪的年代,就需要很多像我們這種人!”他稍為一頓,又接著說:“我和令尊雖然各有立場,我卻很尊敬他……。”

  關於長庚編座,父親似乎也說過相似的話……。但讓醺人印象最深的是:這編座還沒有喝一點一滴的酒,就已口吐實話,而且一身正氣,可以做朋友!

  二、肝膽

  編座直呼醺人本名,醺人則尊稱他為“編座”或“前輩”。有一回,他要醺人也直呼他的名字。醺人有些疑惑望著他。他聲音宏亮說:“我覺得自己跟你一樣年青,彼此平等相稱有什麼不好?!”醺人只好跟著老邱叫他“阿庚”。接著一想,也要求他叫自己“酒鬼、醉貓”,他卻說:“我不習慣叫人外號,還是叫本名好!”他的辯證法還真有一套!

  後來旅紅楓國菲華人圈子裡,幾位計劃合資在當地發展工業(醺人靠本事吃飯,沒本錢合伙,跟大夥兒在一起,只負責陪老邱喝酒!),聚會時阿庚給大家講述,新中國成立後不久,他和夫人Veronica(華裔,不知為何大家都叫她的洋名)帶著家眷、自行車、縫衣機……回國,打算從此服務祖國,跟她共甘苦。但周恩來總理接見時,說國家經歷小日本鬼子和蔣幫兩場大災難,百廢待舉,一切都要從頭做起;而他在南洋已有根底,不如回到僑居地,多替祖國說幾句公道話,比較切合實際。他聽從總理的勸告回馬尼拉……。

  阿庚歎息說:“當年如果堅持留在祖國,就不會落難台省,也不會碰到在場各位!”

  一兩個星期後,菲律賓某華報登出一篇文章,說阿庚如何如何攜眷回國……跟他那天講述的有幾分相似,最後卻歪曲事實說阿庚如何如何對祖國希望幻滅而回菲……現在又如何如何流落紅楓國,由“愛國華僑”贊助……。

  阿庚召集大夥兒,揚著剪報大發雷霆……老邱朝著醺人說:“你這小子……?”

  阿庚打斷他的話,斬釘截鐵地宣布:“絕對不是他。他是明人,不會做暗事!”

  醺人不會做暗事,就得罪了其他的人。合辦工業的事,最終宣告流產。

  紙包不住火,後來證明這件事是菲華一個黨棍幹的。跟他的講述相似,只是巧合。

  三、悼念

  上世紀末葉,醺老兒回馬尼拉,在商場上混了一陣子。

  有一次,阿庚也回菲。當時《商報》編務上有些需要改革的毛病。醺老兒準備找阿庚奉告,文友勸老兒不可造次。老兒說:“阿庚跟老兒肝膽相照!無妨!”

  結果,阿庚果然全面接納老兒的建議。

  那幾年,醺老兒在《聯合日報》寫《酒中囈》專欄,乘阿庚來菲之便,在《商報》也開闢《酒中囈》,成為第一個同時在這兩大報寫同一個專欄的人。後來發現其中還有一個絕大的好處:批評老毛時,在《聯合日報》登;批評老蔣,就拿到《商報》去,一定不會被編座抽掉,可以盡中華寫作人的文責,維護祖國的利益,暢所欲言。

  跟阿庚相交那麼久,只有一次反駁他的話。也就是那次來菲時,阿庚遍告文藝界的朋友,說醺老兒翻譯已勝過父親。朋友轉告時,老兒只好否認,並解釋說父親從事翻譯是專業,就像馬連良鎮日唱壓軸戲,老兒則純屬隨興而為之,像偶而粉墨登場的票友……。

  有一年耶誕節左右,收到阿庚的賀年卡,而且是寄到醺老兒股票交易所辦公室的!

  這是第一回跟阿庚有書信上的聯繫。醺老兒一面奇怪他從哪裡弄到這個通訊處,一面還暗自好笑,阿庚應該是無神論者,怎麼也跟著耶教徒起鬨了!再一年就傳來他患癌症,在楓葉國仙逝的噩訊。一想他一定是預知大限將至,所以寄卡留個紀念,趕緊找那卡片;奈何辦公室信件,一天沒有幾百也有幾十,竟然遍尋無果,成為一大遺憾!

  將來天上見到阿庚,一定要告訴他兩件事:

  第一、以後他應該對人宣揚醺老兒酒量勝過父親。老兒絕對不會否認。

  第二、拜託他帶老兒去拜見周總理,老兒這裡有一瓶Tangueray10陳年杜松子酒,想請他品嚐品嚐!

  寄語《商報》現任掌門人,好好地幹,千萬不要辜負前兩代的抱負!正是:

  百年商報昭真理

  三代鐵肩播實聞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