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满洲里禁止人员车辆离满 专家称中国能应对新型变异株(2021-11-29 09:58:12)-中国何时实现冬奥会奖牌和金牌“零的突破”?(2021-11-29 09:56:44)-乌克兰边境不平静 克宫望年底前再次举行“普拜会”(2021-11-29 09:56:26)-普氏野马的“重生”为何成为中西百年互动的文化符号?(2021-11-29 09:56:10)-东西问丨王国平:全中国唯一一个湖泊类世遗为何是TA?(2021-11-29 09:55:52)-东西问丨短评:中国探索共同富裕为世界展示哪些可能?(2021-11-29 09:55:43)-“汉字叔叔”西尔斯:中西文化交流如何为汉字“寻根”?(2021-11-29 09:55:26)-执意推进排污入海 日本准备砸重金宣传消除形象受损(2021-11-29 09:54:59)-南非飞抵荷兰航班检出至少13例奥密克戎毒株感染病例(2021-11-29 09:54:45)-福奇再谈奥密克戎毒株:疫苗或对新冠重症者提供保护(2021-11-29 09:54:34)-感染奥密克戎毒株有啥症状?疫苗还有用吗?世卫发声(2021-11-29 09:47:49)-菲禁歐洲七國旅客入境(2021-11-29 01:23:13)-防奧密克戎變種毒株 政府擬恢復面罩規定(2021-11-29 01:22:11)-政府暫不禁香港航班入境(2021-11-29 01:21:57)-中國被指驅趕菲科研船(2021-11-29 01:21:34)-新增838確診 活躍病例16630(2021-11-29 01:21:20)-政府員工A4群組加強針即將開打(2021-11-29 01:21:07)-參議長簽令將林肯王 轉移巴西市監獄拘禁(2021-11-29 01:20:52)-麗妮讚軍方獨立性 感謝協助抗疫工作(2021-11-29 01:20:35)-莫仁諾懶理民調 繼續傾聽之旅(2021-11-29 01:20:17)-民調:自認貧困家庭跌3%(2021-11-29 01:20:02)-奧密克戎毒株為何「需要關注」(2021-11-29 01:19:47)-岷警掃毒誘捕行動 1華裔落網(2021-11-29 01:19:22)-菲國新聞(2021-11-29 01:19:11)-菲國新聞(2021-11-29 01:18:45)-中國(2021-11-28 22:28:19)-國際(2021-11-28 22:28:01)-大眾(2021-11-28 22:27:38)-經濟(2021-11-28 22:27:15)-海韻 (2021-11-28 22:26:50)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时事评论

中國和我們的下任總統

2021年10月28日 14:34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選民在選擇我們國家的下一任總統時需要考慮的最重要的問題之一,應該是候選人在西菲律濱海爭議上的各自立場。我們需要知道每一個候選者對我們國家對中國勝訴的國際仲裁裁決有什麼打算。我們的候選人會繼續走杜特地政府放棄仲裁結果的道路,還是會選擇完全不同的道路?

這是我上周聽了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演講後想到的,這個演講展示了仲裁裁決對我們國家的至關重要。外交官兼律師小亨利·本蘇托發表了演講,作為律師續證所需要參加的繼續法律教育的一部分。本蘇托是菲律濱外交部的首席律師,此案在荷蘭審理時,他被派去協助菲律濱的法律團隊。

我從演講中得到的一個重要收穫是仲裁裁決對我們的專屬經濟區(我們稱之為西菲律濱海)的影響。國際法賦予我們在專屬經濟區捕魚和開發所有海洋資源以及開採石油和天然氣的專屬權利。

當中國在1999年正式宣佈其對南中國海的“九段線”主張時,它實際上主張了對這片廣闊水域的獨家所有權。中國對整個南海的擴張主義主張的影響是,菲律濱將失去50萬平方公里的專屬經濟區。中國想要攫取多大的專屬經濟區?想像一下,它比我們7641個島嶼的30萬平方公里陸地面積要大得多!當中國開始禁止我們漁民進入他們在斯卡伯勒淺灘(中國稱黃岩島)和南沙群島的傳統漁場時,我們痛苦地目睹了我們部分專屬經濟區的喪失。大約就在中國威脅我們貧窮的漁民的同時,我們國家的加隆貢魚供應短缺,我們開始從中國進口魚。

本蘇托還指出,從上世紀70年代到現在,中國在南海的戰略一直是推動擴張主義政策。中國首先使用軍事侵略,當它成功地佔領領土或水域時,它堅持以外交方式解決衝突,但從來沒有外交解決。中國從越南手中奪取了西沙群島和永暑礁,從菲律濱手中佔領或有效控制了美濟礁、禮樂灘、黃岩島和仁愛礁。

杜特地政府不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是在中國強行佔領或控制我們擁有專屬權利的地區的情況下,對中國堅持的外交解決方案視而不見。即使我們的漁民一再抱怨中國的霸凌行徑,我們的政府卻選擇掩蓋這些抱怨,而是一再吹噓我們從中國的貸款和投資中獲得的所謂好處。

到目前為止,我們從總統候選人那裡聽到了關於中國問題和仲裁裁決的哪些信息?參議員羅納德·黎拉羅薩和參議員曼努埃爾·巴喬尚未就此問題發表言論。(今年6月,巴喬表示,他發現杜特地總統在西菲海問題上的行動欠缺),前參議員小費迪南德·馬科斯表示,杜特地總統在與中國打交道以及拒絕執行仲裁裁決時採取了“正確的方式”。伊斯戈·莫仁諾市長將允許菲律濱和中國在我們的專屬經濟區進行聯合勘探。

參議員潘菲羅·轆遜宣稱,我們需要與與我們有共同利益的外國大國結盟,阻止中國的侵略。副總統麗妮·羅貝禮道表示,她打算在貿易和投資領域與中國合作,但“當涉及到西菲律濱海時,我們不能在他們不承認仲裁裁決的情況下與他們打交道。

中國已經能夠通過杜特地政府的抱怨來推進其在我們專屬經濟區的侵略政策。中國的好運會延續到我們的下一任總統身上嗎?我們的投票將提供答案。

(菲詢問者日報Joel Ruiz Butuyan專欄)

要闻回顾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