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满洲里禁止人员车辆离满 专家称中国能应对新型变异株(2021-11-29 09:58:12)-中国何时实现冬奥会奖牌和金牌“零的突破”?(2021-11-29 09:56:44)-乌克兰边境不平静 克宫望年底前再次举行“普拜会”(2021-11-29 09:56:26)-普氏野马的“重生”为何成为中西百年互动的文化符号?(2021-11-29 09:56:10)-东西问丨王国平:全中国唯一一个湖泊类世遗为何是TA?(2021-11-29 09:55:52)-东西问丨短评:中国探索共同富裕为世界展示哪些可能?(2021-11-29 09:55:43)-“汉字叔叔”西尔斯:中西文化交流如何为汉字“寻根”?(2021-11-29 09:55:26)-执意推进排污入海 日本准备砸重金宣传消除形象受损(2021-11-29 09:54:59)-南非飞抵荷兰航班检出至少13例奥密克戎毒株感染病例(2021-11-29 09:54:45)-福奇再谈奥密克戎毒株:疫苗或对新冠重症者提供保护(2021-11-29 09:54:34)-感染奥密克戎毒株有啥症状?疫苗还有用吗?世卫发声(2021-11-29 09:47:49)-菲禁歐洲七國旅客入境(2021-11-29 01:23:13)-防奧密克戎變種毒株 政府擬恢復面罩規定(2021-11-29 01:22:11)-政府暫不禁香港航班入境(2021-11-29 01:21:57)-中國被指驅趕菲科研船(2021-11-29 01:21:34)-新增838確診 活躍病例16630(2021-11-29 01:21:20)-政府員工A4群組加強針即將開打(2021-11-29 01:21:07)-參議長簽令將林肯王 轉移巴西市監獄拘禁(2021-11-29 01:20:52)-麗妮讚軍方獨立性 感謝協助抗疫工作(2021-11-29 01:20:35)-莫仁諾懶理民調 繼續傾聽之旅(2021-11-29 01:20:17)-民調:自認貧困家庭跌3%(2021-11-29 01:20:02)-奧密克戎毒株為何「需要關注」(2021-11-29 01:19:47)-岷警掃毒誘捕行動 1華裔落網(2021-11-29 01:19:22)-菲國新聞(2021-11-29 01:19:11)-菲國新聞(2021-11-29 01:18:45)-中國(2021-11-28 22:28:19)-國際(2021-11-28 22:28:01)-大眾(2021-11-28 22:27:38)-經濟(2021-11-28 22:27:15)-海韻 (2021-11-28 22:26:50)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时事评论

黃國鵬:探訪「三代五尚書」之地

2021年10月28日 14:31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早就聽說迄今一千多年歷史的“濂江書院”,這裡曾是宋代著名理學家朱熹講學堂。

  在一個夏日炎炎的清晨,我踏進了南宋王朝最後駐蹕地——林浦古村。

  在村頭,我問了一位老漢:“濂江書院”怎麼走?

  老漢聽說我要到“濂江書院”古跡,於是熱情地說,跟我來吧!

  老漢邊走邊說:“進士難進士不難難在七科八進士,尚書貴尚書不貴貴在三代五尚書”。

  我為老漢的言語所折服,感歎這個小小的村落竟有如此濃厚的文風。

  早聽聞林浦是“進士之鄉”和“尚書之鄉”,這裡自古就有崇尚讀書之風。

  近代,福建人常說“富不過三代”;古代卻有一句“三代出了一個尚書”已經是祖墳冒青煙了。

  在“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封建時代,一個家族出了一位“尚書”高官,確實是家族的榮光。

  可是,一門三代出了五個尚書,應該是“聞所未聞”吧,閣下難道不為這家望族所折服?!

  林浦,古稱“濂浦”,因村旁河流濂江而得名,由此可見村中“濂江書院”的悠久歷史。

  林浦古村文風鼎盛,據村裡老人說得益於宋朝先賢在此創辦了“濂江書院”,著名理學家朱熹曾在此講學,形成良好學風。

  日久天長逐漸形成了文風昌盛的景象,“濂江書院”留下的遺跡見證了那段遠去的時光歲月。

  據稱,自五代開始,大量林姓人家移居於地,故改稱“林浦”。

  翻開歷史,據載,自宋朝時,這裡文風興盛,“濂江書院”多次聘請當時著名的理學家朱熹講課。

  到了明朝,村裡的林元美家族最盛,林公考中進士起,其後裔子、孫、曾孫,先後四代人,共有八人,在七屆科考中先後考中進士。

  林家人分別是:林元美、林元美之子林瀚、林瀚的次子林庭㭿、季子林庭機、林庭㭿的長子林炫、林庭機的長子林燫、次子林烴,林瀚的族侄林庭瑩。

  “三代五尚書”指的是林瀚及其子、孫三代人,共有五位官居尚書。

  “林家三代五尚書”指的是:林瀚任吏部和兵部尚書,林庭㭿任工部尚書,林庭機任禮部尚書,林燫任禮部尚書,林烴任工部尚書。明代三代五尚書,並得謚文,全國僅此一家。

  “七科八進士”,指從明代林元美開始,子林瀚,孫林庭㭿、林庭機和一個同族兄弟林庭瑩、曾孫林炫、林燫、林烴,四代八人榮登科第。

  林浦人以“林瀚家族”為榮,因此,才有村中幾乎人人皆知的:“進士難進士不難難是七科八進士,尚書貴尚書不貴貴在三代五尚書”。可謂一榮俱榮,“林門望族”聲名遠揚。

  地方官為表彰林家榮光,激勵村中才俊發奮讀書,特上奏朝廷並得到皇帝恩准在村中建了一座“尚書裡”牌坊。

  牌坊為四柱三間三樓沖天式石牌坊。樓頂簷下有聖旨牌,上層匾額刻著“尚書裡”3個楷書大字,“尚書裡”下層刻有歷代林氏尚書的名字及其科第年份和所任尚書職銜。兩側間的匾額上,分別鐫刻著“兩朝寵命”、“累世翰林”八個大字。坊柱上鐫刻著兩副楹聯,內柱楹聯寫著:“七科八進士傳經衍慶,三代五尚書積德流芳”。

  這座牌坊始建明正德十一年(1516年),迄今已有近500多年歷史。

  林瀚為官勤奮,一生忙於政務,留下的詩句並不多。

  下面是林瀚一首具有代表性的《平山懷古》,此錄於此,供君鑒賞。

  “翠輦金輿載恨游,豈緣南越覓丹丘。鐘聲落日孤村寺,海色西風萬里舟。王氣銷沉天地老,胡塵溟漠古今愁。傷心最是濂江水,還繞行宮山下流。”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