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菲國新聞(2020-08-04 02:48:28)-菲國新聞(2020-08-04 02:45:30)-菲國新聞(2020-08-04 02:43:36)-MECQ期間出行須帶通行證(2020-08-04 02:14:35)-菲不參加外國海軍南海演習(2020-08-04 02:13:43)-岷市使用舊檢疫通行證 仍實施單雙號外出規定(2020-08-04 02:13:24)-餐館堂食理髮店美容院禁營業(2020-08-04 02:13:04)-新總參謀長倡反恐法涵蓋社交媒體(2020-08-04 02:12:41)-新增3226例確診 累計確診106330例(2020-08-04 02:12:24)-前線醫護否認呼籲發動「革命」(2020-08-04 02:12:08)-政府公布明年假日表(2020-08-04 02:11:49)-MECQ地區將無國內航班(2020-08-04 02:11:21)-大岷區重新封城料放緩經濟復甦(2020-08-04 02:11:02)-總統府:抗疫處於「正確軌道」(2020-08-04 02:10:41)-醫生促公交車勿安裝塑膠屏障(2020-08-04 02:10:25)-家庭聚會工作場所 已成新冠傳播源頭(2020-08-04 02:10:04)-外交部暫停MECQ地區護照和領事服務(2020-08-04 02:09:34)-中國(2020-08-04 00:54:10)-國際(2020-08-04 00:52:22)-大眾論壇(2020-08-04 00:50:56)-經濟(2020-08-04 00:49:19)-海韻/僑團(2020-08-04 00:47:35)-醺人:返步奉和逸峰兄 《踏莎行‧南瀛之歌》(2020-08-04 00:46:26)-李秀恆:大選百日倒數 小心美更瘋狂(2020-08-04 00:46:07)-劉先衛:廢舊書報(2020-08-04 00:45:52)-楊鄒雨薇:村莊裡的夏天(2020-08-04 00:45:35)-華社(2020-08-04 00:45:23)-杜鷺鶯:《那些異(疫)域的瑣碎》(2020-08-04 00:44:46)- 披索重新升至三年新高(2020-08-04 00:42:13)- 大岷區重啟MECQ 菲股暴跌3.59%(2020-08-04 00:41:51)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时事评论

謝如意:公園小朝廷一週三朝偶錄

2019年12月10日 02:55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這是一個偶爾有人競技,但絕無血腥的爭鬥的小朝廷,偏安在福建南安金淘鎮金淘村的福鼎山邊,故稱為“福鼎山公園”。

  這是個由省公益資金捐獻的多功能運動場。運動場鐵絲網外,不僅安有一些體育運動器材供大家鍛煉,而且四周的八角亭小巧玲瓏、一長溜人字形屋頂的涼台式的走廊舒適,還有假山刻字,頗有文化氣氛,也有石頭或木製桌椅布列,供遊人閒坐或觀賞比賽,其間有固定的圍棋在桌上任遊人下棋卻拿不走棋子。尤其是那每晚都讓人們有自由開關的高高柱上的電燈,保證了運動愛好者自己的操練和約會鄰鎮的球友進行友誼賽。實在是個很有公益慈善意味的地方。贊!

  對許多人來說,這裡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因為,六年前我退休後常常去鍛煉的那個街道旁的針織廠的燈光球場,早已在三年前漸漸沒讓人去訓練而“山窮水盡疑無路”了,又因為中學的籃球場夜晚不開、鎮政府的籃球場雖然也有燈光設置,可是沒有草民享受的份、要到別的地方又較遠不方便。而這個福鼎山公園雖然是村級的運動場,卻解決了這個問題,這對于我們這些籃球運動愛好者來說是件大喜事!只是人多場少會"碰車",被逼當觀眾的有很多人。

  不過,對于我來說,這不僅是“又一村”,簡直是個偏安一隅的“小朝廷”了,進這個小朝廷的鑰匙還是在運動場附近的民眾手裡掌管。因為沒有太多的卡壓,運動者也自覺在離場時關燈。所以,現在雖然變成日夜開放了,但一應設施不受人為損害!

  良好的出入運動場的風氣,源自官方的開明慈善和民間的厚道自覺。因此,這裡簡直也是精神文明自然昌明的地方。這裡有時像“眾星朗朗”,也不缺乏“孤月獨明”,我是格外喜歡去的!

  對于我來說,“孤月獨明”的感覺更多。因為,時過境遷,兩件事觸動了我:

  一是幾年前在一次與球友到十里外的“挑戰狼”針織廠友誼賽的時候,我打得還可以,但是就在一次好像是正常輪換過後,就再也沒讓我再上場,讓我渾身是勁無處發飆。後來,那個召集者才告訴我是怕我被人人撞了。更後來他又告知我,原來是在街道邊的針織廠的有人要他別讓我打。難怪,他們不是像南安一中那些我經常與他們打籃球的球友那樣瞭解和信任我!

