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普京:俄註冊首個新冠疫苗(2020-08-12 02:34:30)-俄準備在菲投資生產新冠疫苗 (2020-08-12 02:34:11)-菲國新聞(2020-08-12 02:33:55)-菲中在建項目已恢復九成 (2020-08-12 02:33:27)-菲健保公司兩副總裁涉腐(2020-08-12 02:32:55)-菲赴中國航班乘客須憑核酸檢測陰性證明登機 (2020-08-12 02:32:38)-馬尼拉市政府規定:面罩售價不得超過25元(2020-08-12 02:32:30)-政府禁公司食堂用餐和公共區域吸煙(2020-08-12 02:32:14)-菲國新聞(2020-08-12 02:30:44)-總統府:俄新冠疫苗須經食藥署批准(2020-08-12 02:30:15)-議員揭醫院騙健保手段 千元收買假病人真報銷(2020-08-12 02:29:56)-總統府:「極不可能」再延長封鎖(2020-08-12 02:29:41)-岷市新冠死亡率 大岷區最低(2020-08-12 02:29:17)-新增2987宗新冠確診 總計13.9萬(2020-08-12 02:28:59)-菲國新聞(2020-08-12 02:28:43)-中國(2020-08-12 00:39:02)-國際(2020-08-12 00:38:16)-大眾論壇(2020-08-12 00:37:12)-經濟(2020-08-12 00:35:47)-施文志:《偽歲月》 ——悼騰輝施兄(2020-08-12 00:34:17)-劍客:憶阿施(2020-08-12 00:33:51)-海韻/僑團(2020-08-12 00:33:50)-柯強:同情與理解(2020-08-12 00:33:25)-許永強:浮生若茶(2020-08-12 00:32:46)-洋中魚:遙祭靈徹(2020-08-12 00:32:33)-譚文春:寄家亦樂(2020-08-12 00:32:15)-華社(2020-08-12 00:32:06)-披索匯率升至48元水平 菲股再次上漲(2020-08-12 00:30:35)-前七個月PEZA批准520億元項目(2020-08-12 00:29:47)-UCPB高管看好數字銀行交易(2020-08-12 00:29:20)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时事评论

蒲公英:封城不封筆

2020年07月12日 23:29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文友們鼓勵大家,封城不封筆。

  城是封了,街上已一派沉寂,好像山野郊外,不見人煙,大家都得宅在家裏,有的居家面積小,一家人擠在一起,不像往常,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只剩下老人們看守家門。

  今天封城已是進入第三十七天了,看這疫情還沒到拐點的時候,到底什麼時候才是個盡頭,沒人知道。

  我想只有天知道了。

  城封了,筆沒封,寫寫什麼好呢?有時倒是挺費周章的。

  真想寫,只是寫不出東西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拿起筆,就是不知寫什麼好。

  老伴問我,誰是方方?這方方本名汪方,汪精衛的汪,名方,筆名方方。曾任過某城市作家協會主席。能坐上某大城市作協主席,如無斤両,是當不成的。可惜這國家栽培的作家,一直青雲直上,坐上了作協主席。一個高級知識份子,本來作家應該有作家的情操,最起碼,她應該熱愛祖國。像這次武漢發生如此大的疫情,全國醫護人員,個個奮不顧身,投入抗疫救民的戰役。多少年青的生命,為了拯救病人,而犧牲了自己。我們這位方方大作家,眼裏只見到陰暗面,她所看到的所有抗疫救人的戰役中,都是些負面,旁聽耳聞的八卦新聞。要不是全國軍民投入抗疫戰場,中國武漢能這麼早、快就解封,善後工作,處理得有條不紊,把關把得很嚴,防範疫情再死灰復燃。

  我們這位汪精衛的同宗,汪方大作家,她眼裏沒看到這些,一心只想着如何出賣民族,如何出賣國家的勾當。

  “現在她的生命受到威脅”,老伴,邊聽邊問道。

  她的命一文不值,把她千刀萬剮,也不為過。可惜打了她,怕髒了你的手,像這種人,最好就是讓她出國,到處去宣傳她們的祖國母親有多壞。她的生命沒受到威脅,我相信,這種人,我想也許,連人也不是的東西,讓她走好了。誰有這種閒功夫去理她。我說。

  老伴總算聽懂了我的意思。

  中華民族怎會土生土長出這麼多漢奸,日本侵略中國時,出了個超級大漢奸。當今,中國正與新冠肺炎病毒血戰,最後取得了勝利。美帝與他的幫兇們無理取鬧地說什麼“新冠”是從中國傳出去的,中國應該賠償全世界的損失。像這種話竟會出自堂堂一個超級大國之口。這二十一世紀中國的頭號大漢奸,搜集了張三李四、王老五說的,寫出了一本《武漢日記》,沒幾天就翻譯成英、德、等版本,一時洛陽紙貴。方方賺得盆滿缽滿,可惜她却釘上了賣國的恥辱柱上。

  真金不怕火,白的就是白的,黑的就是黑的,十個方方也沒什麼了不起。

  我最後跟老伴說。

  城是封了,我的筆可不能封。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