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柯強:六千萬海外僑胞是中國騰飛不可忽略力量(2020-09-26 15:59:48)-亞羅育出席菲中瞭解協會線上論壇指出菲疫情後經濟復甦可向華取經(2020-09-26 01:27:59)-黃溪連大使:相信菲站在歷史正確一邊(2020-09-26 01:27:32)-大岷區市長傾向維持GCQ(2020-09-26 01:27:19)-岷市飛納卯班機40人確診(2020-09-26 01:27:05)-總統府反對推遲2022年大選(2020-09-26 01:26:50)-最高時速25公里電動車 騎手不用駕照無需登記(2020-09-26 01:26:37)-中國大使館公布新核酸檢測機構名單(2020-09-26 01:26:25)-狄倫指推遲大選無法延長官員任期(2020-09-26 01:26:12)-中國駐佬沃領事館暢談 菲中團結抗疫與愛同行(2020-09-26 01:25:21)-工商部長冀菲中投資互補(2020-09-26 01:25:07)-新增2630宗確診 累計29.9萬例(2020-09-26 01:24:51)-初榨椰油抗新冠肺炎 臨床試驗下月中完成(2020-09-26 01:24:40)-食藥署沒收大量假連花膠囊(2020-09-26 01:24:26)-明年4月有新冠疫苗?食藥署:這是最好情況(2020-09-26 01:24:08)-菲國新聞(2020-09-26 01:23:35)-菲國新聞(2020-09-26 01:22:59)-菲國新聞(2020-09-26 01:22:38)-中國(2020-09-26 00:20:39)-國際(2020-09-26 00:17:58)-經濟(2020-09-26 00:16:41)-薪傳(2020-09-26 00:14:57)-僑團(2020-09-26 00:14:26)-海韻(2020-09-26 00:13:19)-華社(2020-09-26 00:11:48)-菲股收盤下跌 披索小幅升值(2020-09-26 00:06:51)- 10月1日起GCash開始收取銀行轉賬手續費(2020-09-26 00:06:35)- 蔡啟文:仙棉訖為布拉坎機場與三家建築公司合作(2020-09-26 00:06:25)-Pag-IBIG授予60天寬限期貸款償還期 並提供債務重組(2020-09-26 00:06:13)- 信安銀行投資部門認為疫情後消費將強勁反彈(2020-09-26 00:06:03)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时事评论

楊鄒雨薇:村莊裡的夏天

2020年08月04日 00:45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在我的記憶中,村莊裡的夏天,是從奶奶講的故事開始的。小時候,每到炎熱的夏天,因為家裡沒有空調,家人們就喜歡在屋外睡覺,或將躺椅放在走廊上,或用四條方凳將涼床架在大門口,或將涼席鋪在洗衣板上,一家人就分作幾處睡覺。奶奶雖然只讀了幾年小學,但耳濡目染的故事很多,所以,她最喜歡在夏夜裡給我和堂哥講故事,特別是野人婆(大猩猩)哄小孩子的故事,聽得我毛骨悚然。後來才知道,她之所以講得那麼傳神,無非是教育我們這些孩子從小要聽大人的話,做人做事要講規矩。

  村莊裡的夏天,是在爺爺的鼾聲延續的。由於爸媽叔嬸在外地務工,一年難得回來幾次,我和堂哥就跟隨在爺爺奶奶身邊。每年夏天,爺爺的鼾聲如同童謠,就成了我最熟悉的記憶。俗話說,十個男人九個鼾。打鼾似乎是男人的專利,女子則比較少。無論是午休還是晚睡,爺爺總喜歡打鼾,喉嚨裡好像堵著什麼東西似的,導致他的鼾聲如同樂器裡發出來似的曲調,時而悠長,時而急促,抑揚頓挫,頗為優美。堂哥很討厭爺爺的鼾聲,怪他擾亂我們的睡眠,於是從屋後菜園的陡坡上扯來一根細草,去撓爺爺的鼻子。撓一下,就趕緊躲到爺爺睡覺的靠椅後面去。爺爺發現之後,只是責怪他一句:“小鬼崽崽,名堂多!”

