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華社(2021-04-10 18:52:53)-海韻(2021-04-10 18:52:34)-中央(2021-04-10 18:52:28)-菲國新聞(2021-04-10 01:36:17)-菲國新聞(2021-04-10 01:35:53)-中國導彈艇被指追趕菲記者船 中國大使館:艦船追趕民用船不可想像(2021-04-10 01:14:11)-外長:勿因疫情拖延南海談判(2021-04-10 01:13:53)-菲船遭中國船追趕 總統府拒評論(2021-04-10 01:13:38)-華社抗疫委承擔部分費用 科興疫苗2劑降至1560元(2021-04-10 01:13:26)-菲利普親王逝世 菲政府致電哀悼(2021-04-10 01:13:11)-菲冀和平解決牛軛礁問題 中國外交部回應(2021-04-10 01:12:31)-新冠死亡人數401 單日最高(2021-04-10 01:12:18)- 男子接種科興疫苗後中風 衛生部查是否與疫苗有關(2021-04-10 01:12:03)-美菲外長通話 關切中國船隻活動(2021-04-10 01:11:46)-專家促封城再延長一周(2021-04-10 01:11:25)-杜特地缺席英勇日活動 總統府辯稱因社區隔離(2021-04-10 01:11:07)-伊斯沓拉病情好轉 不再需要用呼吸機(2021-04-10 01:10:52)-中國(2021-04-09 23:35:37)-國際(2021-04-09 23:35:25)-《共和國歸僑(福建卷)》晉江歸僑:許立(2021-04-09 23:25:34)-張介嶺:「四國安全對話」機制擴容有何新動作(2021-04-09 23:24:44)-菲存保公司將存款保險基金增至2168億元(2021-04-09 23:21:49)-社保署去年支付了62.3億元殘疾津貼(2021-04-09 23:21:35)-經濟(2021-04-09 23:20:59)-華社(2021-04-09 23:20:39)-僑鄉(2021-04-09 23:20:31)-僑團(2021-04-09 23:20:02)-海韻(2021-04-09 23:18:54)-菲國新聞(2021-04-09 02:33:54)-菲國新聞(2021-04-09 02:33:35)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时事评论

蔣光平:照張相片過個年

2021年03月02日 14:09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關於兒時過年的許多記憶,早已隨著時光的流逝而變得模糊了,但唯獨難忘的是兒時過年前照相的情景,現在想來,仍歷歷在目,彷彿昨天發生的事情一般。

  那時,農村生活緊張,一年內難得吃兩頓飽飯,肉更是少得可憐,只有逢年過節時家裡才會買回那麼一兩斤五花肉來打回“牙祭”,這便算是一年內難得的好日子了。於是那時,作為孩子的我們,天天盼望的就是過年了。因為在過年時,不僅可以美美地打上一回“牙祭”,而且更讓我們嚮往的是說不定還可以照一回相呢!

  那時,照相在農村還是個新鮮事兒,很多人活一輩子都沒有一張自己的照片。過年前,偶爾會有一兩個照相的師傅下鄉來,師傅每到一個村莊,屁股後面準會跟上一大群的男女老少,都看熱鬧似的圍著他轉,小孩更是形影不離地在師傅旁邊跑來跑去,別提有多開心了。但那時都是看的多,實際上真正照相的沒幾個。那時人們窮得叮噹響,哪還有多餘的錢拿出來玩這種“洋革”啊!不過,也有玩得起這“洋革”的。那天,我的鄰居何二就玩了一回這種“洋革”。何二和我同歲,平時我們一起到處跑著瘋玩,他父親是個殺豬匠,雖說不上是有錢人,但當時在我們眼裡絕對是個“大款”了。那次,何二成了我們村上唯一一個玩過這種“洋革”的小孩,幾天後,相片拿下來了,照片上的那個何二笑得一臉燦爛,掉了的兩顆門牙非常誇張地露著,何二一時間成了小夥伴們羨慕的對象,於是更加的神氣起來。那時,孩子的心底總是有那麼一點點的虛榮的,看到何二玩了這種“洋革”後,我也向父母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說:“爸,快過年了,人家何二都有自己的照片了,我也要照相”。父親看了我一眼,眉頭頓時緊鎖了起來,父親歎著氣說:“人家何二他爸有手藝,掙得來錢,我們家現在連飯都吃不起,哪還有錢去玩那種洋革哦!”,我知道家裡的現狀,知道母親多病,父親一個人支撐這個家的裡裡外外還要供我和姐姐讀書有多難,我知道自己不該給他們提出這樣過分的要求。突然,我不禁委屈地哭了出來,我哭為什麼何二家就有錢,為什麼何二成績沒有我的好他卻能照相。

  那天,我的哭聲引來了一家人的眼淚。首先是姐姐,姐姐成績也很好,而且長得非常的漂亮,一直以來,姐姐都希望有一件花格子的新衣服,這是她好久以來的夢想了,她身上穿的那件藍布衣服還是城裡的表姐不要了送給她的,都好幾年了,現在已經又舊又爛了。可由於家裡窮,姐姐的願望也一直沒能實現。也許是看到我的眼淚後觸景生情的緣故,那天,姐姐也跟著我大哭了起來。而此時,我那勤勞卻又多病的母親也禁不住淚流滿面,我們三個人就這樣抱在一起,任眼淚肆意橫流地痛哭了起來。看到我們流淚,平時堅強的父親也在旁邊悄悄地抹起了眼淚。就這樣,斷斷續續的,我們哭了兩個多小時。後來,聽到哭聲的鄰居們以為家裡發生了什麼事,都紛紛前來看個究竟,父親不好意思地向鄰居們解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鄰居們聽後都不禁笑出了聲來,都說:“我們還以為有什麼大不了的事呢,不就是孩子們想買件衣服照個相嗎,再困難也不缺那幾個錢啊,要是實在沒錢的話我們先借給你們就是了嘛”。很快,父親的手裡便有了一大把的零鈔,那時鄰居們也都不寬裕,那些錢都是鄰居們一分一厘地從自己的柴米油鹽中省吃儉用而積攢下來的。我清楚地記得,那天是陽曆的2月8號,也就是農曆的大年三十。那天,我們就在一家人的眼淚中度過了一年的最後一天。也是在那一天,靠著在鄰居們那借來的錢,我有了平生的第一張照片,一張屬於自己的2寸的黑白照片,一個理著小平頭,兩眼還掛著淚珠卻仍然傻傻地笑著的小男生永遠地定格在了記憶中。

  那年,我8歲,姐姐11歲。

  時光過得真快,轉眼二十多年過去了,我也不再是以前那個掛著眼淚珠子還一臉傻笑的小男生了。如今我和姐姐都已大學畢業,我已不記得自己這些年來已照過多少張背景不同,色彩各異的照片了,而姐姐也不知道換了多少件光鮮時尚的衣服了。但那年,我們全家相擁而泣的一幕卻永遠的讓人難忘,那張2寸的黑白照片也永遠地定格在了我的記憶深處。我知道,我是永遠無法把它從我的記憶中抹去的了。現在,每年過年回家,我都要和姐姐帶上相機,為全家人照一張全家福。我要讓一切美好和溫暖的回憶都定格下來。

  因為我知道,一切的幸福都是那麼的來之不易!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