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时事评论

豆豆:思念從未停止——致我生命中的摯愛

2021年11月22日 21:44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字体:↑大 ↓小

稿件来源:菲律賓商報

2021年11月22日 21:44

  從我有記憶以來,每一年,您的農曆生日,我都未曾忘記,然而去年的農曆10月19日那一天,我居然忘了,而您,卻在一整天,“霸氣”的闖進我的生活中。那天,我決定開始筆耕,在車上,與朋友君聊我的筆名,君建議用“豆豆”,這是您在20几年的時間裡,每天下班回家的第一句話,“阿豆呢?”,這是您在第一次來菲律濱的時候,當旅行團大巴在王彬來來酒店門口還沒停妥,就在車上大聲高喊“阿豆”而引來所有人的注目。上午,我到某地產公司與施總談業務,邂逅洪總,聊到我的故鄉,我的根,很自然的聊到了您,我的父親。傍晚,到對面公司收賬,順便拐到寶馬的辦公室去取他從大陸買來送我的一個刻有《心經》的紫砂壺,看到了兩瓶風信子,煞是喜歡,我就順了過來。風信子的花語是點燃生命之火、緃享豐富人生以及重生之愛,有著生機盎然、體味生活的寓意。自2014年以來,只要我踏進石獅,一束鮮花,一部《心經》,是我親近您的必需品,雖然您的信仰是共產主義。去年我竟然是在您生日的第二天才發現,這在我有記憶以來第一次錯過了您的生日,而您卻在這一天以另外一種形式存在在我的日常生活中,因為我的身上留著您的血,您已入我髓。

  我在上週二就開始了準備專欄的作業,結果就是一直沒有靈感,寫下的文字可能是我這些天以來的最差的呈現,連我自己都看不下去。

  夜裡我看了一下日曆,突然發現週二是我父親的生辰忌日,我恍然大悟,父親一定是希望我寫一篇祭文懷念遠行的他。

  在我的上面有三個哥姐,那時候,母親的身體不是很好,醫生建議她再生一個,再利用坐月子的時候好好地補身子,於是就有了我這個“多餘”的孩子。那時作為黨的幹部的父母親,一心撲在工作上,自然沒有多少時間看顧孩子們,於是哥姐們就是分散到鄉下姑姑們的家裡,等到了可以上學讀書的時候再回到自己家。在我出生前,父親就一直念叨著希望這一胎能長得像他,他的願望果真實現。我出生的時候,父親已經被打倒下放到基層,雖然政治上不得志,老來得女,還能以天倫之樂聊以慰藉。

  小時候,我是大姐的跟屁蟲,大姐可以說是我的半個母親。到了我要上學的時候,大姐也離家去讀中專了,除了上學外,我常常跟著父親到處去,大手牽小手,每每人們說我長得很像父親時,他的臉上總是笑得很滿足。每天晚飯後,我一定是坐在父親的懷裡,聽他講故事,講著講著,在我喜歡上看書之後,已經演變成父女倆的對講了,為了能與父親對得上,我拼命的看書。

  在我移居菲律濱之前,一直是父親的掌中寶,也一直是他的驕傲。他養我大,我未能伺候他老,相反的卻一直讓他擔心、牽掛。

  2011年農曆年底,母親先走了,臨終走,她讓我把父親帶來菲律濱,我用盡了所有的辦法,幫父親申請了新護照,甚至請朋友幫父親拿到了簽證,然而,在最後一刻,遇到了很多阻力,父親決定留在故鄉終老,給我留下終生的遺憾。

  晚年的時候,父親有過幾次與我的嘉翊倆寶短暫的天倫之樂一直讓孩子們念念不忘,母親走後,每個週日的早上,爺孫仨一定會在長途電話中聊天問候,這樣的日子卻在2014年農曆的6月停止了。沒想到每隔三個月就回國探望父親的最後一張飛機票竟然是去參加他的葬禮,送走90歲的父親,喝完娘家的最後一口水,沒有了爹娘,娘家成了故土的一部分。

  每次回故國的時候,飛機一上空,我總會戴上耳機,打開音樂,聽著那首《烏蘭巴托的夜》,兩行清淚,仿佛父親在身邊陪我。我可以放過天,放過地,放下我的所有,但是我放不下對母親的承諾與對父親的遺憾....。.

  2016年接觸慈濟,佛法慢慢的打開了我的心結,我試著與自己和解,與萬物和解,學會了放下。如今想到父親,依然是滿滿的思念與感恩,假如有來生,還可以相見的話,我願意您還是我最摯愛的那個人。

  餘生,我一定努力再次活成您的驕傲。謹以心香一瓣送給我最摯愛的您!

  (11/22/2021)

推荐阅读