  村莊裡的夏天,是從蟲鳴的大合唱中甦醒的。先是田野上的蛙鼓,由遠而近,此起彼伏,跟著是樹上的蟬鳴,彷彿是裡應外合的潛伏者,“知了、知了”地唱個不停,似在給奔襲村莊的蛙鼓以某種暗示。此外,還有那些蛐蛐、布谷鳥、紡織娘之類的,也好像唯恐人們忘記它的存在,以大小不等的歌喉在盡情演奏,讓原本沉睡的夏天,漸漸甦醒過來。當然,也有可惡的那些蚊子,在你睡覺時,總是不請自來,“嗡嗡嗡”地飛到你耳邊,先是發出警告,繼而叮咬一口來吸你的血。如果你動作快,一個巴掌下去,就會留下一個血手印。

  村莊裡的夏天,是從牲畜乾渴的喘氣聲吐出來的。圈裡的鴨子,總是在那裡脖子一伸一縮,氣喘吁吁的。而狗,把舌頭伸得很長,好像體內在燃燒,恨不得把火焰全部吐出來。可是,我分明看見它在垂涎,即便給它吃的,也極少勾引起它的慾望,除了那清澈甘甜的水,它會把舌頭在水上打卷,“吧唧吧唧”地吮吸,那模樣比小孩子喝牛奶還要饞。

  村莊裡的夏天,是從蜻蜓和蝴蝶的羽翼下輕輕飛翔出來的。村南的稻田,有不少水溝,水溝的旁邊種滿了荷花。中午時分,大人們都在午休,整個村莊都好像睡去了,只有我們這些睡不著的孩子,喜歡趴在門檻上,看蜻蜓如何靈巧地落在含苞欲放的荷花之上。後來,看見水墨荷花,心裡的感覺更加清晰。至於蝴蝶,則是落在屋前屋後或菜園的瓜蔓上,那些絲瓜花、南瓜花、豆角花,等等,都是招惹蝴蝶的好處所。蝴蝶棲息在花蕊間的姿態,特別迷人。我喜歡蝴蝶的美麗與曼妙,習慣輕輕地去捕捉,無奈十有八九是落空。

  村莊裡的夏天,滋味就藏在從瓜果的甜蜜裡。村裡有田有地,田在村南,地在村西。因為柳宗元筆下的那條石澗的灌溉,加上鄉親們的勤勞,菜園一年四季都是瓜果飄香的。夏天最誘人的瓜果有黃瓜、醬瓜、西瓜和香瓜。大人們喜歡在上午勞作歸來時摘那麼一兩個瓜,帶回家放在井水裡浸泡幾個小時,待下午出去勞作時吃。而我們這些孩子,總是習慣冒著烈日去菜園摘瓜果。那種灼熱的甜蜜,卻讓我們樂此不彼。

  村莊裡的夏天,涼意就藏在汩汩流淌的河水裡的。村北的瀟水,傳說是舜帝的兩位妃子尋夫時流下的不竭之淚。每年夏天,儘管老師和家長都有嚴禁私自下河游泳的禁令,但出生在河邊的孩子,怎麼能逃得脫河水的誘惑呢?所以,包括我們女孩子在內的小孩,都喜歡偷偷地下河去游水。堂哥他們把從菜園摘來的西瓜往河中間一扔,然後撲進水裡去撈。我們則在淺水區,捏著鼻子潛水,主要想把身心涼個透。在河裡游累了,站在水裡吃瓜果,又是另一番風情。

  村莊裡的夏天,早晚都是充滿詩情畫意的。早上,陽光塗滿村莊,也塗滿我們幼小的記憶。田壟上那插下不久的綠油油秧苗,正在貪婪地吸收陽光雨露,滿懷心事地拔節成長。戴著斗笠行走在田埂上的大人,背影如同油畫裡的人物。夜晚,月光如水,村裡的建築和高大樹木,像一幅幅剪紙,靜謐而而溫馨。偶有幾隻蝙蝠,掠過潔淨的空中,如同動漫片,羽翼掠過處,泛起絲絲清涼,讓人們的內心產生如詩如畫的共鳴。更有些許螢蟲,隱隱約約,闖入你的視線,讓月下夜讀的你,心中頓時便有了“晝長吟罷蟬鳴樹,夜深燼落螢入幃”的意境……

  哦,村莊裡的夏天,有我寫不盡的鄉愁與記憶,有我忘不了的樂趣和幸福。如今,人在他鄉,我於寓居的高樓上遠眺,感覺在都市高樓大廈的罅隙中,依稀升起故鄉熟悉的裊裊炊煙,傳來故鄉熟悉的狗吠、雞鳴,連同清風一樣純粹的鄉音……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