  二是也是幾年前另外有一次,還是從籃球群裡響應招呼,穿好服裝跟這個召集者的小車到了幾十里外的省新鎮鎮政府要友誼賽。但是結果卻沒讓我上場。我心裡想,以前招呼我入群的是他們,現在又如此愛護我不讓打實在不對味,于是後來我自己就退出群了。但我還是經常自由到各場隨機參與。即使他們在比賽,我也抽空在另一邊投籃。

  只是,時間一久,我也不樂意于湊在人家比賽間進行,以免有騷擾之嫌。所以,在這冬天,我選擇了隔一天在下午三點後到約五點間,獨自帶著籃球到這個公園裡去與世無爭“孤月獨明”訓練,讓太陽成為最好的燈光、讓自由成為孤獨的夥伴!還好自從26歲時在母校廈門大學我就有大早獨自在校內曠野的“燈光球場”訓練體能和全方位就地騰空投籃的歷練,所以讓我這個長期不是為了湊熱鬧,而是為了持之以恆鍛煉的人感到很自然,也練得很帶勁。有時練到我要收兵(“關雞”),他們要比賽的才姍姍來遲要(“放鵝”),彼此相視一笑各得其樂。

  “孤月獨明”久了之後,覺得這是個“小朝廷”的感覺越強烈,“寡人”與“孤”的意識不是讓我覺得寂寞,而是讓我覺得“君臨天下”——看,腳下是公平正直的活動舞台,底線分明讓我自律自愛,目標明顯不變而任我孜孜以求揚眉吐氣心情舒暢。

  尤其是,我常常在那裡邂逅了比原來的球友年輕得多也單純得多的高中畢業班學生的“眾星朗朗”的陪伴,我們打半場、打全場都自然進行。他們也關心我不要被碰傷,但是還是樂得我參戰。真是“莫道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從年輕時打球就遭受有人排擠的我這個“門外漢”,到今天還是有人對我“一見鍾情”“相見恨晚”,真是“人從狡智千般詐,天自從容作主張”?!

  好了,暫不多說了,把公園小朝廷一週三朝的簡況分享一下吧:

  其一,11月25日下午“孤月獨明”運動,在回來當晚的傳圖中,我穿著藍色的長運動褲,上身卻是光膀子自己投籃,寫打油詩兩首讚美自然風光和抒發運動偶感:

  飛機留白線,驍勇叩蒼天。噴薄霞光裡,自尊有夕陽。晚風成汗伴,情火熱衷腸。場平心海闊,斜暉送暖祥!農曆十月的最後一天晚安!

  赤膊浴斜陽,仰頭拜上蒼。手間角度調,腳踏正平鄉。踢腿若騎馬,觀球如射箭。天尊地老在,頑童戲蹁躚。

  其二:11月27日下午,身著白色花邊9號運動短褲和紅球鞋裝,邂逅高三年畢業生少年和外地歸來者同好打全場。回來後當晚傳圖並附打油詩云:

  場上喜逢群俊娃,歡聲笑語不喧嘩。

  攻防學步互磋商,快慢直彎相變化。

  小老抽空先到位,少年課後綻芳華。

  夕陽未落燈光亮,鐵馬伴余回小家。

  其三,12月1日下午,又是先到投籃,先讓年輕人為我拍攝了遠投和跨步上籃乃至於重溫舊夢的騰空投籃,然後才與他們打半場,回來後傳圖並附打油詩兩首:

  一瞥騰空垂暮童,飄柔耿直向蒼穹。

  晚風吹拂雲飛淡,和氣斜陽輝映中。

  喜相逢!

  遠投揚手球飛虹,近跨偷閒入網中。

  呼吸自然消勉強,丹田發力含輕鬆。

  單兵獨進非剛愎,滿腹真情不梟雄。

  正直公平操場在,底線分明持戒功。

  小玩童!

  本來我想退出籃球場了,可是生活告訴我,我不能一下子退回得這樣快,否則,失去了沿著原來的趨勢的得體鍛煉,我連一般的走路的狀態都會受到影響。所以我還是小心翼翼重新實踐我的籃球理想,我與這個“第三夫人”還是有緣!

  當然,這是在不同歷史階段的重新學習,“百般開頭難”。但如果我畏難而退不知通變,那麼,我是可能重蹈當年從北京一下子調回到故鄉大退步、導致“獲罪于天,無所禱之”般的吃力不討好而難安的“覆轍”。

  好在這個可以偏安的“小朝廷”任我一週三朝還是多朝都“豐儉隨意”,讓我有幸承天地人的恩寵而如“雲淡風輕近午天”徜徉。感恩、吉祥!

  寫於2019年12月2日晨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