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國家專家組推薦醫護接種科興疫苗(2021-02-27 01:20:22)-總統令國調局專責查火拼案(2021-02-27 01:20:07)-緝毒火拼案撲朔迷離 警方緝毒署各說各話(2021-02-27 01:19:30)-總統府證實杜特地將親迎中國疫苗(2021-02-27 01:19:15)-涉非法銷售電腦產品 蘇比克華商公司被查(2021-02-27 01:18:57)-新增2651宗確診 4個月以來最高(2021-02-27 01:18:44)-菲國新聞(2021-02-27 01:18:16)-菲國新聞(2021-02-27 01:18:01)-萬靈節平安夜跨年夜不放假(2021-02-27 01:17:27)-總統簽署新冠疫苗賠償法(2021-02-27 01:17:15)-總統簽署法律成立椰捐基金(2021-02-27 01:16:59)-副眾議長:美國比中國可靠(2021-02-27 01:16:37)-總統衛隊接種非法疫苗 軍方讚頌「英雄行為」(2021-02-27 01:16:22)-菲股輕微上升 披索基本持平(2021-02-27 00:50:07)-受疫情影響加大支出 去年政府預算缺口擴大到1.37萬億元(2021-02-27 00:49:56)-去年SM投資公司淨利潤下降48% 至234億元(2021-02-27 00:49:41)-中興銀行報告2020年淨收入增長20% 至121億元(2021-02-27 00:49:28)-迪奧克諾:銀行系統是經濟復甦的關鍵 (2021-02-27 00:49:14)-中國(2021-02-27 00:49:01)-國際(2021-02-27 00:48:43)-經濟(2021-02-27 00:48:19)-僑團(2021-02-26 21:15:44)-海韻 (2021-02-26 21:15:15)-華社(2021-02-26 21:14:53)-華社(2021-02-26 21:14:12)-unMEAT百分百的植物肉(2021-02-26 16:35:47)-脱贫摘帽不是终点,中国怎样向乡村振兴过渡?(2021-02-26 10:01:58)-2021全球华侨华人云联欢即将播出,你最期待哪个节目?(2021-02-26 09:59:22)- 高规格表彰,习近平提24字脱贫攻坚精神(2021-02-26 09:58:08)-外交部:中方已经或正向53个国家提供疫苗援助,向27个国家出口疫苗(2021-02-26 09:57:26)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时事评论

萬語:朗朗乾坤,還有正義?還有是非嗎?                              

2021年01月18日 14:22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筆者的一篇《德不孤必有鄰》似乎將“呂有為們”惹得夜不能眠、惶惶不可終日,終究按捺不住那顆躁動齷齪之心,反唇相譏起來了。 

  筆者始終不明白,華社一位耄耋尊長,恪盡職守,為了振興菲華文壇,振臂一呼,竟惹得“呂不韋們”心神不定,甚至恨之入骨,有這麼大的怨仇嗎? 

  “呂有為們”碌碌無為,不為菲華社會做點實事,不為文壇做點益事,反而對勤勤懇懇耕耘於菲華文壇的一民先生說三道四,無理取鬧,用意何在?尊老愛幼是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美德,這種家教家風早已在菲華社會中發揚光大,薪火相傳。可是,不知何故?“呂有為們”竟然毫無知覺? 

  “呂有為們”顯然沒有閱讀西漢史學家司馬遷的《呂不韋列傳》,才會不以史實為依據,不以正史客觀評說。或許“呂有為”看多了路邊八卦野史故事,亦或是道聽途說,才會得出呂不韋是個十惡不赦“大奸商”的答案。由此可以斷定,“呂有為”不學無術,心懷叵測,妒忌賢人。如果沒有呂不韋,就不會有秦始皇,更不會有流傳至今被文人傳頌“一字千金”的《呂氏春秋》。連這一點的歷史常識都不知?何來大談呂不韋的人品?“呂有為”者,名不副實,簡直就是“呂無為”。 

  我們再談司馬遷的《呂不韋列傳》,這是一部以生動的文學語言塑造了呂不韋的形象傳記,以價值評判為尺度表達了讚賞呂不韋的態度。呂不韋及門客編撰的《呂氏春秋》在秦國政治史中有特殊的意義,這部傳世之作通過介紹齊人鄒衍的五德終始理論,為秦統一六國建立大一統帝國提供了理論依據。司馬遷的歷史觀是以五德終始說為基礎的,肯定了呂不韋及《呂氏春秋》在秦國社會發展中的價值。在列傳中,司馬遷重點敘述了呂不韋一生中的兩件事。一是採取措施,優先發展農業、獎勵耕戰;二是選拔和重用賢才。以現在的觀點,發展農業與重用賢才都不過時。 

  “呂有為”對史學家司馬遷的《呂不韋列傳》不去認真閱讀,便信口開河,胡言亂語出什麼“槍手、打手”、“家奴”?莫名驚詫,難道社會就不能有正義、正氣?論壇難道就可以是非不分?黑白顛倒? 

  在“呂有為”的陰暗心理,凡經商者皆為“奸商”。商人當然不是慈善家,商者必然以營利為生。如司馬遷所言:“往來販賤賣貴,家累千金。”,試問:又有哪位商者“販貴賣賤”呢?谷賤且能傷農,這樣簡顯易懂的道理怎麼就不知呢? 

  言歸正傳,倘若一民先生坐上菲華作協的寶座後,沒有發聲、沒有做事,就必然不會惹得“呂有為”的冷嘲熱諷,也不會引來閔一的鸚鵡學舌。閔一總是跟在呂有為的身後,夫唱婦隨,一唱一和,呂有為鼓噪筆者是“槍手”,閔一便跟著起哄“家奴”,嗚呼,可悲!能否有點新意,拿出有邏輯有史實的言語來? 

  為正義、正氣疾呼竟成了“槍手、打手”,為明辨是非而吶喊竟被誹議為“家奴”,朗朗乾坤,天理何在?公理何在? 

  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四日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