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華社(2021-04-10 18:52:53)-海韻(2021-04-10 18:52:34)-中央(2021-04-10 18:52:28)-菲國新聞(2021-04-10 01:36:17)-菲國新聞(2021-04-10 01:35:53)-中國導彈艇被指追趕菲記者船 中國大使館:艦船追趕民用船不可想像(2021-04-10 01:14:11)-外長:勿因疫情拖延南海談判(2021-04-10 01:13:53)-菲船遭中國船追趕 總統府拒評論(2021-04-10 01:13:38)-華社抗疫委承擔部分費用 科興疫苗2劑降至1560元(2021-04-10 01:13:26)-菲利普親王逝世 菲政府致電哀悼(2021-04-10 01:13:11)-菲冀和平解決牛軛礁問題 中國外交部回應(2021-04-10 01:12:31)-新冠死亡人數401 單日最高(2021-04-10 01:12:18)- 男子接種科興疫苗後中風 衛生部查是否與疫苗有關(2021-04-10 01:12:03)-美菲外長通話 關切中國船隻活動(2021-04-10 01:11:46)-專家促封城再延長一周(2021-04-10 01:11:25)-杜特地缺席英勇日活動 總統府辯稱因社區隔離(2021-04-10 01:11:07)-伊斯沓拉病情好轉 不再需要用呼吸機(2021-04-10 01:10:52)-中國(2021-04-09 23:35:37)-國際(2021-04-09 23:35:25)-《共和國歸僑(福建卷)》晉江歸僑:許立(2021-04-09 23:25:34)-張介嶺:「四國安全對話」機制擴容有何新動作(2021-04-09 23:24:44)-菲存保公司將存款保險基金增至2168億元(2021-04-09 23:21:49)-社保署去年支付了62.3億元殘疾津貼(2021-04-09 23:21:35)-經濟(2021-04-09 23:20:59)-華社(2021-04-09 23:20:39)-僑鄉(2021-04-09 23:20:31)-僑團(2021-04-09 23:20:02)-海韻(2021-04-09 23:18:54)-菲國新聞(2021-04-09 02:33:54)-菲國新聞(2021-04-09 02:33:35)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时事评论

鍾藝:牛年話牛圖

2021年02月25日 15:04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辛丑“牛”年伊始,雖適逢冠狀肺炎肆虐,馬尼拉市華人區的王彬街上,依然披上盛裝,張燈結彩,許多雜貨店都擺出精美的掛曆、年畫、春聯、裝飾品和吉祥物售賣,既應景,又以意圖發個小財,彌補經年“封城”所遭受的經濟損失。

  這些工藝品上的牛,絕大多數均被塗成金色。為甚麽是“金牛”呢?牛與金子有甚麽關係呢?

  說起緣由,它像一匹布那般長。華夏自古以來長期處於農業社會。牛能耕田,促進生産,自然也是一種生財的工具。在古代,擁有牛的數量多少往往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徵。換言之,牛等同於黃金,這是人們將牛與金聯繫起來的一個重要原因。

  在古代,有很多牛與金子相關的傳說。古籍《太平御覽》引《幽明錄》云:“淮南牛渚津,水極深。人見一金牛,形甚瑰壯。以金為巢絆。”這裏的牛不但身體是金的,連牽牛用的繩索都是金的。

  古人還把牛視為五穀之神。起初是以半人半牛的神農氏來象徵的,後來則被以“春牛”的形式來象徵。每年的“立春日”,人們用樹枝紮製“春牛”。除此之外,古人還根據天干地支、陰陽五行原理繪製當年的《春牛圖》。《春牛圖》中的主要形象有兩個,即:春牛和芒神。《春牛圖》很有講究,年分陰陽,連牛的形態和顔色也富有深意。芒神的形象亦同。

  順便一說,古代的文人,多才多藝,蓋孔夫子提倡“六藝”。繪畫是六藝之一。中國畫,無論是山水畫、花鳥畫、人物畫、動物畫,都提倡“以形寫神”或“遺貌取神”。

  古代的畫家中,論畫馬,唐代的韓干和宋代的李公麟是公認的佼佼者(近代則是徐悲鴻);論畫牛則非唐代的戴嵩莫屬。蘇東坡在《書戴嵩畫牛》裏講了這樣的一個故事:“蜀中有杜處士,好書畫,所寶以百計,有戴嵩牛一軸,尤所愛,錦囊玉軸,常以身隨。一日曝書畫,有一牧童見之,拊掌大笑曰‘此畫斗牛也。牛斗力在角,尾搐入兩股間,今乃掉尾而斗,謬矣!’處士笑而然之。”據傳說,後來,事情傳到戴嵩的耳中,他並不惱怒,也不固執己見,而是埋頭復察起斗牛時牛尾的情狀,虛心秉承了牧童的意見,重畫了一幅《斗牛圖》。而這幅《斗牛圖》在清代時流入宮中,有一天,乾隆看見了,十分讚賞。並御筆親書一首詩,云:“角尖項強力相持,蹴踏騰轟各示奇,想是牧童指點後,股間微露尾垂垂。”

  另一個相關的傳說是:米芾,字元章,號鹿門居士,是宋代著名的畫家和書法家。他在漣水做官時,一日見有人拿了唐代畫家戴嵩的《牛圖》沿街叫賣,米芾見了愛不釋手,借了帶回衙門裏,自己摹仿了一幅。他臨摹的手段極好,達到了亂真程度。這一次,米芾看了戴嵩的《牛圖》越看越愛,起了私心,就把自己的臨摹本還給賣畫人。沒想到,第二天,賣畫人找上門,說:“請您把我那幅真本還給我吧!”米芾大吃一驚,連忙問道:“你怎麽看出來的呢?”那人回答:“我那真的的牛眼珠裏有牧童的影子;您的摹本沒有。”米芾恍然大悟,只得把真本還給人家了。

  以上兩個故事,都說明了一個“觀察入微”的問題,無論是對於繪畫或寫作來說,都是十分重要的,值得我們借鑒。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