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僑團(2020-10-30 20:48:25)-海韻(2020-10-30 20:42:07)-薪傳(2020-10-30 20:38:34)-華社(2020-10-30 20:37:21)-从五中全会公报十个“关键表述”观中国发展走向(2020-10-30 10:06:32)-农村宅基地使用权可依法由城镇户籍子女继承!华侨华人可以吗?(2020-10-30 09:22:54)-多国疫情反弹 海外中餐馆各出新招积极“自救”(2020-10-30 09:22:05)-學者:中美兩虎相爭 菲博弈尋最大利益(2020-10-30 01:59:33)-DITO電信實體店擬明年3月開張(2020-10-30 01:59:19)-豬價飈升市民捱貴肉(2020-10-30 01:59:06)-颱風蘿莉料襲大岷區中呂宋(2020-10-30 01:58:47)-售賣非法新冠疫苗 總統府警告可坐牢(2020-10-30 01:58:12)-總統府不反對調查中國「軟入侵」(2020-10-30 01:57:49)-噴霧機可致病毒霧化 衛生部指不建議使用(2020-10-30 01:57:23)-涉非法活動 20海關人員免職(2020-10-30 01:57:07)-國調局建議起訴海關局長(2020-10-30 01:56:55)-僅23%國人信政府新冠數據(2020-10-30 01:56:44)-菲美軍方誓加強聯盟(2020-10-30 01:56:31)-新增1761宗確診 累計37.6萬(2020-10-30 01:56:17)-菲國新聞(2020-10-30 01:55:58)-菲國新聞(2020-10-30 01:55:40)-中國(2020-10-30 01:55:15)-國際(2020-10-30 01:55:07)-大眾論壇(2020-10-30 01:54:54)-華社(2020-10-30 01:54:53)-僑團(2020-10-30 01:54:44)-僑團(2020-10-30 01:54:41)-華社(2020-10-30 01:54:40)-海韻(2020-10-30 01:54:39)-乘客下月底起進入機場 需下載接觸者追蹤APP(2020-10-30 01:54:22)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时事评论

馬忠:舊瓶新酒味醇真

2020年09月29日 15:38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清遠,是一個充滿詩意的名字。在這個充滿詩意的城市裏,有不少寫古詩詞的好手,金榮廣就是其中的一位佼佼者。他的格律詩,語言清暢,造境清新,畫面感強,接地氣,有生活,言之有物,不矯揉造作,思想感情浸潤字裏行間,充滿美感。

  眾所周知,格律詩是在字數、韻腳、聲調、對仗各方面都有許多講究的詩,比如它規定詩有定句,句有定字,字講平仄,嚴格押韻,而且律詩的中兩聯要對仗等。也因此,格律詩寫作被形象地稱為“戴著鐐銬跳舞”,具有相當難度。從這個角度來說,格律詩詞更能體現出一個詩人的才情、文學的功力和古典文學的造詣,也更符合詩歌的美學原則。關于這點,我們由金榮廣詩集《金童短笛》可見一斑。

  中國古代詩話有兩說,一說詩言志,一說詩主情。金榮廣是性情人,詩作以情為主。如《新回鄉偶書》以一個遊子的視角書寫家鄉巨變,與賀知章的“兒童相見不相識”迥然不同:

  新樓棟棟插雲霞,遊子難尋昔日家。

  唯見村邊梨果樹,老枝猶放舊時花。

  因為放低姿態,追求平淡平凡的生活,所以金榮廣的詩在本質上是自然樸實的。他的詩不刻意,不雕琢,更沒有虛張聲勢,一切都是自自然然、平平實實地從心裏流淌出來。像《五色梅》就是這樣:

  沒靠別人栽,平生喜自開。

  春來添五色,不愧亦稱梅。

  語言平白如話,沒有多少藏鋒,但詩思暢達,節奏明快,有極強的音樂感。可貴的是,在淺白曉暢的詩句背後,又蘊含著深刻的人生哲理,頗為耐人尋味。

  每一時代都要有體現這個時代的詩歌,這樣才會有強大的生命力。金榮廣的詩不是那種無病呻吟的矯揉造作,亦非那種充滿陳腐氣味,放到古詩中都難以挑選出來的老氣橫秋的玩藝,他的格律詩詞有新思想,表現新事物,反映新生活,張揚新時代的特點。如《晨起即景》便是難得的佳作:

  秋日蟬鳴早,和衣出陋扉。

  雲天相映襯,日月共生輝。

  彩蝶花間舞,黃蜂竹裏飛。

  河中晨泳客,摸得石螺歸。

  “陋扉”、“雲天”、“彩蝶”等詞入詩,使得此詩有一種古樸、雅致的韻味,而“蟬鳴早”則巧妙化用了唐代詩人李端《送少微上人入蜀》中“飛閣蟬鳴早”的意境。在這裏,“彩蝶”對仗“黃蜂”,“花間舞”對仗“竹裏飛”,對仗工整,語言精緻,色彩明麗,意境優美。由此可見金榮廣古典詩詞的功力。不僅如此,這首詩還生動傳神地描繪出鄉村的生活情境:“河中晨泳客/摸得石螺歸”,言淺意深,情趣盎然,且富于生活的氣息。的確,這樣既古雅,又情景交融,富于生活氣息和生命情態的舊體詩詞,與時下一些遠離現實生活,只沉迷于平仄格律,玩弄文字的古體詩是完全不同的。因此,這樣的舊體詩詞不僅能給讀者帶來美的享受,也符合新的時代和新的生活的需要。請看《江濱公園春景》:

  春來一夜風,滿地格桑紅。

  遊客忙留影,貓身花海中。

  詩的前兩句寫景,後兩句寫人,鏡頭切換,極富畫面感。特別是“遊客忙留影,貓身花海中”,形象、生動,現場感十足,讓人如臨其境,充分體現了金榮廣格律詩生活化的特點。

  我們提倡詩家寫詩填詞度曲,要與時俱進,不能脫離時代去仿照古人情調。因為,毫無時代氣息的作品,失去了時代意義,即使寫得再美,也只能是孤芳自賞,可取之處就大打折扣了。而要增強格律詩的時代感,其意象選擇要盡可能注入現代元素。即使使用古代意象,也要賦予新意,否則,寫出的詩作就會缺乏時代氣息。我們看到,金榮廣的作品中植入了“工友”、“啤酒”、“鬧鐘”、“電器”、“微信”等新名詞,體現了時代的日新月異。他在現代人的思想感情和古典傳統形式的統一,開拓既新又美、富于時代感的詩意境界方面,做出了積極、有益的探索。

  我一直認為,詩歌沒有統一的標準,一切標準都在建構過程中。大凡能引起共鳴者即為好詩。金榮廣的詩詞的確達到了一定的專業水準,詩集《金童短笛》不乏佳作。囿于篇幅,在此就不一一枚舉。有緣的讀者可以一覽。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