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满洲里禁止人员车辆离满 专家称中国能应对新型变异株(2021-11-29 09:58:12)-中国何时实现冬奥会奖牌和金牌“零的突破”?(2021-11-29 09:56:44)-乌克兰边境不平静 克宫望年底前再次举行“普拜会”(2021-11-29 09:56:26)-普氏野马的“重生”为何成为中西百年互动的文化符号?(2021-11-29 09:56:10)-东西问丨王国平:全中国唯一一个湖泊类世遗为何是TA?(2021-11-29 09:55:52)-东西问丨短评:中国探索共同富裕为世界展示哪些可能?(2021-11-29 09:55:43)-“汉字叔叔”西尔斯:中西文化交流如何为汉字“寻根”?(2021-11-29 09:55:26)-执意推进排污入海 日本准备砸重金宣传消除形象受损(2021-11-29 09:54:59)-南非飞抵荷兰航班检出至少13例奥密克戎毒株感染病例(2021-11-29 09:54:45)-福奇再谈奥密克戎毒株:疫苗或对新冠重症者提供保护(2021-11-29 09:54:34)-感染奥密克戎毒株有啥症状?疫苗还有用吗?世卫发声(2021-11-29 09:47:49)-菲禁歐洲七國旅客入境(2021-11-29 01:23:13)-防奧密克戎變種毒株 政府擬恢復面罩規定(2021-11-29 01:22:11)-政府暫不禁香港航班入境(2021-11-29 01:21:57)-中國被指驅趕菲科研船(2021-11-29 01:21:34)-新增838確診 活躍病例16630(2021-11-29 01:21:20)-政府員工A4群組加強針即將開打(2021-11-29 01:21:07)-參議長簽令將林肯王 轉移巴西市監獄拘禁(2021-11-29 01:20:52)-麗妮讚軍方獨立性 感謝協助抗疫工作(2021-11-29 01:20:35)-莫仁諾懶理民調 繼續傾聽之旅(2021-11-29 01:20:17)-民調:自認貧困家庭跌3%(2021-11-29 01:20:02)-奧密克戎毒株為何「需要關注」(2021-11-29 01:19:47)-岷警掃毒誘捕行動 1華裔落網(2021-11-29 01:19:22)-菲國新聞(2021-11-29 01:19:11)-菲國新聞(2021-11-29 01:18:45)-中國(2021-11-28 22:28:19)-國際(2021-11-28 22:28:01)-大眾(2021-11-28 22:27:38)-經濟(2021-11-28 22:27:15)-海韻 (2021-11-28 22:26:50)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时事评论

九妹:落葉終於歸根

2021年10月25日 22:34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望著堂兄一眾五人千里迢迢到樹里爻把俺公(爺爺)的骨灰迎回老家,為祖父完成葉落歸根的心願,很為堂兄們這一片誠摯孝心而感動。

  祖父楊流蓄,年輕時與胞弟倆人雙雙離鄉背井,遠渡重洋來到菲律濱,最後定居在南部島嶼樹里爻的仁那杜安。後來祖父回老家結婚,才有了我大伯;九年後再回一趟老家,生下我父親;在大伯結婚時,祖父又重返一趟老家,這就是老人家最後一趟返鄉,據說連結婚在內,他共回三趟老家。

  當時幾乎所有飄洋過海到呂宋討生活的男人,在菲島都會再娶另組家庭,唯獨我祖父一直是孤家寡人,孤身一人生活在窮鄉僻壤的島嶼上,直到終老。不解他既然不娶番婆,怎麼沒把祖母接來菲律濱,或是把其中一個兒子接來,這樣最起碼生活上有照應。可能是他不捨讓妻兒也要過上遠走他鄉的生活;祖父的胞弟就選擇在當地娶妻成家,開枝散葉。

  1954年祖父與他的胞弟合資,在老家為子孫們建了一棟兩層樓高的紅磚洋樓,是當時我們村一道亮麗的風景線,老遠就能見到一棟漂亮的洋樓坐落在高處,四周種有很多果樹,有桃樹、李子、梨子、柚子、洋桃等,最讓我懷念就是那棵洋桃老樹。童年我們常爬到洋桃樹上,躲在茂盛的樹葉下聊天,或摘一粒黃澄澄洋桃酸酸地嘗著,記憶裏這棵老樹是我們兒時的“樂園”,嵌有太多無憂無慮的歡樂。

  我們那棟洋樓位於母校凌霄中學的坡下,上學的學生定投以羨慕眼光,當時學生都是走村過莊而來上學,而我們等鐘聲響才拔腿跑還來得及,有些後山的同學,還需翻山越嶺才能到學校,可想而知我們是多麼幸福,有一位出洋的番客祖父為我們建了一棟華麗的洋樓,讓我們在寬敞的住家環境中,一個個茁壯成長,展翅飛出“鳥巢”。

  當初祖父有這個財力回老家建一棟氣派又美觀的大洋樓,可見他在呂宋的生意做得很好,而有這經濟能力的他,對祖母卻忠誠不二,沒娶番婆,由這一點就可猜出祖父是位人品極好的男人,很遺憾我從沒見過祖父;兒時,每次在二樓的客廳上總是默默地觀看爺爺高掛在牆上的相片。我們這些第三代都沒見過祖父,現在只有居住在美國的父親見過祖父,但可能也只是一兩次吧!那時他也很年少。

  記得1971年,我外婆從馬尼拉回老家,知道祖父獨自一人居住在山頂,有說過等回馬尼拉,會尋空去探訪他。可還沒等到外婆去探望,就傳來祖父過世的消息。

  當我要來馬尼拉時,很少走動總是坐在床沿邊,裹腳的老祖母說:菲律濱那麼遠,為什麼還要去那麼遙遠的地方。這是祖母留給我最後的記憶。來菲律濱的隔年,祖母也過世了。

  在所有的孫輩中,子超大哥是長孫,聽說小時很頑皮,也最得祖母疼愛,他也很有孝心,一直有個心願就是要把祖父的骨灰接回老家,讓一生孤獨飄泊在外的祖父能回歸故里與祖母團聚。幾年前他特地跑了一趟樹里爻,就是想把祖父的骨灰迎回老家,可惜在墓前“筊杯”卻是拒絕,只好作罷;後來還有一年,堂兄們特地跑一趟樹里爻,就為去掃墓。

  祖父過世後,把店舖和住家留給一位當地的華人朋友,據說是這一家人一直伺候及送老人最後一程。2019年他們的第二代來信息,說祖父墓地四周要開發,墓需要搬遷。得到這個信息後,在清明節前,躍進堂兄帶上兒子從老家趕來,大堂兄子超夫妻也從香港趕來,大家在馬尼拉集合後,在子陽堂哥的帶路下,一行人先飛往霧端,再坐六小時的車到仁那杜安。

  祖父的骨灰在納卯火化完,裝進骨灰罈,讓侄子背在胸前,飛回馬尼拉後,再輾轉飛回老家晉江機場。按照老家的風俗一路遇到上下車,坐船、坐飛機等都要喊:俺公要上車了....。.等,據說要一路提醒,老人家才不會走失。

  爺爺安葬在南島邊緣山區半個世紀,終於在2019年的清明節,骨灰被送回故里,落葉終於歸根。

  光陰似箭,又到了11月1日菲律濱“亡人節”的掃墓日,爺爺的骨灰也已遷回老家兩年多了。本來和子陽堂兄說好,清明節要一起回鄉掃墓,卻突然爆發了世紀疫情,現在回鄉的路,漫長到彷彿比登天還難。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