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德国官员对美国终止与世卫组织关系表示失望:释放错误信号(2020-05-31 11:12:30)-中新网评:为什么德国、日本能跑赢病毒而美国却不能?(2020-05-31 11:09:34)-港府回击特朗普言论:持双重标准和伪善的表现(2020-05-31 11:09:04)-菲中電視台(CHINATOWN TV)週日(5月31日)播放精彩節目(2020-05-31 02:48:14)-蔡聰妙參加中國東盟經貿合作對接會 發表“疫後復蘇:中菲經貿合作”演講(2020-05-31 02:46:52)-一般社區隔離地區仍維持宵禁(2020-05-31 02:39:12)-大岷區續暫停車牌限號 除馬加智市(2020-05-31 02:37:38)-逾2000 Grab網約車被允許恢復服務(2020-05-31 02:37:10)-政府禁集尼上路 除非改座椅設計(2020-05-31 02:36:17)-衛生部促民眾舉報非法中國診所和醫院(2020-05-31 02:35:47)-國調局搗非法中藥店 拘2中國籍父子 (2020-05-31 02:35:19)-法長指非法中國診所疑服務其他族裔(2020-05-31 02:34:54)-馬尼拉市府阻400中國博彩員工接受新冠檢測(2020-05-31 02:34:32)-涉高價賣醫療用品給政府 2華人倉庫被查封(2020-05-31 02:34:13)-被申報為「維生素」 機場截180公斤連花清瘟膠囊(2020-05-31 02:33:43)-理髮店美容院7日重開 禁按摩除毛修甲服務(2020-05-31 02:33:20)-馬尼拉商戶不執行戴口罩政策將被查封(2020-05-31 02:32:49)-網絡博彩躲汽車旅館營業 警方搗毀拘92中國人(2020-05-31 02:32:25)-菲兩大航空公司6月起恢復部分航班運行(2020-05-31 02:32:00)-菲確診破1.7萬人 單週病例最多(2020-05-31 02:31:34)-司法部:封城致網絡犯罪激增(2020-05-31 02:31:13)-快遞倉庫查獲340萬元沙霧 寄件人包括1華裔(2020-05-31 02:30:55)-林书豪,与美国种族主义开战(2020-05-30 18:42:40)-张素久:疫情之下亚裔遭受双重伤害 遇歧视当勇敢维权(2020-05-30 18:41:21)-杜特地要求延長緊急權力至9月底(2020-05-30 03:13:42)-放鬆隔離措施惹議 總統府:人民需要工作(2020-05-30 03:13:11)-GCQ與MGCQ有何差別?(2020-05-30 03:12:46)-菲確診人數激增1046宗 僅46宗新病例(2020-05-30 03:12:18)-新冠肺炎確診病例 88%通過接觸者追踪發現(2020-05-30 03:11:48)-總統府:市長可自行封鎖疫情高發區(2020-05-30 03:11:31)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时事评论

靈子:一個「黃標」見人心

2020年03月30日 01:09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司馬遷在《史記》中的這句話既生動又現實地描寫了世人為了各自利益而奔波的情況。而近期Youtube上發生的“黃標”事件,亦再一次令我們看到見利忘義、唯利是圖的眾生相。

  事緣受新冠病毒疫情影響,筆者近兩個月常常“宅”在家中,多了時間上網,因此了解到“黃標”事件的始末。要談這事,先要向讀者解釋一下何為“黃標”。

  一般來說,YouTube平台會審查用戶上傳的影片,避免影片中出現“羶色腥”和暴力內容,以及宣揚不實和極端主義思想。審核分級為“綠標”、“黃標”與“紅標”三個等級,其中“綠標”影片對廣告收益沒有特別限制,“紅標”影片完全不會分得廣告收益,“黃標”影片則介乎其中。平台一般會先使用人工智能(AI)來審查和篩選影片,並將影片歸類為“綠標”、“黃標”或“紅標”。若用戶的影片被歸類為“黃標”或“紅標”,用戶還可以進行申訴,屆時平台會指派工作人員以人手的方式再次審核影片。如果影片被認為是錯誤被貼上“黃標”,便會改回“綠標”,令上傳用戶可以分享廣告利潤。

  了解此分類機制後,我們便可以講講“黃標”事件。在內地爆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後,香港一些所謂“正義”的“時事評論”YouTuber和KOL(Key Opinion Leader,或可統稱為“網紅”),紛紛拍片評論事件,更在影片中加入大量主觀、不實且極具偏見的觀點,大肆批評內地的抗疫措施,更散播如內地人一律等同病毒之類的失實且極富歧視性的言論,瘋狂地抹黑中國。惟之後這些人突然發現,他們上傳的影片一律被貼上了“黃標”,即不能營利了;再之後,這批人不但拼命地申訴,還“開專場”(專門拍攝影片)來講述自己面對的“困境”,更編造各種“陰謀論”,宣稱自己“被針對”、言論自由“被限制”、“YouTube打壓言論自由”等等,抹黑所有可能阻礙到他們影片營利的規定和條款。可是唯一不變的是,他們的影片依然是“黃標”。

  要知道,所有影片分享平台都有其規則,YouTube當然不會例外,其中有一條規定就指出,用戶不能在影片中炒作“爭議性話題和敏感事件”,同時世衛組織(WHO)據報在疫情發生後亦曾與YouTube母公司Google等科網高層見面,要求協助防止有關疫情的假消息傳播。顯然,那些YouTuber和KOL的影片是觸犯了炒作“爭議性話題和敏感事件”及散播“疫情假消息”的規定,才會被貼上“黃標”。可笑的是他們不僅仍不懂反省,還諉過於人,打著所謂“言論自由”的旗號,瘋狂地批評和指責YouTube台平,更甚至結成聯盟杯葛YouTube,把影片上傳至另一個“更公正”的平台。

  為何這批違規的YouTuber和KOL會有這般大的反應呢?一個“利”字就可以解釋。此前,有業內人士就曾爆料,指香港本地訂閱人數約十萬的YouTuber,各種廣告、流量、點擊和宣傳收入,每月可輕鬆達到五萬以上,部分訂閱人數達二、三十萬的YouTuber,月收入隨時超過十萬,其中利益甚豐;加上發生病毒疫情,這批所謂的“時事評論員”看到可以利用民眾的恐慌情緒,編造疫情資訊來大發“國難財”的機會,因此紛紛拍片“呃like”(騙讚),希望可以撈取利益。可是YouTube的“黃標”政策令他們失去了發大財的機會,所以才會出現統一口徑指罵YouTube和杯葛事件。

  事實上,當這批人組成聯盟,在另一平台上傳影片後,他們在幾乎每一條上傳YouTube的影片中呼籲訂閱者“轉台”,到另一平台付款訂閱,還大打“悲情牌”,宣稱自己在疫情期間“被打壓”的慘況。以至於一條二十多分鐘的“時事評論”影片,有超過十五分鐘的時間是在批評YouTube、稱讚另一平台的付款訂閱制度公平等。部分“轉台”上傳影片者更是因大打“悲情”和“捍衛言論自由”牌,輕鬆圈到逾六萬美金(約46萬港幣),可稱得上是賺到盤滿缽滿。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看到這些“時事評論員”們的行為後,大家是否對這句話有了更多的體會呢?可憐一眾專業的傳媒行家,除了要在災區和醫院奔走,向世界報導疫情的真實情況外,在報導真實的抗疫消息時,還會被“評論員”們抹黑為宣傳機器、掩蓋真相。惟筆者相信,傳播正能量、講好真實的中國抗疫故事是每一位專業的傳媒行家心中的信念,這樣的信念是無法用金錢來衡量,“人間正道是滄桑”,希望各位傳媒行家共勉之。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